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章 对敌

杨开无语道:“喂,麻烦你们别说风凉话好吗,人家要干我呢……”

集体粉丝:“滚呐!瞎子都看得出来她不会动手!”

是的,杨开那句“伤感情”,顶多算用词不当,引人遐想,远远构不成轻薄调戏。

只不过是贾柔不太擅长处理这种事情,加上猝不及防,故而表现过激了点。

“抱歉抱歉,贾师姐,其实我是想加入太上宗,所以才出此下策送礼,我指的‘感情’,是同门情谊,你莫多想。”

贾柔暗松口气。

如果杨开不解释清楚,她还真不好下台。

毕竟刚砸坏人家东西就动手,不占理儿,又不能白白被杨开口头轻薄。

不过贾柔对杨开这个人没有好感,嘴上不饶人道:“我太上宗岂是你想进就能进的?我且问你,道种几品,今年多大,什么境界?”

杨开答道:“道种六品,即将成年,洗髓三重。”

贾柔挑挑眉,深感意外。

“哼,还行,勉强合格。”

周围一阵哗然!

无比惊羡地望着杨开!

要知道太上宗的“勉强合格”,在他们看来,已经是天赋颇高。

没想到,杨家少爷竟有如此天资?!

这时柳长青忽然插话道:“空说无凭,一测便知!”

柳长青一开口,诸人纷纷产生怀疑。

十五岁的洗髓境三重,实属少见。

不测试一下,谁信?

“来吧!”

柳长青拿出一块巴掌大的乳白色圆石,走向杨开。

粉丝1号:“来吧,展示!”

粉丝2号:“不对劲啊!”

粉丝3号:“展示个毛,这石头有问题!”

杨开退后一步,目光微变。

他也感觉到问题了!!!!!

这块乳白色圆石,和他继承记忆中的那块一模一样。

整整十二年,柳长青没有换新,绝对有猫腻!

再看柳长青一脸阴邪,分明憋着坏水儿!

贾柔察觉到杨开退缩,冷冷道:“哼,莫非你不敢?”

杨开平静地开口说到:“是的,我不敢!确实不敢!!”

贾柔剑眉一竖,厉声呵斥道:“你的意思是,你刚在骗我?”

杨开宁愿被误会,也不想中柳长青的奸计:“不错,我是骗你的!”

“你!”

贾柔眉头一紧,发怒了。

这回真的怒了!

因为太上宗的招新,不仅仅是她个人的事情。

杨开竟敢在这种事情上欺骗她,无异于临场作弊,挑衅太上宗威名!

试想,如果每个人都像杨开这样取巧欺骗,太上宗何以立天下!

锵——

贾柔祭出长剑,目光锋利:“我再确认一遍,你是在欺骗我,以此进我太上宗,对吧?”

杨开呆住了。

粉丝迷茫了。

粉丝1号:“这,就拔剑了?”

粉丝2号:“撒个谎这么严重的吗?”

粉丝3号:“杨哥,我感觉你要凉,她不像吓唬人。这事儿看起来,闹大啦……”

粉丝4号“主播!以我一个女生的眼光来看,你的死法可能会比渣男更惨。”

杨开明确地感受到了。

杀气!

近乎实质化的究极杀意!!

这女人真对自己产生了杀意!

周围响起的议论,帮杨开解答了心中疑惑。

“呵,连太上宗都敢骗,杨开这回完蛋了!”

“撒谎也不分对象,别说威名赫赫的太上宗,即便是我们这些小门小派,招新作弊者也要受到严惩!”

“未进道远,未曾入宗,十五岁就敢吹洗髓境三重,也不怕闪了舌头!”

“闪了舌头是小,掉脑袋是大……”

王家主上前一步,刚想替杨开求情。

贾柔仿佛背后长了眼睛似的,先道:“退下!太上宗处理宗务,妨碍者,死!”

王家主只好悻悻退步,担忧地望着杨开。

清灵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冒着顶撞道术师的风险,上前理论道:“贾道术师,我家公子从没进过道院和宗派,不懂修炼界的规矩,如有冒犯之处,还请道术师不要计较。”

贾柔皱起眉头,迟疑起来。

因为清灵这般一说,她若再动手,好像是有些小气。

按照修炼界的规矩,即便当场杀了杨开,杨开也无话可说。

可清灵提醒了她,杨开只是一介凡人,倘若因为凡人一句无意的欺骗,太上宗便要严惩,未免说不过去。

清灵暗松口气,继续道:“贾道术师,您不妨想想,我家公子即便撒谎,那也是出于对太上宗的仰慕啊。经过您这般教训,他意识到说错话,想必以后不会再犯的。”

贾柔被说动了。

这时候若再为难杨开,好像真成了她得理不饶人。

“哼,你的丫鬟,比你会说话多了!”

说罢,贾柔收起杀念,手一招,灵剑自动回鞘。

不过柳长青可不吃这套,他已经来到杨开面前。

“杨开,既然你仰慕我太上宗,那便不妨测测,如若你有资质,我愿亲自收你为徒。”

“我要是不测呢?”

杨开眯起眼睛。

看似轻松,实则紧张到极点。

柳长青越坚持让他测灵,越能说明这块测灵石有问题!

“我也是一片好心。”

“我不需要你的好心!”

杨开的表现,引来旁观者一阵唾骂。

“杨开,贾道术师对你网开一面,你还不知好歹?”

“柳道术师亲自为你测灵,你这是什么态度!”

“哼,真是不见棺材不掉泪!”

连清灵也觉得杨开应该忍一忍,测一测。

但旁观者和清灵,包括贾柔,又哪里知道杨开和柳长青之间的“秘密”呢?

随着柳长青靠近,杨开时刻准备着拼死一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