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五章,突破金丹

调息之中的林莲馨只感觉自己一直无法突破的筑基八阶瓶颈终于有了松动的倾向,她能感觉到外界的灵力正在疯狂的被她吞噬。

就在她感到自己突破到筑基期九阶的时候,一种极其强烈的下坠感忽然袭来。

瞬间就让林莲馨失去了对一切事物的感知。

时间和空间全都失去了意义,林莲馨完全没有了任何感觉。

不知道过了多久,林莲馨终于感到了脚踏实地的感觉,原本漆黑的一切也缓缓褪去,对周围事物的感知也恢复了正常。

她的视线还未恢复正常,一股炽热中夹带着阴寒的奇怪感觉率先包裹住了林莲馨的身体。

这里是哪里?

林莲馨疑惑的扫视一圈。

周围是皲裂的大地,岩浆在缝隙之间流淌,天空中的云彩是血一般的红色。

忽然间,一股血腥味道涌入林莲馨的鼻腔,在她惊讶的注视下,无数只焦黑的手臂从地下探出,朝着她抓了过来。

“什么东西?”

林莲馨连忙闪身避开,一脸的惊疑之色。

“桀桀,欢迎来到我的世界。”

黑雾欠揍的声音忽然在林莲馨身后响起,她转头看去却发现背后向她走来的不是雾气形态的黑雾,而是一个长得和她十分相像的女子,唯一与她不同的一点就是林莲馨穿的是白裙,而对方穿的是黑裙。

“怎么样?我这个样子还不错吧?”

明明是个绝色美人,但说话的声音却是如此的阴森猥琐,真的是一件辣眼睛的事情。

“你能不要用着我的样子,声音却这么恶心吗?我看着生理、心理都严重不适。”

“这可就没办法了,谁叫我现在都宿主是你,不是你的样子还能是谁的样子。”

黑雾化成的林莲馨双袖一挥,两个由人骨组成的王座从地下升起,它朝林莲馨微微抬手。

“坐。”

“你到底在搞些什么名堂?”

林莲馨坐下后直接开门见山的问黑雾。

看着不断从地里冒出的一具具焦尸,林莲馨的眉头紧紧皱起。

“你能不能让这些东西走远点。”

“很抱歉,我做不到。虽然这是我的世界,但构成这世界的却是你内心深处的黑暗。”

对面的“林莲馨”无奈的朝她摆摆手。

看着那些在地上爬动的焦黑色的人形不明物体,林莲馨脑海中闪过了几段不怎么美好的记忆。

那闪烁的火光,已经肉被烤熟的焦糊味道刺痛着她隐藏在内心最深处的痛苦。

“那你把我拉到这里来是为了什么?”

林莲馨有些烦躁地看向对面的那个自己。

“因为你要突破金丹期了。到了金丹期在你每次突破大境界的时候都可能引起天道的察觉,为了不让你被劫雷劈成灰烬,我才把你的神识拉到这个空间来的,这样依靠你的无灵之体就能瞒过天道的探查。”

黑雾难得用一本正经的语气给林莲馨解释问题,但是它顶着林莲馨的样子实在是让人有种莫名的违和感。

就在两人交谈的时候,血月教的场地中可以说是变化连起。

林莲馨盘腿坐在那里疯狂地吸收周围的灵力,而她的实力也在不断的提升着。

周围的人就看着林莲馨的实力很快达到了筑基期九阶巅峰,又是一声轻微的破碎声音响起,林莲馨的实力突破到了筑基十阶,并且还在攀升。

“这是什么情况?!”

付茗已经看的目瞪口呆了,她活了这么久还没见过这样离谱的事情,真是活见鬼了!

就连旁边原本还一脸慵懒模样的韦琴,此时的脸色也有点精彩。

她也没想到竟然会出现这种情况,连破两级的事情她见到过,但眼前的人这是连破三级的节奏啊,而且甚至可能突破到金丹期。

就在所以人都震惊于林莲馨接连突破中时,一声沉闷的轰鸣忽然在天空中炸响。

抬头看去,原本一直都是晴空万里的血月教总坛竟然破天荒的阴沉下了。

厚重的乌云不知何时竟然已经覆盖在了广场的上空,金色的雷弧在其上若隐若现。

随着乌云的出现,血月教整个总坛猛的颤抖起来。

血月教的弟子还没反应过来到底发生了什么,但韦琴和所有长老却顿时脸色大变。

“劫云!”

韦琴脸色变得极其难看起来。

像血月教总坛这种洞天福地说白了就是一处奇异的小空间而已。

如果在这种洞天福地内招来劫雷将会引发空间的扭曲,整个洞天福地内都会产生不可预知的后果。

“教主怎么回事?就算闫静连破几级突破到金丹期很不可思议,但也不至于引来劫雷吧?”

付茗在韦琴身边有些焦急。

“我也不知道,现在的当务之急是阻止劫雷落下。”

盯着空中随时可能落下来的劫雷,韦琴用灵力包裹着声音传递出去。

“所有,血月教成员做好防御准备!随时做好迎接劫雷袭击的准备!”

就在大家都陷入一片紧张氛围中的时候,天上的劫雷不知为什么突然停止翻滚。

在所有人诧异的注视下居然缓缓消散了。

嗯?!这是玩我们呢?

一众人不禁在心里怒骂起来。

“呃……你们这是怎么了?”

就在韦琴和其他人都在关注着天上劫云变化的时候,林莲馨的声音忽然响了起来。

苏醒过来的林莲馨一睁眼就看见周围的人都满脸凝重的盯着头顶的天空,不禁有些不知所谓,才试探着问了一句。

很快她就放心所有人都在用一种看怪物的眼神看着她,看的她心里发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