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章 大师兄

青云峰,凌云宗十大峰之一,位于凌云宗正东方位置。

此山高有三千丈,虽比主峰足足低了一千丈,但也巍峨挺拔,高耸云端。

山脚下的石阶处,两个像丹药一般的巨石一左一右的伫立在那里。

还没等到达青云峰的山脚,远远望去,林云赫然发现青云峰的山脚下突然出现了很多人影,似乎是在哪里堵什么人。

那些人是什么人?站在那里到底是想要干什么?

林云一脸疑惑,待林云走进仔细一看,赫然发现那群人里其中有一个人的竟是一个月前来找过自己的任仓。

“任仓师兄?他带人站在这里干什么?难道是来接我上山的?没想到我林云有朝一日居然能让受到如此待遇,真是三生有幸啊!”

想到这里,林云内心一阵狂喜,连忙走到那群人面前打起了招呼。

“各位师兄师姐,真的是劳烦你们了。其实这山也不是很高,路也不是很陡,完全没有必要来用这么隆重的方式来迎接我的,这样弄得我怪不好意思的......”

话还没说完,林云就感觉面前突然有一股很猛烈的掌风向自己袭来。

那出掌之人的速度之快,让林云甚至没有办法靠技巧进行躲闪,只能是慌乱的凭借着自己的本能反应往后一翻,躲过了掌击。

哪知道那出掌之人修为之高,速度之快,还没有等林云后翻入地,瞬息之间,那人又直接如鬼魅一般出现在林云面前,狠狠的给林云又来上一掌。

这次林云已经后翻腾空,实在是没有办法再躲了,只能慌忙使出金刚指同样刺向那人。

砰!

掌指相碰!

瞬间,两人交手产生的气浪直接将周围空气引爆,振聋发聩。

“不行,虽然不知道这人是谁,但是此人的修为比我高太多了。我绝不能和他硬拼。”

林云喃喃。

林云知道自己现在已经处在了一个十分被动的局面。

林云深知自己与那人相比,在实力上,自己已经差了一大截;在身法上,那人的身法如鬼魅,而自己的身法像蚯蚓爬;在速度,那人也比自己好上太多,以至于自己现在也没有能够看清那人的真实样貌。

实在没办法了,林云只好将血气全开来准备应战那人。

“喝!”

只见林云大喝一声,从储物戒指中拿出那把已经断裂的精钢剑,不断地施展无意剑法的前三式。

那人见林云施展出剑法倒也不慌张,直接向林云挥出一道淡蓝色掌影。

“什么?此人的修习的这本掌法居然能够使出掌影?”

林云看到那人使出的淡蓝色掌影,十分吃惊。

要知道只有将玄阶上品及以上的掌法练至大成之后才有可能练出掌影,可是这凌云宗虽然玄阶上品的武技虽然不少,但也绝不是什么人都可以修炼的。

虽然知道攻击这人的地位在凌云宗绝对非同一般,但是实在是那人实力太过强悍,直接三章就直接将林云那三道剑招轻松破解。

这让林云大吃一惊,要知道自己用断剑使出的无意剑法威力大增,在血气的加持下,这三道剑法至少能够帮助自己越级斩杀心神境一重的修真者,昨日自己与徐意丹一战,就已经证明了这一点。

但此人居然只用了三掌就轻松破解,可想而知,此人的实力远超出自己的想象。

“不错,你的这套剑招凌厉,剑走偏锋,你对血气的控制也十分不错,果然如师尊所说,你很有天赋。”

说完,只见这人身形一闪,直接出现在林云面前,一脸笑意。直到这时,林云才能够真真正正的看清那人的模样。

只见这人他穿着暗水绿冰染染料织锦袍,一头黑色的头发,有双明眸善睐的凤眼,当真是清新俊逸,颇有一股仙气。

“师尊?我很有天赋?你到底是谁?”

林云听到这人刚刚说的那些话,有些发蒙。

“我,你不认识?任仓,你没有告诉他我是谁吗?”

此人对林云的发问感到有些奇怪。

只见任仓从那群人中走出,对那人鞠躬道:

“回大师兄,因为这名弟子是新晋内门弟子,他入内门也不过两月有余,虽然上个月我想让他来青云峰,但是被他拒绝。所以这应该是他第一次来这里,我本想让他先上去长老大殿内进行拜师仪式之后再进行介绍,未曾想,您居然这么快就开始对他进行实力的评测,这属实是我的一个小失误。”

那人听到任仓这么说,顿时感觉一脸尴尬。

“你还没有进行拜师吗?那师尊怎么告诉提前告诉我要让我亲自带你修炼呢?一般来说他让我带峰里面弟子的时候,这名弟子应该都已经在这峰里呆了至少半年。就连任仓这样勤奋天赋又好的弟子,他都呆了一个月,师尊才让他跟着我修炼。像还没拜师师尊就让跟着我修炼的弟子,这么些年来,你还真是第一个。看样子师尊真的对你的天赋很期待。”

说完,那人还用一种极其复杂的表情打量了一下林云,然后很满意的点了点头。

这人的这番话和刚刚那个动作直接就把林云整个人整懵了,直接整个人楞在原地一动不动。

刚刚发生了什么?我是谁?我在哪?

“任仓,咱们这个新师弟怎么我突然感觉他脑袋是不是有点不太好使啊,怎么一下子就楞在那里了?”

任仓一听这话,忍不住的给那人翻了一个白眼,然后没好气的说道:“一个正常的新弟子如果在他刚刚要去进行拜师仪式的时候,自己这一峰的大师兄不仅不欢迎他,还突然对他动手,我觉得是个正常人都是会被吓到的吧!大师兄,你看你现在干的好事,现在直接把人家吓成这个样子,你说说现在到底应该怎么办?”

“哎呀,你看现在太阳已经升的这么高啦,拜师仪式应该也快要开始了,这名新弟子在不去的话,师尊可是要生气的啊。这样吧,作为青云峰当仁不让的大师兄我就送你一程直接到长老大殿吧。”

说着,那人还煞有其事的点了点头。

“嗯?任仓,你刚刚有和我说什么吗?对不起啊,刚刚风有点大,我没有听清,你能在说一遍吗?”

刚刚这里有风?我怎么没感觉到?

任仓一阵无语,他知道大师兄的这种碰到别人指责就装听不见的老毛病又犯了。

“没什么,师兄,你不是要送这名新弟子上去吗?现在时候可不早了。”

“哦,对对。都怪你,叫你不要和我聊天,偏要和我聊天,现在把正事耽误了吧,万一师尊一下子不高兴不要他了怎么办?你要对此负起责任哦!”

说完,那人就一把扛起还在发愣的林云直接就朝着那山顶奔去,留下一脸生无可恋的任仓和其他师兄弟在风中凌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