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惊神香

要是找到刚才的这个骑手,代他完成任务的话,反正戴着头盔,也没有人会怀疑他做假。

再说这边,大飞眼看着马上再有数十米就要到达终点,回头还没有见到叶风的身影。他心里一阵放松,小子跟我们玩,你还嫩着呢。

这个念头刚生起,就听到一声嗡鸣,叶风的机车出现在路边,刚好出现在他前面。

这……这怎么可能?

容不得他多想,他拧死了油门,加速追赶,最终还是输掉了比试。

叶风摘下头盔:“你输了,你的机车现在是我的了!”

大飞抛出钥匙,留下机车,放狠话道:“小子,下次我定要胜过你!”

说完,向大萧山山下走去。

范佳璐高兴地“耶”了一声,小脸上满是红晕:“叶风,刚才你是怎么做到的,能教教我吗?”

叶风笑着点头:“等我有空了,我就教你!”

话说她还真得感觉不到害怕,万一失手掉进深沟里,最少也得要半条命。

大黑狗迎面正遇上大飞,惊呼一声:“是许江飞先生吧,我就说嘛,除了你之外,根本没人敢用机车飞渡百米的距离。你真是了不起!”

大飞真名叫许江飞,曾在灵州举办的疾速杯机车比赛中拿过冠军,大黑狗当然认得。

许江飞指着两条路当中的大沟,宽在百米往上:“你是说,从这里用机车横渡到对面的路上?”

大黑狗哈巴狗似地点头:“没错。”

许江飞神情一愕,他可没这个本事,照着大黑狗的脸使劲抡了一巴掌:“滚——”

大黑狗无缘无故地被打,也不敢吱一声,毕竟许江飞有着深厚的背景。

等到许江飞走后,叶风骑着许江飞的机车缓缓下坡。

大黑狗与叶风擦肩而过,这才猛地想起这不就是上次在迷魂林里遇到的那小子吗,怎么他会在这里。

下了大萧山,范佳璐取了自己的机车。两人一路回到刚才的那个十字路口。

范佳璐的几个朋友在等她,听范佳璐说,叶风刚才赢了机车比试,输掉的对手名“大飞”、“熊哥”。

玩机车时间比较长的童晓惊叫出声,指着叶风,眼睛里充满了不可置信:“你是说,叶风赢了大飞和熊哥,这在讲笑话吧?大飞名叫许江飞,熊哥名叫林大熊,一个是五年前疾速杯的冠军,另一个是去年的亚军。他怎么可能赢得了。”

当他的眼睛落在许江飞的机车上,油厢右侧的大嘴鸭标志是完全模仿不出来的。

一群人跟看怪物一样看着叶风,真牛逼啊,他说他平时偶尔玩玩机车,这一出场就碾压了灵州两个知名机车手,这是什么神仙。

叶风本人则习以为常:“时间不早了,我送你回去!”

范佳璐向朋友们挥手道别,在叶风的护送下,一路到了家里的楼下。

还好楼上的灯关着,父亲没有发现,范佳璐朝叶风吐吐舌头,把机车留在地下室,快速地进了电梯。

叶风回到工厂睡下,把机车停好,就进入梦乡。

孙眉回到家,看着家里的变化,良久没有反应过来。

空空如也的家里,孙岳躺在竹椅上,缓缓张开眼睛,把一个檀木盒子交给孙眉:“把这个东西带给叶风!”

这个檀木盒子是用紫色的百年檀木雕成,里面的东西贵重无比。

孙眉气不打一处来:“叶风,值得你对他这么好吗?我跟孙超到底是不是你亲生的?”

孙岳闭上眼睛:“值得。”

孙眉收下木盒,盯着父亲看了好大一会儿,跺脚出了房间。

第二天一大早,孙眉推开叶风的房门,神情跟要吃了他似的,留下檀木盒,孙眉抛下一句:“我爸让我带给你的”,径直走了。

叶风打开檀木盒,里面是一个形如鸽卵的药丸,发出淡淡的青光,异香扑鼻。

光是闻上一闻,叶风的疲态一扫而空。

这是传说中的惊神香!

惊神香能让一个普通人的实力一跃成为化劲强者,有价无市。

这么贵重的东西,叶风绝不能收。

请了半天的假,叶风骑着机车回到孙岳府上。

一进门,他就呆立在当地。侧门原来放着一个花栎木的雕像,现在不见了。院子中其他几样价值不菲的东西,亦消失不见。整个孙岳,好像一下子变成了空壳。

一路走来,皆是如此,那些稍有价值的东西,竟全部不翼而飞,但看样子,又不像遭了打劫。

他似乎明白过来,三步两步进了孙岳的房间。

孙岳仍是躺在竹椅上,见叶风到来,似乎早就知道:“给你的,你就收下吧,别问那么多。”

叶风动情道:“师叔,你儿子孙超想搬你们家的东西,你骂他是败家子。我一个外人,你变卖了所有的东西,为我求来一粒惊神丹。说什么,我也不能受此大礼!”

孙岳骂道:“臭小子,你懂个屁,我这是在为孙家考虑。我的家产要是孙超得了,那相当于打了白漂。给孙眉吧,她用不到,她向来就是一个好强的女人!给你正是用到好处,你必须为走马军讨一个说法,三年之约以你现在的修炼速度,拿什么和萧靖对峙?”

“可……”叶风有他的原则,凭白得来的东西,他坚决不能要。

放下惊神香,他嘴唇一抿,朝外面走。

背后呼地一声风响,孙岳朝叶风一掌劈来。他的实力虽然未达结丹之境,但也是化形境,力道外露,光华灿灿。

以叶风现在的实力,在孙岳面前,走不了一招。

刚一回身的功夫,他就被制住。

孙岳的脸游过一丝黑气,剧烈地咳嗽起来,好像要将五脏都咳出。

捏开叶风的嘴,惊魂香进入叶风的喉咙。

一股清凉的力量形如涓流,通达叶风的四肢百骸。经脉得到滋养,暗涌的力量澎湃至极。

半个小时后,等到药力被吸收得差不多了,孙岳才放开叶风,精神萎靡地坐在竹椅上。

“师叔……”

孙岳虚弱地摆手:“听我说,我这么做,有我的私心。孙超不学好,孙眉又是女儿家,打小对习武不感兴趣。我们孙家,将来要受靠你照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