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黄老爷回魂

徐鸢狰狞着面孔,将脚上的屎在地上抹了抹,压着这股恶心劲,蹲到了陈虎窗户下。

陈虎和妻子张红正在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天。

“虎子,你说刘翠花,会不会真来找你麻烦啊?”张红的声音都有些娇滴滴的,听的徐鸢头皮发麻。

“她一个死肥婆,名声又差,家里男人又都靠不住,单枪匹马来找我麻烦?看我不把他揍的遍地找牙!”陈虎搂着张红,鼻息喷洒在女人的肩头,惹得女人咯咯笑。

徐鸢耐着性子将里衣挂在高处,学了声尖利的猫叫,躲到了房子左侧看不到的角落里。

“猫?”张红素来怕猫,听到猫叫,躲到了床脚:“虎子,快,快把猫赶走!”

陈虎把女人抱在怀里,柔声安慰:“没事,没事,已经走了。”

“喵!”又一声尖利的猫叫,这一声,更加惨烈,像是被什么吓到的叫,连陈虎都吓了一跳,汗毛竖立。

张红整个人已经不好了,抖的筛糠般,哆哆嗦嗦的说:“虎子...快把它...赶走。”

陈虎见自己女人被吓成这样,装着胆子推开房门,打算把这只该死的猫赶走!

“吱呀~”

陈虎一只脚刚踏出门,光溜溜的头顶落下一滴液体,陈虎摸了一把头顶,抬了头,借着月光往房梁上看去。

头顶上,一白色身影在房梁上摇摇晃晃,陈虎心脏漏了一拍,还未反应过来,白色身影一个俯冲,空空荡荡的袖口拂过陈虎的脸颊,像是刚从土里爬出来,还带着一股泥土的味道。

那东西突然发现什么,停住了。陈虎定睛一看,眼前是一男人的头,长长的头发挡住脸颊,离陈虎不过一尺距离。

陈虎壮着胆子,定睛一看,皎白的月光下,这一番景象格外诡异。陈虎透过那男人的头发,盯着那下面到底是个什么妖魔鬼怪,这一看,吓得陈虎吃了个狗吃屎。

原来那头发下,是空洞洞的眼洞,连个眼珠子都没有!

陈虎瘫坐在地,惊动了张红,张红循声而来:“虎子,猫走了吗?你怎么了,是不小心摔倒了吗?虎...”

张红刚走到门口,就见瘫坐在地的相公,在往前看去,这院子里,竟然立着个“鬼”,那“鬼”整个身体空荡荡的,头颅机械的扭动。

突然,诡异的声音充斥着陈虎和张红两人的脑海,声音忽远忽近,分不清男女:“陈虎~陈虎~”

张红吓得当场晕倒,陈虎一动也不敢动。

“陈虎~陈虎~陈虎!”那鬼叫声突然焦急起来,好像是找不到人开始急躁,最后一声,似乎是发怒了,竟震的整个院子里锅碗瓢盆胡乱飞舞:“陈虎!!!”

陈虎怕极了,急忙跪在地上对鬼磕着响头:“你是何方神圣?鄙人,鄙人陈虎,敢问仙尊有何,有何贵干?”

徐鸢躲在门口,差点没憋住笑出了声,这么胆小,还敢跟老娘叫板,看老娘不搞死你,今天,我就借着黄家老地主的面子,替他教训教训你这个冤枉黄家的混蛋,不过主要还是为了给我自己出气!

随后,徐鸢捏着嗓子喊着:“我乃黄家老爷,你这泼皮,为何诬陷我黄家!!!”

“黄...黄家老爷?”陈虎想了一下,附近,姓黄的就只有老地主那一家,莫不是?是老地主回魂?

想到这,陈虎牙齿咯咯打战,哆哆嗦嗦的说:“我...我,黄老爷英明啊,我陈虎就是做个生意,黄夫人是我的贵人,我怎么敢诬陷你啊。”

陈虎一个堂堂男子汉,见到这种形式都要哭了。

徐鸢心想:你这小子,还挺嘴硬,好,我就再跟你玩玩!

“黄夫人既然是你的贵人,你为何还诬陷她,说她偷了那刘翠花的秘方?我们黄家人做人行得正坐得直,做鬼,也是!你今天若不把事情交代清楚了,不止我黄家一家,就算我这个鬼也不会放过你的!”

陈虎趴在地上,冷汗已经沁湿了后背,听到黄老爷这话,赶紧说:“黄...黄老爷!我真是冤枉的呀!黄夫人是我的贵人,我自然不敢诬陷她,可是,可是那刘翠花家的秘方不是我偷去的,我自己就想本本分分做点小本生意贴补家用,刘翠花那边奶茶店不能加盟了,我听到黄夫人要开奶茶店,就赶紧马不停蹄的加盟了。这是上天的眷顾啊!!!黄老爷,我陈虎这话,如有一分假,就天打五雷轰,再不行,你就把我拉进地狱去得了!”

徐鸢见陈虎被吓成这样,都没承认偷徐鸢的秘方,那他的话,应该是真的了。

徐鸢一手扯着丝线,想将那“黄老爷”的鬼魂抽回来,可是好巧不巧,扮演鬼魂的里衣被房梁给卡住了,撕拉一声,里衣被扯了个口子。

本是低头跪在地上的陈虎,听见动静,见“黄老爷”卡在房梁上,壮着胆子上前,伸了手去够“黄老爷”,本想好心帮他一把,叫他赶紧离开。

这一扯,竟直接扯到了“黄老爷”身后绑着的丝线。

靠!有人搞鬼?

陈虎用力一扯,将徐鸢这头一起拉了过去,徐鸢一个踉跄,踢翻了脚旁边的酸菜坛子。

“咣当”

寂静的庭院传来酸菜坛子破碎的声音,陈虎听到动静,循声而来。

“真的是,怎么这个时候出了岔子?被陈虎抓到,说不定真的要被暴揍一顿了。”徐鸢听着陈虎愈来愈近的脚步,整个人慌乱的不知怎么办才好。

“谁?”陈虎大吼一声,冲到房屋侧边。

但映入眼帘的,除了破碎的酸菜坛子反着酸水,夹杂着一股屎的味道,其他,什么也没有。

陈虎房前房后看了一圈,确定无异样,恶狠狠的对着空气骂了两句,抱着张红回了房。

这一边,徐鸢百米冲刺般跑进小巷。

徐鸢回头看没有人追上来,才放慢速度,走了起来。

只是...此时,徐鸢身上弥漫着一股屎味。

因为刚刚,徐鸢慌不择路,只好又从刚刚倒塌的矮墙那边跳出去,估计此时,身上...沾到了...不少...污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