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章 新的问题

随着袁道术师愤愤离场,王家主站出来说好话:“柳道术师,还请不要为难杨贤侄。”

柳长青嗯了声。

周围见风使舵的修炼者们,又纷纷对杨开改变态度。

“杨少爷年纪轻轻便踏入道途,可喜可贺啊。”

“杨道术师胸怀宽广,佩服佩服。”

“刚才这袁道术师若敢动手,即便没有柳道术师在场,我也定会替太上宗出手。”

“就是,敢在太上宗地盘闹事,我看这正阳宗是活得不耐烦了!”

粉丝1号:“真是帮墙头草!”

粉丝2号:“太上宗这么牛吗,这帮家伙至于这么舔?”

粉丝3号:“干脆杨哥别考虑了,直接进太上宗吧。”

杨开的任务是,十天内加入一个宗派。

现在已过三天,他依然没有行动。

太上宗固然强大,可杨开敢去么?

他向李大财打听了很多宗派信息。

结果除了太上宗,其他都是些三流宗派。

加入这些宗派,简直是在羞辱他的“绝世天赋”。

而其他一流宗派,则在本城境外,几天时间明显还不够赶路。

不过,杨开也想开了。

天大地大,任务最大。

随便加入个宗派,先过任务,拿到奖励,到时候再退。

这次他来拍卖场,主要就是想看看哪家宗派的人顺眼一点。

可看到的,全是一群见风使舵的舔狗。

加入他们,别说粉丝不答应,杨开自己都恶心。

感慨间,杨开猛然意识到一件事!

“等等,他们刚才叫我……道术师?!”

“他们能看出我是修炼者?”

“淦!这群垃圾都看得出来,柳长青更不用说了!”

一连串念头飞快闪烁在脑海。

有一股寒意从杨开足心升到头顶,全身发凉!

完蛋,暴露了!

杨开急忙拿出一面小圆镜,假装整理鬓发,实则偷偷观察柳长青的神色。

杀气!

柳长青瞧着他的背影,眼神中分明带着一股强烈杀意!

“果然,他知道我修炼了……”

杨开很慌!

下意识求助粉丝:“这货绝壁要弄我,怎么办?”

粉丝1号:“求饶试试?”

粉丝2号:“摸摸头,云哥不哭。”

杨开:“靠!我认真的!我暂时惹不起这货!赶紧帮我支支招儿!”

粉丝不皮了,慎重起来,纷纷替杨开出谋划策。

有说跑路的,可跑路就得舍下清灵和姐姐的。

有说服软的,好言好气求个饶,兴许能有一线生机。

还说什么君子报仇,十年不晚……

杨开直接pass了!

求饶是不可能求饶的!

“哎,关键时刻,还得靠自己动脑。”

……

此时,柳长青旁边的女子总觉得有人在窥视她,源头仿佛正来自杨开那个方向。

“喂,你在做什么!”

女子二十来岁,英气逼人,衣着淡蓝长裙,前胸有枚和柳长青一样的剑符图纹。

她一开口,杨开清晰注意到,柳长青立即收敛住杀意,恢复一副漠然姿态。

杨开突然想到保命的关键点——柳长青不敢在公共场合动他,更不敢在太上宗同门前下手。

他心里一动,回头问道:“姑娘有何吩咐?”

“没事!只是看不惯一个男子在大庭广众下梳理妆容罢了!”女子直言道。

“头可断,发型不能乱。敢问姑娘,弄发型犯法吗?”

“这……”

女子语塞,不耐烦地挥挥手:“行行行,随你的便!”

杨开没有离开,反而面带微笑走向女子。

“敢问姑娘芳名?”

杨开这话,不像是同道间的礼貌问候,更像世俗间异性结交的话术。

女子生出几分恼火。

“称我道术师,不是姑娘!”

“敢问道术师芳名?”

杨开微笑作揖,礼貌是够了,话却别扭。

“你这人……”

女子暗骂他说话愚笨,但还是遵守基本礼节,不耐烦答道:“太上宗,贾柔。”

“好名字!”

杨开笑道。

女子愣了愣,头一次听到有人夸自己名字。

出身修炼世家的贾柔,从小天赋超群,同时也面临着长辈们经常烦恼的称呼问题……

“贾道术师,初次见面,特送上小小心意,望不嫌弃。”

说着,杨开把手里的翻盖小圆镜,双手递到贾柔面前。

“哼,好意心领,我对无事献殷勤之辈没有好感,更对世俗之物不感兴趣!”

贾柔的态度拒人千里,让杨开很尴尬。

清灵插话道:“道术师,您不妨先看看此物。”

同样是女人,清灵有把握,贾柔一定会喜欢这件礼物。

“不就是区区一件凡……嗯?”

贾柔这才瞥了眼圆镜,背面光滑弧度,是精工磨成的圆弧,材质似玉非玉,晶莹泛光,很是美观。

没有女孩不喜欢美的事物。

出于天性和好奇,贾柔接过圆镜打量,手感说不出的奇异舒适。

而手指不小心碰出到某个“机关”,圆镜突然弹翻开盖儿。

这可把贾柔惊的,以为是暗器之类的东西,赶忙将圆镜丢开老远。

同时“弗”的一声祭出佩剑,如临大敌般,望着那面碎裂的圆镜!

然而,里面并没有射出歹毒的暗器。

她却看到了“自己”!

“这是什么暗……镜子?”

贾柔满脑袋的小问号。

神域世界的镜子,大多是铜镜,凑近看才能勉强照得清,隔得稍远点就成一片模糊扭曲状。

而杨开这面镜子,小巧如机关,清晰度更是达到了不可思议的程度!

“一件小玩意儿,不值一提。”

杨开摆手一笑。

清灵见镜子碎裂,露出无比心疼的表情。

她可是知道,这面小小的圆镜,便让李老爷花了数十万金币购买,公子还不太愿意卖呢。

清灵也有一个,视若珍宝。

贾柔不傻,分得清俗物宝物。

如此稀世之宝,绝大部分女道术师愿意花高价购买。

杨开好意赠予她,她却弄坏了,有些过意不去。

“这值多少钱,我赔你。”

“不用不用。”杨开摆摆手。

“开个价吧,双倍我也出得起!”贾柔坚持道。

“哎,谈钱就伤感情了……”

说者无意,听者有心。

在民风保守的世界,“感情”这词可不能乱用。

众目睽睽下,贾柔又羞又怒,红着脸矫喝道:“大胆!你再胡说,休怪我不客气!”

杨开愕然!

这女人有毛病吧,怎么翻脸比翻书还快!

粉丝一看,有戏!

粉丝1号:”我赌五包辣条,这个女人会在0.01秒后爱上咱云哥!”

粉丝2号:“那些说云哥不会做生意的,打脸了不?”

粉丝3号:“服!大写的服!原来云哥不肯卖镜子,是专门拿来撩妹用的!甭管普通人还是修炼者,只要是女人,谁不喜欢这玩意儿?”

粉丝4号:“这贾柔一看就没谈过恋爱,咱杨哥随口一撩,脸就红成毛血旺了。”

粉丝5号:“”“呵呵,一边去!这也叫撩?换做是我,有更好的!”

杨开无语道:“喂,麻烦你们别说风凉话好吗,人家要打我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