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章 反击

一瞬间,所有的粉丝都彻底爆炸了1

粉丝1号:“什么玩意儿?什么菜鸡道术师,这就是帮只会当舔狗的的!”

粉丝2号:“呼叫援助,呼叫彪爷,大佬何在!”

粉丝3号:“喊彪爷没用,人家是修炼者,还是一群!彪爷只是普通人啊”

粉丝4号:“敌众我寡,先苟一波,这波果断不能刚!要是动手,真的会出事的啊”

杨开了呵呵地道:“哟,难得啊!各位,居然开始担心我啦?忽然感觉,有点值了啊”

粉丝5号:“可不嘛,刚开始不知道你真穿越,要是知道,哪能怼你跟修炼者对着干呀。”

“放心吧老铁们,这都小场面,看我撕他!”

杨开自信一笑,转而对袁道术师道:“袁道术师,如果我没猜错,你是属狗的吧?”

“放肆!!”

袁道术师眉毛一翘,势气全开。

杨开却比他更凶,挺胸大喝道:“区区正阳宗二代弟子,焉敢在太上宗地头撒野!瞎了你的狗眼!”

一句“太上宗”,份量极重!

这里的确是太上宗的产业地头。

可你杨开算哪根葱?

袁道术师骂道:“你算个什么东西,有何资格代太上宗说话!”

杨开张口就来:“我是你爹!”

此言一出,全场皆震。

只觉这小子骂人干脆利落,让人猝不及防啊!

粉丝1号:“不对呀,你骂他是小狗,又说是他爹,那你不成狗爸爸啦?”

粉丝2号:“楼上别杠,骂人还用在意细节吗?骂爽最重要!”

粉丝3号:“杨哥这都敢刚,厉害!果断赏!”

粉丝4号:“虽然知道主播在骗打赏,可我还是忍不住!”

粉丝5号:“杨哥放心,明年的今日,我给你烧一百个楼盘的,你安心吧!”

粉丝6号:“别啊,你挂了我们就没异界直播看啦!”

一时间,礼物漫天飞。

这种情况,还敢骂人一声爹,属实爽到飞起!

杨开心里乐呵呵的,这不,效果来啦。

效果来了,打赏就来了,自己也就有足够的底气去硬刚了!

“小兔崽子!”

袁道术师目眦欲裂,抬手便拔剑!

剑刃锋锐闪光,却迟迟没有刺向杨开。

“你动你大爷我一个试试!”

杨开非但不惧,反而愈发嚣张地踏前一步!

暗中已经蓄势,但不到万不得已,他依然不想暴露。

什么是万不得已?

哼!

姓袁的区区洗髓境三重,还不配让他产生危机感!

估计,一剑还刺不破他“光缕玉衣”的防御呢。

……

杨开和袁道术师对峙着。

柳长青很期待,若能借他人之手,除掉杨开,再好不过了。

所以柳长青才故意带节奏,让一群道术师对杨开充满敌意!

然而,柳长青高估了袁道术师的骨气,这货被人指着鼻子骂儿子,剑都拔出来了,却不敢刺向杨开!

袁道术师气得发抖,扭头看向柳长青:“柳道术师,这里是你太上宗的地方,我万万不敢冒犯。但这小子仗着你太上宗的盛名撒野,难道你不站出来主持两句公道吗!”

柳长青瞬间无语了!

猪队友啊这是!

劳资主持啥,你倒是快刺啊!

柳长青不表态,袁道术师愈发拿不准主意,恨恨道:“柳道术师!难道你们堂堂太上宗,这里的第一大宗门,就是这样维护秩序的吗!”

柳长青真想把这两个都干掉!

一个该死,一个磨磨叽叽,更该死!

但太上宗乃名门大宗,柳长青不能无故欺人。

他非但不能亲自动手,此时还被袁道术师逼得失去了沉默的权利!

“两位,到此为止吧!”

柳长青上前一步,沉声说道:“宗有宗规,我太上宗立下的规矩,谁也不能打破!

等出了这拍卖场的范围,两位的恩怨,我太上宗管不着,也不想管!”

这话暗示得相当明显。

就差直接告诉袁道术师:离开拍卖场,你随便弄死他!

粉丝1号:“这货分明想借刀杀人!”

粉丝2号:“简直不要太明显好吗!”

粉丝3号:“杨哥,我总感觉这姓柳的跟你有深仇大恨!”

杨开得意一笑:“我等的就是他这句话!”

他挑衅地看着袁道术师:“听到没,儿贼!出了拍卖场,爹玩死你!”

“黄口小儿,休要猖狂!明日我定要你血溅三丈!”

袁道术师咆哮完狠话,怒哼一声。

见他准备转身走开,杨开及时补刀一句:“退下吧,傻子!”

“兔崽子,你大爷……”

袁道术师刚一回身,杨开又疾道:“你大爷在家等你吃饭,去吧!”

“你!你你你!——阿噗!!”

袁道术师本就气血翻涌,此刻终是将这口老血喷了出来。

粉丝1号:“跟穿越者比嘴遁,这货找喷呢!”

粉丝2号:“不过,喷血就夸张了点吧?”

杨开解释道:“不夸张,修炼者蓄势不发,情绪不稳,很容易导致气火攻心。”

粉丝3号:“我要是他,杨哥你死定了!”

杨开冷笑着道:“那我告诉你,你也死定了!你当太上宗的规矩是摆设?普通修炼者挑衅太上宗规矩,没有审判一说,通常是直接斩杀!像袁道术师这种级别的渣渣,连被问话的资格都没有,所以我吃定他不敢动手!”

粉丝4号:“好像也是哦,一般玄幻电视和小说,被关押囚禁的都是大魔头级别。”

粉丝5号:“难怪你敢刚,可以,过瘾!”

「收到打赏“超级火箭”x100,财富值+10000」

「收到打赏“c位出道”x5,财富值+1000」

杨开心里乐开了花,叫着:“多来一点!”

“多来一点,越多越好,越多越好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