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背到极致!!!

徐鸢大清早起床,吩咐了王菜园众人:“我要闭关,潜心钻研蒸汽马车,你们万万不可打搅我,大事小事都菜园处理吧。”

“成,娘,你只管做你的事,家里的事都交给儿媳吧。”王菜园俨然一副当家主母的样,徐鸢满意的点了点头。

这两日,王菜园三餐做好,送到徐鸢房里,每餐还加了一个蛋,体贴的很。

今日,还未到午饭,就见王菜园慌慌张张的夺门而入,吓了徐鸢一大跳。

“哎呦,祖宗啊,你这是咋了?”徐鸢捡起被吓得丢到地上的木零件,颇有怨言,我不是说了这两日别来烦我吗?

“娘,大事不好了!”王菜园一脸的仓皇,一改往日镇定,慌慌张张的说。

徐鸢见王菜园这幅样子,像是出了天大的祸事,也不追究她的不是了,急忙安慰:“别着急,你慢慢说。”

“娘,外面,人...哎呀,你出去看看就知道了!”王菜园急的上句不接下句,拉着徐鸢就往外跑。

刚出房门,就见院子里乌泱乌泱一大堆人站着,见到徐鸢,立马围了过来,七嘴八舌,吵的徐鸢心里烦躁:“停停停,一个一个说。”

“这个什么奶糯茶城我们不加盟了。”

“是呀是呀!你们啊,是盗版!”

“人家黄夫人那边才是正经生意。”

“对啊对啊!”

徐鸢被搞的一头雾水?我们盗版?黄夫人?那个地主家的夫人?我的奶糯茶城和她有什么关系?

“刘翠花,你这生意我们不做了,我们要解约!!!”豆腐大妈永远首当其冲,站在时事热点最前端,搅着屎盆子。

“对对对!翠花,不是我们不愿意跟你做生意,你出门看看,这奶茶生意,已经被人给做了,是不是你在背地里搞我们啊!”杨家二爷吧嗒吧嗒抽了口旱烟,一脸冷漠的审视着徐鸢。

“对啊,黄夫人之前还说你家女儿和她家老太爷定了亲呢,谁知道你家和她家私下是不是交好?”

“就算不交好,她这种卖女儿去给人冲喜的人什么事做不出来呀。”

“对呀对呀。”

“我!”徐鸢脾气一下上来,对,我这几天每天窝在房里,日夜不分的为了节省成本去研制蒸汽马车,你们竟然觉得我和姓黄的勾结!

可是这些话,竟然如鲠在喉,徐鸢从小到大没受过这种委屈,眼泪水在框里打转,呵呵,世事无常啊,徐鸢将反驳的话压回心底,暗暗告诫自己:忍,在没有证据之前,所有的话都苍白无力而多余,把事情揪出来甩给她们看!!!

徐鸢想到这,只好毁约,赔礼道歉:“对不起,这件事是我做的不妥当,现在大家和我的合约可以作废。但是我发誓:我徐鸢真的没有大家对不起大家,请大家给我时间,我会证明...”

徐鸢话音未落,院子里的人听到可以毁约,各自撕了当时签订的条子,一个个连看也不看一眼徐鸢,径自离开。

一阵小旋风,带上地上尘土,迷了徐鸢的眼,徐鸢咬着双颊,隐忍着,泪水顺着脸颊划下,吧嗒吧嗒,泥土地上多了一个个小小的水洼。

这日子,还真没自己想的那么容易过啊...

“娘,你这几天没出门,外面发生挺多事的,你要不出去看看?”王菜园抿着苍白的唇,看着娘这幅低落的样子,自责却又担忧的开口。

自责是自责自己的愚蠢,担忧是担忧自己这次的过错会让娘对自己又失望透顶,而又对自己态度恶劣。

徐鸢抹了把泪,挺直腰板出了家门,事情是有变故了,但是还是得面对不是吗?

我徐鸢,不是被人随意揉捏的软柿子!!!

徐鸢一出门,就见村里头到处有人推着板车,吆喝着:“你爱我,我爱你,奶糯茶城甜蜜蜜...”

这不是我的创意?怎么会被人剽窃了?连广告语都一模一样?

徐鸢两眼发直,愣了一会,抬手扶额,压低声音质问王菜园:“这么大的事你怎么不早和我说。”

“不是你说大事小事都交给我处理吗...”王菜园委屈巴巴,扭着衣角,低着头像犯错的小孩。

“...怪我。”徐鸢深呼吸一口气,定了定神,大步走进离自己最近的摊子。

后面的王菜园松了一口气:娘这反应,应该没怪自己吧?

王菜园也紧随徐鸢后,跟着跑到摊子前。

“陈虎?”徐鸢看清对面人的长相,惊讶的低呼着。

陈虎见到徐鸢,眼神有点飘忽,像是见了仇人,急忙推搡着徐鸢远离自己,迅速收了摊子:“今天这茶不供应了,我卖完了。”

徐鸢心寒了三尺,前几天在麦田里拯救中暑的陈虎,自己虽没想过他能回报自己,但不至于撬自己墙角吧!!!

前些日子,他明明就是来家里学过奶茶的做法!难道说他和黄夫人勾结,泄露了秘方???

徐鸢三步并做两步,挡在陈虎面前,恶狠狠的说:“陈虎,我不是以德报怨的人,你如今如此对我,我一定叫你付出代价!”

陈虎虽然是当地小霸王,但是从小却格外怕刘翠花这个恶女人。现如今她这样说,心里更是不安。

陈虎余光瞟了一眼身旁纷纷议论的村里人,怕失了面子硬着头皮怼回去:“关我什么事!这是黄夫人的招牌,我不过是想做点小生意,怎么的,你家不收加盟店,我就不能自己去别处找了吗?还是说,就只有你家能卖奶茶!!!”

“你!”徐鸢竟备陈虎反驳的无话可说,只好狠狠甩下这句狠话,回了何家:“好,那就别怪我对你不客气。”

徐鸢心里越想越觉得委屈,这事,不能这么算了。

入夜,徐鸢带了件白里衣,径直去往陈虎家。河村村民住址,徐鸢已经摸的清清楚楚,不过一刻,徐鸢已经到了陈虎家。

古时的院墙一律都比较矮,但是徐鸢人矮体胖,也不是很好翻越。找了一圈,竟真让她找到个坍塌的墙角。

真是天助我也!

徐鸢没多想,就顺势跳了过去。

这一落地,徐鸢只觉脚底软软的,徐鸢心有要事,急偷偷寻找着陈虎所住房间。

只是这越走越不对劲,身边弥漫着一股特殊的味道,就好像...不会吧?这么背?

徐鸢不敢相信,但为了证明,还是从袖口拿出火匣子照了照鞋底。

我靠!果真是屎!!!

那地方,是陈虎家的茅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