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生死危机

又到了下班时间,因为走得晚,地下停车场只有孙眉高跟鞋的回响。

走着走着,突然间白炽灯闪烁几下,全部灭掉。

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就像从四面八方奔涌而来的黑色暗流,朝她挤压。

伴随而来的,还有无数恶魔的低语。

孙眉抱紧双臂,如同小时侯一样收缩自己,慢慢地坐下。

急促的喘息,额头的汗像蚯蚓一样交错。

她是那么软弱的一个小女孩,就像在无尽深渊的底部,抬头看向上空,没有一丝光明。

小的时候,因为孙岳的疏忽,孙眉被关在家中一处废弃的房间一天一夜,从此,她就患上了密闭恐惧症,对黑暗有着天生的害怕。

哪怕睡觉,她从来都是开着灯。

这个秘密,她从来都没有任何人讲过。

黑暗中的脚步声,越来越近,孙眉痛苦地捂住耳朵,我不要听,我不要看,我害怕!

啪——一道如矩的灯光照在孙眉脸上,她闭紧双眼。

胡全刺耳的嘲笑声响起:“哟,这不是孙总吗,怎么会怕成这样?今天早上,你不是厉害得跟条疯狗吗?”

咔嚓,咔嚓——胡远拿着摄像机捕捉一个个镜头,他要保存下这些证据,让孙眉永远感觉到羞辱。

孙眉发现来人是胡全父子,终于有了一些力气,虚弱地从地上站起,咬牙骂道:“你们两个畜生!”

胡远狞笑着,手电灯的光更映得他神情狰狞:“爸,我就在这里把这臭女人给办了!”

胡全骂道:“你是猪脑子吗?这里是她的工厂,万一有人来,岂不是坏事。我们把她绑走,到时你想怎么玩,就怎么玩。”

胡远流着口水:“对,父子齐上阵!”

但凡稍微有点羞耻之心的,也不会说出这么丧尽天良的话。

一旦落入胡全父子手里,孙眉必难保全清白。一咬牙,她向着黑暗深处跑去。

“不好,臭女人要逃!”

胡全父子紧随其后,煮熟的鸭子可不能跑了。

孙眉奋力奔跑,一路跌跌撞撞。

胡全父子紧随其后,再有两米,他们就能抓住她。

却在这时,她撞进一个人的怀里。

对方手里的手电光,对孙眉来讲,就像在无尽深渊里看到的第一缕光,充满了希望和救赎。

她紧紧地抱住对方,仿佛对方的身体是无边苦海里唯一的一根浮木。

抚摸着孙眉的头,叶风尴尬的声音响起:“孙眉,你抱得实在太紧了,能不能放开一些?”

听到叶风的声音,孙眉心中大定,脸上不自觉地浮出红晕,还好在黑暗中,叶风应该没有发现。

叶风把孙眉护在身后,他能清楚的感觉到孙眉的身体还在微微颤抖着。

胡远啐了一口,恨声骂道:“我道是谁,原来是你这只看门狗!”

胡全阴笑着:“来得好啊,正好我们把这小子宰了!”

父子两个同声放声大笑,他们从怀里各掏出一个沉甸甸的东西,冰冷的枪管同时指向叶风。

“小子,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你闯进来!”

“敢得罪我们,今天就是你的死期!”

果然是父子好搭档,搭配在一起,就像说双簧相声一样。

他们早上受辱,于是商量出一条恶毒的计策,将所有的仇恨都转移到孙眉身上。打算绑架孙眉。

胡远无意间得知孙眉有幽闭恐惧症,于是先行断掉工厂的电,再利用熟知地形的优势潜伏到工厂里守株待兔,结果果然等到了孙眉。

对于他们来说,连老天爷都在帮他。

有热武器在手,两人更是恶向胆边生。

黑暗中,叶风的眼睛灼灼生光,表情淡然。

服用惊神香之后,他达到了化劲境。

若说是高手用枪的话,或许他挡不下子弹,但这对不成器的父子,给他们枪,也杀不死叶风。

叶风小声道:“蹲下!”

孙眉如言蹲下。

影子一晃,叶风形如鬼魅。

砰,砰——黑暗中子弹带着火花,飞速射出。

胡远只感觉喉咙被点了一下,清脆的喉骨断裂声响起,两眼暴突着倒地。

胡全心中悲愤,拿起手枪胡乱地点射,砰砰的声音回响在地下室。

叶风如同死神一样的声音在他背后絮语:“我在这里。”

胡全想要转身,被叶风一掌从后背震碎心脏。

这对做恶多端的父子,就此死在地下停车场。

叶风走向孙眉:“你没事吧?”他的余音带着一丝古怪。

孙眉又恢复了高冷的气质:“没事。”

说完之后,身形摇晃了一下,叶风赶紧将她扶住。

当孙眉的手不经间擦到叶风的肩膀,她这才惊觉,叶风的衣服上流淌出浓稠的温热液体,是血!

叶风解释道:“不用担心,刚才被一颗子弹擦中了肩膀,受了些轻伤。”

孙眉毫不领情:“你说这,是为了让我感谢你吗?”

叶风一阵无语。

两人将要走出地下停车场,到达入口处,叶风一把拉住孙眉。

对方很烦躁:“做……”

后面的话没有说出,被叶风捂住嘴巴:“不想死的话,就不要说话!”

孙眉头一次被人这么呵斥,迫于形势,她终是忍下。

多少次生死边缘的挣扎,早就锻炼出叶风对危险敏锐的嗅觉,他像狼一样警惕。

叶风小声问:“你有化妆镜吗?”

孙眉递出一面化妆镜,巴掌大小。

叶风抓在手里,小心地探出,只见一个红色的光点被反射到镜子上,很快消失。

等到红色光点消失,叶风才喘了口气:“安全了,我们可以出去了。”

孙眉对叶风的操作惊奇不已,到底是老爸的师侄,有两把刷子。她开口问道:“刚才那个红色光点是什么?”

叶风道:“狙击枪的红外瞄准镜,镜子把红外线反射回去,想来埋伏在暗处的狙击手知道,我们发现了他,这才撤走了。”

一股凉气使得孙眉后背汗毛根根竖立,设想刚才他们冒冒失失走出去,那死得就是他们了。晚上接连救了孙眉两次,她再骄傲,也知道欠了叶风的人情:“谢谢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