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你认识小师祖?

叶风急道:“师叔你说哪里的话,没有惊神香,我也会照顾好他们的。他们就像我的……家人。”

孙岳喘了口气:“打从我见你的第一刻起,我就知道你是一个好孩子!你大概不知道,我们孙家还有一个强敌,名字叫做葛天君,正门外的阵法就是为他布置的。”

“不管什么天君,只要敢来孙府寻仇,我定叫他有来无回!”叶风话风一转:“只是师叔,你的身体?”

他的语气里充满了深深的担忧。

孙岳一摆手:“老毛病了,反正活不了几年。最大的愿望就是看着孙超和孙眉能成家,我也就能安心入土了。”

说罢,长长地叹了一声。

不管子女再没有出息,当父亲的都盼着他们好,包括叶章也是一样。

年少时不懂父亲,负气离家出走,叶风引以为豪,现在回想起来,感觉很傻很傻。

孙岳躺在竹椅上,老气靡靡,发出均匀的鼾声。半明半暗的光线照在他身上,叶风回头看去,心头掠过淡淡的哀伤。

出了孙府,有人跟踪。

叶风的警惕性很高,不经意回头,在一棵树后面发现孙超的身影。他装作没有发现,走进一个偏僻的小巷子。

与孙超同来的,还有一个表情麻木的男人,他不苟言笑,冷目如电。

那种与生俱来的骄傲,使得他犹如鹤立鸡群一般。

孙超指着叶风:“江哥,惊神香就在他身上。我老子还真是偏心,变卖了家里所有值钱的东西,为这小子寻了一枚惊神香。我都怀疑,他是我老子跟哪个野女人鬼混出来的产物!”

叶风投来凌厉的目光,孙超嘴还真是欠,要不是看在师叔的面子上,他老大的耳光就掴过去了。

名叫江哥的男人朝叶风伸出手,用命令的语气道:“拿来!”

叶风露出戏谑的表情:“你来晚了,惊神香被我吃了。”

孙超红了眼睛:“最少值三千万的惊神香,怎么能被你吃了?你怎么能将它吃了?”他简直抓狂了,还想劫下惊神香,去还清高利贷。

在灵州,从来没人敢用这样的语气跟江哥说话,江哥暴喝一声,鞭腿冲着叶风的右侧,疾如闪电地踢过来。

叶风屈臂格开,手臂隐隐发麻。

刚达到化劲境,就遇到江哥这样的强敌,化劲境的力量可达千斤,对身体的运用更加轻松自如。

见到两人开打,孙超暴跳如雷:“江哥,打死他,往死里打!”

江哥投来一个眼神,孙超知机闭嘴。

江哥的腿功甚是了得,脚尖在地上一点,立马第二脚跟上,跟右脚装了弹簧一样,不给叶风任何的反应时间。

别人踢出一脚的功夫,他能踢出七脚。

这样的实力,明显到达了暗劲境的巅峰。

表面上看,江哥占尽优势,只有他自己知道,叶风每格当一下,都会有力量反弹钻入他的脚裸。

能有反震的力量,对方绝对是化劲境的强者。

他暗自惊讶惊神香的力量,据说服用惊神香的二十四小时内,取服用者的血液,亦能达到相应的效果。他卡在暗劲境巅峰五年,就想用惊神香一举突破到化劲境,这样桃林帮供奉的位置必然有他一个。

右腿的麻木感越来越重,江哥一咬牙,拼了!

飞身而起,两腿跟风火轮似地左右交替踢出。

这是谭腿当中的鸳鸯踢,寻常武者凌空飞踢,最多能达到四脚,就会落地。这已是顶尖得了。

江哥身体在半空中,竟接连踢出十二脚。

鸳鸯十二踢,又快又狠!

为了与人相拼,江哥特意在鞋底装上了弹簧刀尖。

随着他的踢出,刀尖发出摄人的寒芒。

他快,叶风更快!

身体就像被风吹拂的柳叶,每每只差一寸,叶风都能险而又险地避开。

余势将尽之时,叶风的两只手形同鹰爪,抓住江哥的脚背,用力一扭,只听喀嚓两声闷响,江哥的引以为傲的两只脚被废了,跌落在地,发出瘆人的惨叫。

孙超愣在当地,江哥的实力他是知道的,他是桃林帮里的十二金刚之一,谭腿功夫了得。这才没多大会儿功夫,他就被废了双腿。

这……

叶风问道:“谭清是你什么人?”

江哥额头渗出豆大汗珠,很快汇成小溪,他倒抽着凉气。

听到叶风问及谭清,他圆睁双眼,嘴唇打颤:“你认识我小师祖?”

叶风露出错愕的神情,谭清最多也就三十岁,怎么都成了师祖。

他却不知道,谭腿以谭姓命名,谭老怪的亲儿子谭清一出生,就是小师祖。

按辈分,谭老怪还得叫叶风一声“师兄”,那他岂不是也算师祖辈的。

“你没资格知道!”叶风冰冷地道:“今日不杀你,是看在谭清的面子上。若是再敢为非做歹,休怪我替谭清清理门户!”

被叶风冷声呵斥,江哥吓得大气也不敢出,瑟瑟发抖。

叶风走向孙超,孙超一步步后退,转身就要逃跑。

叶风一把拉住他,苦口婆心地道:“孙超,听我一句劝,不要再赌了,那玩意儿就是个无底洞,十赌九骗,你难道没听说过吗?”

连叶风也惊讶于他说话的语气,搞得自己跟个长辈一样。

要不是受了师叔天大的恩惠,他绝不会像现在这么有耐心,早就拳头相向。

孙超一把甩开叶风:“叶风,我的事情不用你管,你还是管好你自己就行!”

叶风眉头微皱。

孙超大步朝天,仰头走出吊儿郎当的步伐。

叶风的小黑本本给孙超记下一笔账,下次他要再这样对他,他绝不会像现在这么客气。

等叶风走后,江哥摇晃着从地上站起,师门有严令,不许弟子加入任何帮派势力,叶风认得小师祖,若是此事被小师祖得知,他必逃不过师门的制裁。

反正现在腿废了,安心做一个普通人就行。

江哥没有了勃勃野心,跟叶风交手一次,他也明白了什么叫人外有人,天外有天。

叶风回到服装厂,工厂已经下班,安晶在等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