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家贼难防

徐鸢只好减缓自己的呼吸速度,慢慢的挪回家去。

轻轻推开家门,又起身去了井边打了好几桶水,倒在锅里煮了一大锅开水,准备去泡个澡。

这身污秽,实在是太膈应人了,徐鸢鼻孔里已经塞了两坨破布,还是一脸恶心,这具身体,她本身都不喜欢,现如今...她更是想要抛弃。

上天呀,你开的什么国际大玩笑!

就算你想整我,也给我搞个可以洗澡的地儿成吗?

水开了,咕嘟咕嘟的冒着泡,泡泡逐渐变大,在到达顶峰时,破碎!像是徐鸢的美梦,不得实现。

徐鸢叹了口气,回归现实,靠老天爷靠不住,还是自己动手,丰衣足食啊!

多亏这何家,虽是个老破小,可是这刘翠花对自己和两儿子,可不抠门,各自房里都有浴缸,准确来说,叫洗澡盆。

徐鸢试了下水温,三下五除二把那身沾满污秽的衣服褪下,打包在一个包袱里,准备明天起了床去扔。

“爽!”徐鸢拖着肥硕的身体,泡在了洗澡盆里。

其实刚刚,污秽也不过是粘在了衣服,鞋子,袜子上,可是徐鸢就是觉得恶心,前前后后换了三盆水,才觉得自己干净。

洗完穿上里衣,躺在床上,要多舒服有多舒服。

“咦,对呀,陈虎就培训了一次奶茶的做法,并不知道自己的全盘计划,那么这个幕后黑手到底是谁呢?黄夫人?不可能,自己再没见过她,她总不能在自己家里装监控吧...只是黄夫人这奶茶店,看起来和自己当初跟孩子们讨论的如出一辙...”徐鸢仔细回想着陈虎的言语,想从里面消除线索,想到这,突然脑子像是被电击了一样:“我就和何家这几个孩子说过此事,难道!千防万防,家贼难防???”

徐鸢心里有点后怕,这一家人,自己对她们,已经不像以前那般苛刻,他们里面,竟然还有吃里扒外的?

刘翠花,你养的好孩子!

“那,这个内鬼,到底是谁?”已经后夜,徐鸢脑海却格外清醒,王菜园?何天生?何天才?何天优?何天来?这每一个人,似乎都有一定的嫌疑...

不知不觉,已然天亮。

徐鸢顶着一双黑眼圈,出了房门。

“娘,我帮你把包袱里的衣服洗了。”王菜园蹲在地上,用棒槌锤着徐鸢本打算今天扔掉的那套衣服。

“啊?不...不用了。”徐鸢惊呼,这...这也太尴尬了?竟然帮我洗了?这衣服难道还要再让我穿吗?

“娘,没事的,都是自己家人,应该的,你也别害羞,我不会说出去的。”王菜园以为徐鸢不好意思了,反而锤的更起劲了,但这言下之意,貌似...以为是...徐鸢不小心...拉衣服上了...

“我不是这个意思!我自己来吧,你去忙你的吧”徐鸢忙跑过去,夺过棒槌,假装洗衣,想着自己先假意洗洗,再趁机丢掉。

“我今天也没活,你不用帮我,我能行。娘,你要没事,去别处转转吧。”王菜园又一把夺过棒槌,推搡着徐鸢远离自己。

徐鸢看起来一件横肉,可并没有几分力气,王菜园日夜在田里操劳,这两人争夺的话,根本就不是档次的...

徐鸢没有办法,只好在院子里乱转。

“娘,我不会和别人说的。”王菜园看徐鸢这样,以为她担心自己会把她大小便在衣服上的事说出去,忙贴心安慰。

得,王菜园的嫌疑洗清了,可自己的清白全毁了。

“娘。”何天来从田里回来了,近几日,何天来表现非常不错,对王菜园特别体贴,连地都不让她下了,都是自己去。

“嗯。”徐鸢上下打量了一番这老实巴交的何天来,怎么看也不像是个家贼。这货这蠢笨样,应该也没那脑子和黄夫人勾结吧。

“娘,你看什么呢?”何天来看娘对着自己上下大量,今天奇奇怪怪的。

“哦哦,没事。”徐鸢被人看出了端倪,只好尴尬的看看天,眼神飘忽:“天气不错哈,天气不错...”

徐鸢三两步远离了何天来,就见何天生小小个子,在给门前菜地浇水。

“天来。”徐鸢看了一眼小儿子,何天来顶着圆圆的脑袋回过头,呵呵傻笑着。

近些日子,何天在徐鸢的帮助下,日子也逐渐好过,伙食都好了不少,脸都白嫩了。

“娘,我忙完这些,就过来陪你,你先去玩吧。”何天来给徐鸢看看已经空空的桶,提着去了小溪边,想去打点水来。

“好孩子。”徐鸢看着乖巧的何天来,疼爱的拍了拍他肩膀。

何天来本就是可怜人,承恩在徐鸢的臂膀下,年纪也小,并没有什么可以和黄夫人勾结的。

现在,就剩下何天才和何天优两人了。

何天优这个小女娃,是差点和黄老爷拜了堂,见那黄夫人也是怕的很,应该不会与其勾结。何天优本身就爱好刺绣,最近几天,也是听话乖巧的在房里刺绣,徐鸢心里对她的亏欠最大,不忍心去打扰她。

就只剩何天才,他最近虽有所改变,但是读书人,除非他们自己开窍,别人的话,是听不进去的,徐鸢最搞不懂的就是何天才,他尤其自私,也是那种能为了钱出卖家人的人,如今,他的嫌疑最大。

徐鸢想到这,决定去打探打探。

何天才的房间在何家背面,那里四季阴凉,不见阳光,与其他房间都是背靠背,平日里不怎么相见,却也乐得清静,可以好生学习。

“天才,天才。”徐鸢靠近何天才房间,本想推门而入,但转念一想,若是不小心看到何天才的隐私,也不太好。

话说这何天才,是这何家出落的最清秀的男子。一双丹凤眼,嵌在雪白的皮肤下,不用加修饰,十里八乡的俊生都没几个比得过他的。

若是此后好好考取功名,来求亲的媒婆可能要把家里门槛给踏破。

“天才?”

徐鸢喊了许久,也没人应答。怕何天才出了意外,只好推门而入。

“天才...”徐鸢环顾四周,屋子本就不大,一圈下来,连何天生的影子都没看到。

不应该呀,何天生平时没事就在读书,这个点,按理来说不会不在,他去了哪儿?

难道说,他就是内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