第十六章:太阳打西边出来了

果然,后半夜里,阴风四起,轰隆隆的雷声从山里滚出来,随后,瓢泼大雨哗啦啦的从屋檐上淌下。

下雨了,麦子都收了,银两也不欠了。

雨儿,随便你下多大。

老娘,心里依旧舒坦。

......

“咚咚咚!咚咚咚!”

徐鸢今天身体劳累了一天,心事也全无,睡的格外鼾甜,口水湿了半边枕头。

梦里正和yyqx谈恋爱,就被一阵急促的敲门声打断。

“谁!”徐鸢神色微醺,皱着眉,不耐烦的问。

徐鸢只想赶紧打发走来人,赶紧再睡回去,说不定能把之前的梦接上,毕竟,自己和yyqx的关系已经进展到约会牵手拥抱了,下一步就...嘿嘿嘿!

“娘,你快开门,打雷,我害怕。”何天生在门外,可怜兮兮的说。

“滚,找你老婆去!”徐鸢翻了个白眼,毫不客气的骂道。

徐鸢记得,刘翠花对何天生,一直都是溺爱有加,尤其是过一段日子,就会让何天生搬过来和自己同床共枕,搞的那王菜园像守了个活寡。

徐鸢穿过来后,也没见那何天生提这种要求,只以为这种事,是刘翠花自己要求,人家何天生迫不得已才和她老娘同寝。

没想到,今晚...

何天生找上门来了...

徐鸢虽顶着刘翠花这副皮囊,可灵魂还是个黄花女孩,若真叫这男人进房间了,孤男寡女同处一室,可不得恶心死。

其实,就算是亲母子两,也还是恶心...

门外的何天生还是喊着,闹着,未感觉丝毫不妥,甚至,对母亲今天的反应,颇有不满。

“天生,娘今天累了,你就回房睡吧。”王菜园累的眼睛都睁不开,却仍立在何天生左侧,打着哈欠,苦口婆心的劝说。

“你!!!你是不是给娘灌迷魂汤了?娘才和我疏远的?”何天生瞪了一眼王菜园,这婆娘,最近对自己,各种使唤,就是因为不知道靠着啥,讨了娘的欢心。

娘现在对她,反而是颇为器重,对自己,日渐疏远。

肯定是王菜园,跟娘说了什么!!!

王菜园心里不服气,一时口快:“何天生,你是和娘过日子还是和我?我和你相敬如宾,兢兢业业为了何家付出这么多,我有抱怨过什么?你今天怎么能这么想我!!!这么大的人了,每天黏着娘,你就不能成熟点吗?”

“你!”何天生见王菜园戳中自己的短处,面子上挂不住,扬了手,作势就要朝王菜园脸上扇去,雷声隆隆,一道闪电划过天际,照亮了半边天空,何天生清楚的看见王菜园带有高原红的脸颊上划过两行清丽的泪痕。

“你打吧!何天生,我瞎了眼看上你这个家伙,你好吃懒做,幼稚巨婴,空有一副好皮囊!你打啊,为了你那不值钱的面子,照着把心掏出来给你的我的脸上,狠狠的扇下来啊。”王菜园自嘲的笑笑,冰冷的面无表情的说。

何天生愣在原地,王菜园的话,像一只只带血的冰锥子,一下一下精准的插在自己的胸口。

“回去睡吧。”

黑暗中,何天生眨了眨眼,将自责的泪眨回心底。宽厚的双手横抱起王菜园,任凭她秀嫩的双拳锤在自己的胸前后背,共同回了自己房间。

这一刻,何天生好像明白了点什么。

他亏欠王菜园的,太多了。

徐鸢听着屋外头没了动静,才将悬着的心放下,又躺回枕头上,闭目继续睡。

过了五分钟,徐鸢翻了个身,懊恼的暗骂了句:“睡不着了!!!”

翌日清晨,晴空万里,太阳斜斜挂在天边,昨日下了暴雨,空气倒也不是很燥热,树上知了成群,咿咿呀呀叫着:今天是个好日子。

“菜园,我来我来。”何天生抢着王菜园手里的扫把,乖巧热情的,跟往日的懒汉形象大相径庭。

王菜园面无表情,竟有些像发小性子似的,扭头去了灶头,择菜。

徐鸢看着两人的小心思,偷笑着,故意跑去厨房,不经意的话:“哎呀,菜园,今太阳打西边出来了?”

王菜园见娘这么说,心里当然知道娘在说何天来变好了,嘴上却还别扭着:“打西边出来的太阳,可不常见,兴许明天就见不着了。”

“那倒也是,不过,能把太阳教育的从西边出来,也算本事了。”徐鸢故意冲着王菜园挤眉弄眼,嘿嘿笑着。

“哎呀,娘,你就别取笑我了。”王菜园择着菜,脸颊上竟不自然的羞红了一片。

“昨晚干的不错。”徐鸢拍了拍王菜园的背,正色鼓励道。

“没想到,娘教的法子,还真不错。”王菜园低着头,用手不经意的拍了拍略微发烫的颊。

前几日,娘给自己权利,叫自己好好教育何天才。同时,娘还说:何天生这个性子,懒惰无能,都是娘以前太过宠溺。从今天起,娘不会再做任何出格的事,你王菜园,是天生的媳妇,你怎么教育他,娘都不会插手,而且娘更是你坚强的后盾。

娘还说:天生这个人,心眼不坏,菜园你就是什么都打碎了牙齿往肚子里咽,天生是个男人,心眼粗,有时候,这些话掏出来说给他听,他才知道你的好。

“你们这小两口啊,日子过得好,娘就舒心。”徐鸢开心的笑着,这笑,发自内心。

“娘,你要的都买回来了,放哪里呀。”何天优和何天来两人,赶着马车,马车后面着一袋菊花,荷叶,冰糖,茶叶,木薯粉等进了家门。

“这么快啊?”徐鸢看了看时间,估摸着现在也不过九点左右,这两孩子竟然就把自己昨晚交代的事给办好了。

“娘,你不知道,这天来,天还没亮就来敲我房门催着我赶快去给娘买这些东西了,可把我累坏了,我得回去补个觉。”何天优跳下马车,锤着腰,一瘸一拐的往自己房间走去,看到正在扫地的何天生,大吃一惊:“呦,天生哥,今儿,太阳打西边出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