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破了纪录的叶风

“好辣眼睛的画面,我接受不了女神就这样被抱着!”

安晶由脸红转为愤怒,看到叶风没心没肺地笑着,一脚跺下去,还好是平跟鞋,不过力量也是重量级的。

“好疼——”叶风流出眼泪,千算万算,没想到安晶输了之后,会拿脚跺他,骂道:“真是个疯女人!”

平时保安们对安晶唯唯诺诺,有谁敢当着她的面骂她“疯女人”,叶风又破了一项纪录。

原以为安晶会破口大骂,再对叶风动手,谁想安晶关切地急问道:“你没事吧?”

叶风摆手:“没事。这下你承认你输了吧?我抱住你,封杀了你一切攻击的可能!”

认输,那是不存在的事情。

安晶不承认:“我们打了个平手,你不也被我跺了一脚。”

害怕叶风再乱说,安晶赶紧道:“解散,快点去吃饭。”

一众保安如蒙大赦,跑去食堂。

叶风回过头,正好撞上孙眉。

穿上职业装的孙眉,是工厂的老板,身上散发出霸道总裁的气质,神情冰冷,把叶风叫到僻静角落:“我警告你,离安晶远点,别一进场,就想打她的主意。”

叶风无语了,诚然安晶身上有着野性的美,对男人有着不小的诱惑力,但他还不至于饥不择食,连高云枝那样出众的女人他都未尝动心,更何况是安晶。

淡然说了句“知道了”,叶风转身向食堂走去。显然,她只看到了叶风抱住安晶的一幕。

望着叶风的背影,孙眉气得银牙紧咬,这算是员工对待老板的态度吗?

进入食堂,一众保安将叶风围住:“兄弟,你叫什么名字?当真佩服死我了!”

“对,敢那样抱着咱们安队长的,你是第一个!”

“我看安队长对你印象不错,你抱着她,她小脸红得跟苹果似的,你们两个绝对有戏!”

叶风淡淡笑着,不做解释,这事情他们想得是什么样,就由他们想去,若是真得说话了,恐怕会越描越黑。

保安们正在兴奋地吐着口水,安晶冰冷的声音在他们耳边响起:“吃过饭后,除了叶风都不要休息,加强训练,给我绕着厂区跑十圈。”

保安们一脸苦相,大热天的,地面都晒裂了,他们要绕着厂区跑十圈,还让不让人活了。

问题是安队长一向铁面无私,任何人都平等对待,为毛没有叶风?

这……

不怪安队长偏袒,只能怪自己魅力没有叶风那样强大。

吃过饭后,叶风回到门岗,门岗主要负责人员的进出,平时没有什么事,最主要心明眼亮。

叶风坐下,又拿起石鼓锻炼,留给他的时间本就不多。

今天早上用得是二十斤的石鼓,现在他又加了一个,四十斤,用来锻炼臂力。

刚炼了没有多大会儿,就看到一辆敞篷的迷你,后座上放满了粉红色的气球,最后面还系着一个老大氢气球,上面骚气地写着四个大字:孙眉,爱你!

坐在主驾上的是一个戴着蛤蟆镜的花衬衫青年,裤子是红色的,一脸的轻浮。

他滴滴地按着喇叭,连下车都不肯,嘴里嚼着口香糖,不耐烦地道:“保安,开门,我要进去!”

叶风眉头深皱,看对方的来头,应该跟孙眉之间有些什么,不能过分得罪,手按在电动门的遥控器上,打算开门。

就在这时,内部电话响起。

叶风接起话筒,是孙眉:“不要让胡二狗进来,就说我不在!”

放下电话,叶风知道该怎么做了。

胡二狗的尖头皮鞋踢在厂门上,破口大骂道:“臭保安,看门狗,快放我进去!要不然,等我成了孙眉的老公,第一个开得就是你!”

叶风绝不会容忍胡二狗叫他看门狗,微怒道:“二狗,给我滚得远远的,孙厂长不在!”

胡二狗指着自己的鼻子:“你叫我什么?你再叫一遍?!有种的开门,老子今天不废了你,那就不叫胡远!”

说着,他疯狂地踢着铁门。

叶风明白了,胡二狗是孙眉私下对这个年轻人的称呼,不能当面叫的,她这没说明白。对方既然叫他看门狗了,他也就无所谓了:“二狗,你想弄死我,来,我把门打开了!”

门刚打开打缝儿,胡二狗就跟疯狗一样扑过来,拳头拣叶风的脸招呼。

嘿,就你这被酒色掏空的身子,还想在我面前耍威风。

叶风抓着胡二狗的拳头,往他身后一扭,疼得对方大嘴巴变了形,嘴里犹自骂骂咧咧:“看门狗,你知道我是谁吗?敢这样对我,我会让你后悔来到这个世上!”

这小子的嘴巴真臭!

当门岗怎么了,别人怎么样,叶风不知道。但谁敢叫他看门狗,就是天子老子来了,他也要斗上一斗。

对着胡二狗的屁股就是一脚,对方身体向前扑去,英俊的脸与地面来了个零距离接触,鼻血长流,心爱的蛤蟆镜也摔得粉碎。他跳起来指着叶风:“好小子,下班后你给我等着,老子弄不死你!”

被叶风眼神一横,胡二狗缩了下脖子,跳上宝马迷你,一路风驰电掣地走了。

等胡二狗走了,孙眉一路小跑地进到门岗室,此刻她没有了高冷总裁的风度:“你上班第一天,就打了胡远?我的老天爷,小太岁可不是省油的灯!”

叶风波澜不惊:“原来他不叫胡二狗啊。”

孙眉感觉受了内伤,大哥,我私下给胡远起的外号,你不带脑子的吗?

“他骂我看门狗,我不得给他点颜色瞧瞧!”

叶风又在举他的石鼓。

孙眉抛下一句:“咱们的厂区是胡家村的地皮,胡二狗是村长的儿子,强龙不压地头蛇。下班后实在不行,你坐我车里,我带你走!”

叶风眉头一皱:“我能这么理解,你怕我将对方打伤打残,这是在关心胡远吗?”

不阴不阳地笑两声,孙眉气道:“你要是能教训得了胡远,出了事我给你兜着,放心,我孙眉不是那咱怕事的女人!”

说完,打开门径自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