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章 弟子房

大概不到三息的时间,大师兄就扛着林云来到长老大殿外。

此时的张道林以及一众附属长老早已在长老大殿内进行等候。

大师兄代替林云向殿内自己的师尊们进行问好,并求得同意之后便继续扛着林云进入了内门大殿。

进入内门大殿后,张道林以及其他的附属长老一脸怒气,认为林云不按时进行拜师仪式,导致现在已经错过拜师最佳时机。

像这种态度懒散,不听从自己的话之人,张道林是极其厌恶的。

大师兄看到师尊们一脸怒气,又估摸了一下时间,大惊。一下子就明白了师尊生气的原因,立马下跪请罪,向师尊们解释这名新弟子为何错过拜师时间。

张道林以及其他的附属长老听完支弘的解释之后,神色有些复杂。

“既然是你的错,那你就应该受罚,为师就罚你到炼丹房内进行面壁思过,七日内不得踏出炼丹房半步。关于这个惩罚,你可接受?”张道林缓缓说道。

“谢谢师尊,弟子接受。”支弘立马磕头接受。

接着,张道林大手一挥示意让支弘先行离开。

此时,林云也从震惊和惊吓中将自己的意识缓和过来了,不过当看到自己在不过数分钟就从山脚下来到了山顶的长老大殿内,周围还有这么多长老齐刷刷的盯着自己,林云刚刚清醒过来的意识又开始逐渐变得模糊。

张道林见此,连忙用自己浑厚的内力连忙在林云的耳边传音了几句话,强行将林云的意识从模糊中拉了回来。

林云见状,连忙跪地磕头向面前的诸位长老请安。

“嗯。”众长老看到林云如此懂礼数,都纷纷点头表示满意。

“好,你起来吧。”

“谢师尊。”

言罢,林云便拍了拍身上的尘土,站了起来。

见林云站起,张道林继续说道:“本来今日是想让你来进行拜师仪式,但是因为你的大师兄无意中阻拦了你,导致你错过了拜师的最好时机。没有办法,你只能退而求其次,那你只能选择三日后的第二时机。在此之前,你今日回你现在的府邸将自己的东西打包好,今日开始你就去青云峰山腰上的弟子房内进行修行吧。”

“是。谢师尊。”

林云听到张道林居然让自己直接住进峰内的弟子房,内心大喜。

凌云宗十大峰内每一峰的山腰处都有一个专属的弟子房,要知道,这弟子房中每一间房内都会有一个修炼处,在修炼处的正中心会放有一个蒲团,在这个蒲团之上充斥着无与伦比的灵气,在这里修炼至少可以让你吸收灵气的速度至少提升10倍。

也就是说林云本来只靠吸收天地中的灵气现在需要五个月才能突破到练气九重,现在在这里修炼只需要十五天,能够得到如此惊人的修炼速度的提升,这就是弟子房最大的好处。

除此之外,居住在弟子房的弟子拥有着独立的一块灵石牌,这块灵石牌用灵石打造而成,十分珍贵,这块牌子内的灵气也十分之多,但是因为被下了禁制,牌子内的灵气不可被吸收。

这块灵石牌的用处极大,可以让你在凌云宗的武技阁内进到更高的楼层,修习更多更好的武技。

但是同样,这弟子房的房间数量十分稀少,每一峰就只有五间,且每一间都占地面积极大。

这五间弟子房基本上都将每一峰灵气最为浓郁的地方全部占据掉了,而且因为这五间是以前凌云宗那些老祖级别的人物亲自修建,也不好拆掉重新修过所以只能让每一个峰里面实力最强的四人和全峰潜力最好的一人入住。

毫无疑问,张道林认为林云就是全峰潜力最好的弟子,没有之一。

之后张道林又简单的说了一下他明天会带林云去宗门大殿见宗主的事之后,然后扔给林云一个上面刻了一个“五”的灵石牌之后,便就让林云回去简单的收拾了。

林云领命,立马飞奔下山,准备往自己的府邸处奔去。

怎料,刚下山就被任仓拦住,然后简单的认识了一下师兄师姐后,便离开回到自己的府邸。

因为自己的府邸并没有什么东西,所以林云很快就整理好放进自己的储物戒指中就离开了。

回到青云峰,发现任仓此时正站着山脚下等着自己。

“林云师弟,这么快就整理好自己的东西了吗?”

任仓见林云回来,一脸笑意的说道。

“回师兄,因为确实没什么东西,所以整理的速度会稍微快一些。反倒是师兄,你站在这里是有什么事吗?其他的师兄师姐呢?”

“他们都回去修炼做事去了,而我吗,自然是受师尊委托来带你去弟子房,正好我也顺便给你讲一下这弟子房的构造和一些作用。”

任仓淡淡的说道。

林云听到任仓这么说,大喜过望,自己刚刚还在担心会找不到去弟子房的路,现在直接就冒出来一个向导,简直血赚,连忙鞠躬感谢任仓。

任仓见林云如此懂礼数,心里也是十分高兴。

本来任仓是不怎么喜欢林云的,因为自己上次去招募他的时候被他果断拒绝了,这让任仓觉得林云这人多少有些自大和不识好歹,但现在看这家伙还是挺懂礼数的,任仓对林云的好感有些回升。

“那跟紧我,我顺便也给你讲一讲这青云峰的一些你以后需要去的地方。”

说着,任仓就开始向石阶上走去,并示意林云赶快跟上。

在长达一个小时之后,林云跟着任仓终于是来到了青云峰的山腰处。

这漫长的跋涉让林云十分无语。

“我去,这明明只需要几分钟就能够快速登上去,现在却足足用了一个小时,天啊,这任仓师兄是不是脑袋有点问题,为什么要在上山的时候走一步讲一句啊?就不能你讲完再走,或者走完再将吗?简直了!”

林云喃喃。

此时的任仓并没有发现林云的无奈,还是自顾自的在继续口若悬河的讲着。

终于又过了半小时,任仓才终于消停了一下子,不再继续讲了。

接着,他指着前方不远处那几个如一个小型宫殿一般的房子对林云说道:“林云师弟,你看,前面那几栋房子就是弟子房,差不多再继续走几步就能够到了。”

林云大喜过望,以为任仓终于是要稍微消停一会,自己的耳边终于可以消停一会了。

可没曾想,这刚说完,任仓又开始了口若悬河的模式。

这下林云彻底无语,连忙在心里大呼:任仓师兄,你一个月前我记得你招募我的时候还是一个高冷男神的,怎么才一个月不见,你就变成了一个话痨了?这一个月你到底经历了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