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孙总霸气

她来还是请教一些武道上的问题,等从门岗室出来,多心的人看到,就不那么想了。

第二天,刚上班。

胡远跟在一个梳着大背头男人的身后,耀武扬眉地要求叶风开门。

这小子这次学了乖,没敢叫叶风“看门狗”。

他们一行五个人,径直走向孙眉的办公室,秘书辛兰想拦也拦不住。

大背头男人径直坐到孙眉对面,翘起二郎腿:“孙总,有件事情你知不知道?”

他名字叫胡全,是胡远的老爸。宝贝儿子被叶风他们暴打,他要不出这口气,以后还怎么在村里树立威信。

孙眉装糊涂道:“胡村长,你说得是什么事情,我真不知道。大早上你就气势汹汹地闯进来,先喝口茶消消气!”

一个眼神,辛兰递过一杯茶。

胡全一把推开,茶水泼了辛兰一身,后者惊声尖叫。

他一拍桌子:“姓孙的,你养得一群好狗,看看把我们家儿子打成什么样了?”

把胡远拉到近前,他脸部的肿胀是消下去了,但脸上青紫一片。身上的伤也数不清。

孙眉强压住心中的怒意,有其子必有其父,这胡全也不是什么好东西,进来就在这里耍横。打开手机,呼来安晶和叶风。

两人一进来,胡全鼻孔重重地哼一声:“什么玩意儿,也敢打我儿子?!”

孙眉问:“安晶,你们打了胡远?”

安晶老实点头。

孙眉:“道歉!”

胡全大手一挥:“让他们跪在地上,给我儿子道歉。除此之外,你还要开除这个叫叶风的狗东西,再赔偿我儿子的精神损失费、医疗费……总共二百万!要不然,这事我跟你没完!”

孙眉有一句没一句地听着,抬起尖削的下巴:“讲完了?”

胡全愣了一下:“讲完了。”

孙眉冷冷一笑:“我看这歉不道也罢。”

胡全豁地一下站起:“姓孙的,你敢这样说话?老子弄死你!”

跟他同来的五个人都是他请来的保镖,实力强劲,踏前一步,马上就要动手。

孙眉眉头一剔:“叶风、安晶,上!”

眼见要开打,胡远赶紧退到一边。

五个保镖一哄而上,仗着人多,且实力最少在明劲境,其中一人更是达到暗劲巅峰,怎么说也将叶风二人给收拾了。

奈何他们的实力跟叶风二人比起来,差得不是一星半点。

第一个冲上来的,先被折了两条胳膊。

接下来的四人,连人家的衣角都没有沾到,被悉数打翻在地。

“姓孙的,敢在我面前耍横……”话刚说了半句,胡全变了颜色,这请来的保镖,就这玩意儿,跟纸糊的差不多。

就这还要价十万?

安晶和叶风微笑着走近,那笑容在胡全看来跟恶魔一样。

孙眉的行事风格,很对叶风的胃口,做为厂长,她没有为了公司的利益去让员工受屈辱。

胡全的嘴不由自己控制,结巴道:“孙总,我看咱们之间肯定有什么误会?”

孙眉抓起手杯,滚烫的开水对着胡全的头兜头浇下,对方的脸都给烫红了,还保持着微笑。

“没有误会,他们就是打了胡远,而且是我授意的。那又怎么样?”

反正此事不能善了,再加上胡全进来就盛气凌人,孙眉因为租得是胡村的地,对胡全父子难免迁就。像胡远那副癞蛤蟆德性,孙眉也没有过分得罪。

但员工是她的底线,敢践踏她员工的尊严,那就对不起了!

凤目圆睁,孙眉看向胡远:“我相信我的员工绝不会无缘无故打你,说,到底是怎么回事?”

突然间孙眉一声厉喝,胡远吓得抖了个机灵:“我骂他们是狗,他们气不过打我。”

孙眉转头对胡全道:“你听清楚了吧,你的儿子没有教养,骂我的员工是狗,错在他,不在我们。”

胡全鸡啄米似地点头:“孙总,对不起,都是我教子无方,给你添麻烦了。”

指着辛兰,孙眉道:“跟她道歉,还要赔偿她的精神损失费,医疗费……”

胡全刚才所说的费用,孙眉尽数说出。她做事公正,三万块钱。

自始至终,辛兰一直在一旁观看,孙总对她的好,让她胸膛若堵,积压着澎湃的力量。

听见孙总要求胡全向她道歉,她赶紧道:“不用,真得不用!”

孙眉不容置疑:“我说用,那就是用!”

“对不起!”

胡全是一村之长,要他向辛兰这样的普通员工道歉,他拉不下脸,声音小得只有自己能听见。

“声音再大点,听不见!”

不理会辛兰,孙眉的声音很大。

胡全再次道:“对不起!”

“再大点!”

反复数次,胡全几乎用尽了全身的力量说出“对不起”,并拿出三万块钱交给辛兰,这事才算了结。

一行人出去时,要多狼狈,就有多狼狈。

等胡全父子走后,安晶冲孙眉竖起大拇指:“孙总霸气!”

孙眉一笑:“像胡全父子这样的人就是欠收拾!”

辛兰拿三万块钱上交。

孙眉一挥手:“这是胡全给你的赔偿,再说了,你还有一个正在上大学的弟弟。用钱的地方多着呢,刚才委屈你了。”

辛兰连忙摆手:“不委屈,不委屈,能跟着孙总,是我的幸运!”

说到后面,辛兰的声音都带了哭腔。

孙眉最见不得女人哭,摆手道:“你去工作吧。”

辛兰犹豫一下:“孙总,这次你彻底得罪了胡全父子,他们不会善罢干休的,毕竟我们租得是他们的地!”

孙眉态度很坚决:“得罪了就得罪了,我就不相信他们能翻起什么大浪。”

见叶风还在原地呆着,孙眉道:“你也回去吧。”

叶风退出办公室,难怪听保安们说,梵羽服装厂的离职率是零,在灵州当地是一个神话。

原来孙眉如此看重她的员工,有女如此,师叔当浮一大白。

安晶留在孙眉的办公室,虽说她是外聘员工,与孙眉只是雇佣关系,工资是由金盾公司发放的。但她与孙眉的关系不一般,两人身上都有着相同的东西,使得她们相互看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