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加盟奶茶店

何天生抬了眼,面子上虽略有一丝挂不住,但也乐在其中,假嗔道:“滚滚滚,小屁孩子。”

何天优和何天来两人大早上奔波劳累,徐鸢心疼两孩子,就叫两人回去睡了,还特意将饭菜端到两人房间。

“娘,家里需要小儿帮忙的吗?”何天才已经早起念过会子书,见徐鸢忙来忙去不知在干啥,本想装作看不见,抬头就见徐鸢径直到自己房间走来,只好故作客气的问。

“麦子都收完了,不用你帮忙了,你好好学习罢,我听说九月份就要考了?”徐鸢端了一盘蜜饯果子来,放在何天才桌子上说。

“对啊。”何天才这几日没有好好学习,都忙活地里庄稼去了,心里已经略有一丝不满,但又敢怒不敢言。

“读书读累了,这些蜜饯果子当零嘴吃,好好学习,好,我去忙了。”徐鸢拍了拍何天才的肩膀,抬脚出了房门。

这次秋试,何天才考上秀才是板上钉钉的,只是考上之后,让他戒骄戒躁,继续努力学习,过好下辈子才是正事。

千万别像书里写的,成了凤凰男,和家人断绝关系,被老婆休,想不开跳河...

“娘,你怎么又回来了?”何天才已经拿了诗经,正摇头晃脑的吟诵。

徐鸢不自觉已经走远,想到这,心里觉得不妥,又折身回去,对着何天才语重心长的说:“这几日,你帮了娘的大忙,娘心里感谢你。压力别太大,考不考的上都成,娘永远为你而骄傲。”

徐鸢自认为,何天才心里也是侠义的,不然上一次也不会对何天来出手相助。

只是之前那刘翠花,只逼着何天才读书读书,将其逼上秀才后,何天才那根紧绷的弦,突然就松了,因为刘翠花已经知足了,家里出了个秀才,说出去多光宗耀祖啊!

可奈何何天才只知道读书,没想过当上秀才以后的路怎么走,才误入歧途,抛弃亲人,攀了权贵。

对面的何天才听了徐鸢说的话,沉默了。

他的心里像是黄河咆哮,万马奔腾般上下翻腾。

记得小时候,有一年,何天才帮着大嫂去收了回麦子,还未干完,就被娘拎着耳朵给捉回了家。

娘说:“你是读书的料!怎么能干这种粗活?”

“娘,我看这天阴沉沉的,想必要下大雨,麦子淋湿了,就卖不出去好价钱了。”

“你这孩子!只管顾好学业,这几个麦子怎么能和你的前程相提并论?再说了,这就是王菜园该干的事,你不许帮她!”刘翠花铁青着脸,口里唾沫横飞,说的头头是道。

那年麦子,果真被淋了雨,捂出了霉,没人买,一年的心血赔了个精光。

刘翠花骂着王菜园废物,足足饿了她三天三夜。

何天才年纪小,娘说的话就是天,也就不在管这种事,这种事一是会毁了自己前途,二是娘不开心!!!

“她是我娘吗?”许久,何天才才喃喃开口,低语着,像是在问自己。

村子里的各户人家都派出了一个代表,来了徐鸢家,学那门手艺。

一眼看去,男女老少都有,足足有五六十号人。

徐鸢稍微在心里盘算了下,就找了个矮脚凳站了上去,对着人群说:“各位乡亲们,静一静,听我说。”

“菜园,你说你说...”豆腐大妈率先垂范。

“对对对。”

...

“我娘家教我这门手艺,我现在无偿教给大家,大家都围过来,看得清楚点。”徐鸢招呼着大家围在灶前一圈,一边揭开锅盖:“这水,煮沸了滚大泡将洗好的茶叶丢进去,煮。洗茶叶就稍微用水泡一会,时间别太久,不然茶叶都泡没味了。”

“待茶水煮出来后关火,大概一刻钟,大家煮茶水也可以加些菊花啊,枸杞啊,茉莉啊等增香,然后把茶叶渣滓滤掉,剩下茶水,加入熟牛乳,大家可以尝一尝。”徐鸢将茶水和牛乳以3:1的比例混合,双物混合,一股浓郁的香气扑鼻,这味道,他们闻所未闻。

“哇,好香啊!”豆腐大妈接过一杯,抿嘴品了品,像是发现新大陆般稀奇:“这比祛暑茶还好喝!”

众人纷纷品尝一轮。

“好喝好喝。”

“果真是上乘佳品,此物唤?”村长一杯下肚,赞不绝口。

“这个叫奶茶。”徐鸢看着大家的反应,大大方方的介绍:“我还为大家加了一些辅料,若是添进去,更加美味。”

徐鸢将之前煮好的珍珠,红豆,椰果等物码在盘子里,各自加了一勺。

“这个圆圆的,弹弹的,黏牙的东西是什么,吃起来还甜丝丝的。”

“这个叫珍珠。”徐鸢对着众人介绍:“我有一想法,开一家连锁奶茶店,走亲民路线。且这门生意主要在大家的业余时间里做,平日里大家该卖豆腐卖豆腐,该收麦子收麦子。如果大家对此物经营有兴趣,可以坐下来与我详谈,我会将毕生所学交付与你,不过,需要交一定的加盟费。”

“加盟费是什么?”有人问了。

“这个问题问的好。”徐鸢起身,对着众人解释:“加盟费就是我给你技术,你交一点的银两,打着和我一模一样的招牌,用我提供的材料,互利共赢。你只要有一颗想赚钱的心,就来加入我吧。”

“做生意竟然空闲时间就可以做?”

“对的!这就是斜杠青年。”

“那这么好的生意,大家都抢着做,僧多肉少,不一样赚不了钱吗?”豆腐大妈果然是卖豆腐做小本生意的,反应极快。

“所以为了咱们的销售质量,所以我会严格把控加盟店铺的选址,就以河村为例,整个河村,就只能开一家奶茶店。因此,这个奶茶店的加盟数量,我也是有要求的,就只有20个机会,过时不候啊。”徐鸢点点头,颇为认真的讲解。

“我加盟!”何天生嘴里塞了一把珍珠,含糊不清的抢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