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六章,噩梦

压抑的感觉如同一汪死水,包裹住她的全身,让她喘不过气来,四肢在黑暗中胡乱的挣扎着,就如同一个溺水的求生者。

让她有些厌恶的气息如同翻滚的潮水冲击着她的身体,使她感到分外不适。

就在她想尽办法想要从这种状态里挣脱出来的时候,一股淡淡的莲花香味飘过了她的鼻尖。

那味道若有若无,给人一种这是不是自己幻想出来的错觉。

可她能肯定自己确实闻到了那熟悉的味道,这是让她心安的香味。

可让她疑惑的是,为什么这让她亲近的味道会和那让她恶心的气息混杂在一起?

就在她思索的时候,眼前的漆黑似乎淡去了一点,朦朦胧胧之中,一个的白衣身影隐约出现在了她的视线里。

熟悉的感觉越发浓烈,那道身影缓缓与她记忆中的一个人相重合。

在配上方才那独一无二的莲花香气,她对白衣身影的身份更加确定。

在想到那人的身份后,她激动的朝着那人影站立的方向跑去,也不顾周围那让人厌恶的气息了。

看似近在咫尺的距离,却又让人觉得像是隔着天涯海角,她无论怎么样奔跑都无法拉近和对方之间的空隙。

她不知道自己跑了多久,在这片虚无中她不会感到疲惫,所以她就一直跑一直跑。

终于,她和对方的距离拉近了,就在离对方还有十几步的时候,前方的背影竟然慢慢转过身来。

她顿时感到一阵激动,可当对方的脸出现在她眼中的时候,她呆滞地停站在原地,不能移动分毫。

想象中那熟悉的温和笑脸并没有出现,展现在她眼前的事一张密布伤痕的狰狞脸颊。

那露出的森森白骨以及卷起的烂肉让她的大脑瞬间短路,意识一片空白……

林舒静从床榻之上猛地坐起,冷汗顺着她的额头滑落下来。

“呼——!还好,还好。原来只是一个梦。”

发现自己刚刚只是做了一个噩梦后,林舒静长长地呼出一口气。

刚刚的可怕梦境在她脑海中挥之不去,她拍拍胸口想要安抚自己剧烈跳动的心脏,却发现不知何时自己全身的衣服已经被汗水给浸透了。

“我怎么会突然做这么奇怪的噩梦,难道是最近心情不好的原因?”

林舒静一边小声嘀咕着,一边从床上起来。

她走到自己房间的一处屏风后面,从房间里自带的储水法阵内引出水来注入放在地上的大木桶之内,再用铭刻在木桶之上的火系法阵加热清水。

林舒静褪去身上湿乎乎的衣物,跨进已经充满温水的木桶。

暖洋洋的感觉立刻包裹了她的身体,让她不禁发出一声舒服的娇哼。

将自己全身泡在温水之中,林舒静这才觉得刚刚那种心惊的感觉被平复下去。

“我怎么会做那样的梦?明明师傅说过修炼者一般不会做梦的,除非是修炼者的精神与冥冥中的什么东西产生了共鸣或者联系。”

林舒静径自分析着。

“难不成是姐姐出事了,所以我才会做那样的梦?!”

想起梦中姐姐那恐怖的样子,林舒静的心不由的提了起来。

“可是师傅不是说因为我的紫薇星命格,所有和我有关的命数纠葛都无法被演算和预测到的吗?”

登仙阁乃是六部神州上以精通推演、预测而成名的门派,对于各种星象、命数的占卜,登仙阁说第二没人敢说第一。

而作为登仙阁阁主关门弟子的林舒静,自然也学习了登仙阁的各种占卜秘法以及推演之术。

她之前因为想念家里的亲人,也偷偷在暗地里占卜过家里人的情况,可是就如她师傅说的一样,完全就是一团乱麻,根本推演不到任何东西。

“照理来说既然连占卜推演之法都算不到我家里人的情况,那就更不用说凭借区区一个噩梦就能证明什么东西了。嗯,一定是这样的!就是单纯做了个噩梦罢了!”

林舒静努力将自己心里的想法往好的方向想,尽力撇开最坏的情况。

“大不了等下次有机会我去找师傅请假几天回去家趟不就好了。到时候就可以证明我一切的担心都是多余的了。”

林舒静又在心里如此的安慰自己。

“咚咚咚。”

清脆的敲门声响起,打断了林舒静的思绪。

“静儿妹妹,文倩妹妹她又来找你了。说是让你陪她逛街。”

顾宣的声音传入林舒静的耳朵。

这时林舒静才发现自己方才想的太入迷了,都没注意时间居然已经过了这么久了,连水凉了都没发现,她急忙回应顾宣。

“哦,我知道了。顾姐姐,你让文倩等我一下,我现在正在沐浴。”

“没关系你慢慢来,我去和文倩妹妹说一声。”

听到脚步声远去,林舒静赶忙从木桶里出来,用毛巾擦干自己的身子,再穿上昨天就准备好的衣服。

在镜子前照了照,确认自己没有不妥当的地方后,林舒静脚步匆匆的冲出房门,朝着楼下跑去……

而此时登仙阁顶层的占星台内,上官惊鸿正在驱动着手里的星盘推演。

自从之前因为林舒静的原因导致登仙阁被劫雷劈了以后,上官惊鸿就在阁楼被修缮好后,将占星台搬到了顶层。

忽然间,原本飘在空中快速转动的星盘狠狠一震,接着便停止了转动无力的掉落在了上官惊鸿的手上。

“哎!果然还是不行吗?”

上官惊鸿无奈地叹了一口气。

他本来想要探查一下荧惑守心之劫的源头所在,但无奈此事非人力所能预测。

关于荧惑守心的气场十分紊乱,就算他抓住不久前不知为何出现的一阵特殊波动,却依旧只能隐隐感觉到大致的发现而已。

“算了,至少知道了大致的方向,总比毫无进展要好。”

放下手里的星盘,上官惊鸿离开占星台,走回自己的房间之中。

回到房间,上官惊鸿来到桌案之前,看着上面堆放着的一沓情报,有些头疼的揉着自己的太阳穴。

这些都是关于对林家下手势力的调查,可对方下手十分果断,上官惊鸿派人搜集到的信息对判断对方是哪个势力的毫无用处。

上官惊鸿也曾经想要强行通过占卜探知一下关于对方的蛛丝马迹,但是碍于林舒静命格的影响,反而帮助对方逃过了他的推算。

不过上官惊鸿也有点纳闷,照理讲就算林舒静的紫薇星命让他对于她的命数的推演影响极大,可对袭击林家的凶手的干扰应该会减少一些才是。

可他受的影响依然强大,这就让他有些费解了。

重新翻看了一遍桌上的情报,一个大胆的想法忽然出现在了上官惊鸿脑海之中。

莫非那个袭击林家的势力和荧惑守心之势有关?不然解释不了为何干扰会同样严重。

想到这里上官惊鸿猛的将手里的情报拍在了案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