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和保安队长比试

叶风放下石鼓,朝食堂走去。

刚到食堂门口,就看到厂里的保安站成一排,一个身着保安服的女人,眉骨粗大,皮肤稍黑,身姿挺拔,手里拿着一条柳枝在保安前面走来走去。

瘦子朝叶风挤挤眼睛,示意他站队,其他保安露出幸灾乐祸的表情。

叶风放下餐具,走向队伍。

女人浓眉皱起,厉声道:“我让你站队了吗?”

叶风只得站到一边。

女人用不容置疑的语气命令道:“俯卧撑一百个,做完再归队!”

叶风不知道保安部吃饭前要排队的规矩,很显然做为保安队长的这个女人,有意先给叶风来个下马威。

就当饭前锻炼消食了,叶风犯不着和女人计较。

叶风俯下身,一百个俯卧撑对他来说,仍是有些吃力,到最后额头汗如雨下。

来回进出食堂的员工见到,远远地看一眼,快步走开。

谁不知道安晶是孙眉从金盾保安公司特别聘请过来的,雇佣兵出身,身手敏捷。

期间孙眉也有经过,也只是看了一眼。

最后五个俯卧撑,叶风的动作变形。

安晶脸色阴沉:“不过关,再做一百个俯卧撑!”

叶风拍拍手从地上站起,前面做一百个俯卧撑是给安晶面子,结果这个女人登鼻子上脸了。

安晶眼若悬针,整张脸虎了下来:“怎么?不想做了,那就趁早给我滚蛋,我看你根本不适合门岗这个工作。”

叶风露出标志性的微笑:“做俯卧撑多没意思,咱们两个来比划比划,如何?”

安晶被气得笑了:“你要跟我比试,好啊!”丢下手中的柳枝,她向叶风轻蔑的招招手,完全没有将他放在眼里。

“卧槽,这兄弟是真得虎,刚来第一天就想挑战咱们队长,不知道从哪里来的自信!”

“咱们队长的实力真得强,上次她一个人单挑咱们一队人,结果愣是将咱们这些大老爷们全部打翻在地!”

“真敢玩啊,我怕他等会儿被队长打得爬不起来!”

眼见有热闹可看,保安们一个个兴奋莫名,热烈地讨论着,谁都不看好叶风。

两人站定,叶风快速地向前一拂,掌风罩向安晶的面部。

安静看了一眼,对方的掌法森严,但明显力气不足,也是堪堪入门明劲境。

一力降十会,这样的话,恐怕叶风也没有听过。

安晶一拳打出,风声飒然,虽力量有所保留,也最少有二百斤的力量。要是这一拳打在叶风的胸膛,他必定会倒地不起。

可叶风根本没有让安晶近身的机会,手掌如同杨柳浮萍也似地一沉一扬,正好避开安晶的拳头,两根手指距离安晶的眼睛不到一寸。

明明叶风的速度慢上许多,可不知为何,安晶的拳头没有落实之前,叶风的两指就能插进她的眼睛。

叶风扬眉,挑起下巴。

安晶是要强的女人,断然不会因为一招失败就认输,要不然,保安队长的面子往哪里放?

暴喝一声,安晶收拳,左拳和右拳如同双龙出海,身体猛地向前一撞。

这一击,有三个厉害的杀招,不管叶风如何闪避,都免不了受其中的一招。

再加上安晶将速度提到极至,快如闪电,根本不给叶风反应的时间。

这一招调动全身的力量,足有七百斤的力量。

保安们紧张地屏住呼吸,完犊子了,你说你闲着没事在队长面前装什么逼,就你那小身板,能扛得住队长的肉身炸弹吗?

叶风上半身向后一扬,身体如同折断了也似,拉开与安晶的距离。

再之后,上半身如同弹簧也似地向前撞,攻击的最前面是叶风的右肩,以肩为肘,无巧不巧,正好撞在安晶的左肩。

宁挨一拳,莫受一肘。这是习武之人常说的一句话。

叶风的力量经过锻炼之后,只有一百斤往上,面对七百斤的力量,他后仰为弓,身体为箭,瞬间的爆发力却能达到千斤。这涉及到武道对于力量的运用,保安们自然不懂的。

接下来的效果,他们却是真真地看到,两眼突出眼眶,下巴都快掉下来了。

心里齐齐喊了一声,卧槽!

安晶被叶风一撞,身体腾腾腾地倒退出三步,右手不自觉地揉着左肩,对叶风的轻视也变成了重视,这小子虽然力量不大,对于力量的运用却极其巧妙。

看来,不使出绝招,不能将这小子降伏了。

“我没有看错吧,队长刚竟然被这小子打得后退?”

“看来这小子不简单啊,倒是小看了他!”

“那可是,我刚才去门岗,看到他拿着石鼓在锻炼!”

觉察到安晶带着浓郁杀气的目光,保安们赶紧闭嘴。

做为雇佣兵,受雇于雇主,没有国界,他们在生死边缘的战斗,都会悟出一套绝杀的功夫,简单干脆,没有任何花哨,只要将敌人杀死即可。

现在安晶就打算使用这套功夫,狠狠地给叶风一个教训。

她复又欺身直上,距离叶风不到一尺的距离,手掌如同穿花蝴蝶也似,尽皆招呼着人身上柔软的部位,好比太阳穴,耳背,喉头……

只不到一个呼吸的时间,安晶就进攻了七招。

叶风的上半身扭动,两条腿好像生根一样扎在地上,如同游鱼一样。明明安晶觉得打中了叶风,事实上两掌距离叶风的身体部位每每都有一寸的间隙。

两人打斗,动作幅度很小,劲气更加明显,能听到轻微的哧哧之声。

安晶接连打出五十多招,都被叶风轻易避过,难免心浮气躁,破绽更加明显。

她两手上托,想要卸掉叶风的下巴,谁想叶风头一偏,想也不想,两条手臂穿到安晶背后,将她紧紧抱住。

叶风想不到别的招数,再打下去,他肯定会被安晶打伤。

安晶从来没有被人这样抱着,叶风身上淡淡的香味钻入鼻孔,一时间脸色臊红,大脑一片空白。

“我去,我没有看错吧,这家伙太厉害了,竟将咱们队长抱在怀里!”

“这才来第一天,就敢对队长这样,他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