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跟叶风住进宾馆

叶风薄唇微翘:“孙大小姐也会向人道歉,这真是太阳打西边出来了。”

孙眉一跺脚:“狗嘴里吐不出象牙。”

她还有一辆车,停在地面,是一辆白色的帕萨特。

打开车门,孙眉用不由分说的语气道:“上车!”

叶风坐进车里,车辆一路向灵州第三医院驶去。

一路上,叶风在想那个狙击手的事情。对方极有可能是冲着他而来的,对方明显是杀手,跟胡全父子那样的村痞流氓,完全不在一个级别。

孙眉亦在思考着最近得罪了什么人。

一路无话,见到车子停在医院门口。

叶风慵懒地道:“孙大小姐,以前我以为你是一个精明的人,现在看来,完全无脑。”

孙眉回过头,暗咬银牙。

叶风道:“医院里面发现是枪伤,他们怎么做?”

毋庸说,第一时间上报县府衙门。这样只会更加麻烦。

大武国严禁民间拥有枪只,但崇尚武道。

孙眉脸一红:“那你说,我们要怎么办?”

叶风语气随意:“这点小伤对我没影响,你放我下车,我会自己处理。”

“不行!”

孙眉下车,快步走向医院。

叶风本想离开,又害怕杀手会盯上孙眉,这些行走在暗夜中的人,总会在被猎杀者精神松懈的时候,猝不及防地发出致命一击。

回来时,孙眉买了消毒药和纱布。放好后,车子向灵州的桃花街驶去。

桃花街上最多的就是宾馆,被当地人称之为宾馆一条街。

时间很晚了,现在回孙府,肯定不合适。孙眉不想老爸为她担心。

带着叶风踏进宾馆,结果客满了。

又问了几家,都是相同的情况。

原来正好赶上灵州的涧河旅游节,不少外地的人都远道赶来,住进宾馆。

本来不抱什么希望,孙眉问到这家,对方说只有一个标准间了。

孙眉把证件拍到桌子上:“给我开房!”

叶风虎躯一震,这娘们真虎,没看到周围人都用奇怪的眼神看着你吗?

他们奇怪啊,现在女的都这么大胆了吗。跟男的开房,怎么一点儿也不羞怯。

被孙眉压迫性目光一扫,他们齐齐低下头。

叶风就跟被富婆包养的小白脸一样,低着头跟孙眉进了电梯。

打开门,孙眉的第一句话就是“脱衣服”。

叶风知道是要给他包伤,不知道的,还以为孙眉很急呢。

见叶风神情古怪,孙眉红脸骂了一句“龌龊”。

伤口呈现在孙眉的面前,比她想像得要严重,长达寸半,皮肉像外翻卷。

有些烂肉必须得剪去,这个过程对叶风来说,将疼痛异常。

孙眉拿来一瓶白酒店放在叶风面前,意思很明显,喝酒能让叶风的痛感减轻。

叶风摇头:“再多的酒也喝不醉我,再说了,你不怕我喝醉酒后胡来。”

孙眉懒得多说,拿起剪刀给叶风剪掉烂肉,这个过程,她一直在暗中观察叶风的表情,对方连眉头都没有皱一下,好像肉不是长在自己身上似的。

微一走神,剪刀戳中叶风的伤口,鲜血直流。她赶紧拿消毒棉球擦拭。

包伤完后,叶风没事,反倒是孙眉累得一身汗。

“我去洗个澡,不许偷看。”

叶风躺下,头偏向一边,你不让我看,我还懒得看呢。

孙眉在浴室里,不放心地向外看,叶风始终没有转过头。她不禁心中失落,看着镜中的自己,老娘就这么没有吸引力吗?

手机响了,是孙眉的。

叶风一看是孙岳的,赶紧挂断。期间又打了几次,叶风照样挂断,最后干脆不接了。

孙眉洗过澡,故意穿着浴袍来在叶风面前晃荡,叶风淡定地跟柳下惠似的。

手机再次响起,叶风递给孙眉,她随手接听。

结果悲剧了,这次孙岳打来的视频通话,标间里的情景一览无余。

“小眉,原来你跟小风在一起,害得我白担心。”

孙岳对年轻人开房没有任何偏见,更何况孙眉开房的对象是叶风,他倒是有让孙眉和叶风结合的想法,只是还没问过两人。

现在见到两人一起开房,会心一笑。

孙眉着急着解释:“爸,不是你想得那样。”

孙岳开心地笑着:“我懂的,我懂的。爸不打扰你们了。”

孙眉一头黑线,你懂,你懂个屁。

然而,这事情只会越描越黑。

看到叶风笑得像个狐狸,孙眉没来由地一阵气恼,抓起手边的枕头丢了过去:“睡沙发吧,你!”

叶风接过枕头,在沙发上睡下。

第二天,两人向工厂出发。

路上,孙眉威胁叶风:“你要是敢把昨天晚上的事情说出去,我……跟你没完。”想想,她也没有什么威胁到叶风的。

距离公司不远,孙眉放叶风下来,照旧让他一个人走过去。

叶风刚坐下,内部电话就响了,孙眉让他来自己的办公室。

进了孙眉的办公室,孙岳已经坐在那里。

见叶风进来,孙岳笑吟吟地看着他,那神情就跟看女婿似的。

“小眉啊,我看小风这孩子不错,我有个建议,不知道你们是怎么想的。”

两人静听着孙岳的下文。

“你们两个我都很看重,不若你们早点把婚结了……”

“不行!”

叶风和孙眉异口同声。

孙眉更是把孙岳往外推:“爸,如果没有什么事情,你快点回去吧。”

“那昨晚宾馆里……”

孙岳急了,嗓门很大,厂长办公室外面就是员工的办公区,他们个个竖起耳朵,卧槽,怎么回事,这个新来的门岗不到一个星期,就把孙总给拿下了?

这速度也太快了吧。

孙眉赶紧把门关上,脸都臊红了。

见过坑女儿的,就没见过这么坑女儿的!

无奈之下,孙眉把话给说明白了,昨晚因为叶风不小心伤了,她开房带叶风处理伤口。

孙岳看向叶风:“就这么简单?”

叶风肯定回答:“就这么简单!”

孙岳知道自己误会了,心道,我就说嘛,两人再怎么发展,也不会发展得这么快。

“我不管,无论如何,叶风做门岗太屈才了,他要做你的贴身保镖。如果你不答应,我就在这不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