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 遇到辛兰

到最后,十来个保安的力量加在一起,仍是叶风轻松获胜,没有任何悬念。

平时吃饭对于保安们来说,那就是一件幸福的事情,如今却成了胜过叶风。

他们迟迟不愿去吃饭,还要与叶风再进行男人间的游戏。

叶风微微一笑:“下次,我相信下次你们一定能战胜我!”

他们这才兴致缺缺地去吃饭。

安晶坐到叶风的对面:“刚才我在上面看见了,这帮猴子跟你倒是合得来。”

叶风笑道:“那是当然了,我们都是男人嘛。”

安晶嘴一嘟:“那我跟你也合得来,我也是男人了?”

叶风拍着安晶的肩膀:“兄弟,大哥会罩着你的。”

一句话,安晶差点把饭全吐出来。

白一眼叶风,气恼地端起碗筷,走到另边去了。

到了星期天,叶风从小在灵州长大,林芳给他的那张照片,他一眼就看出来,那个拐卖妹妹的男人出现的地方是凌云街的第四个牌坊下。

凌云街位于西区,那里属于老城区,因为时间太长,显得破旧不堪。

这里龙蛇混杂,人口密集,对方躲在这里,想要找出来,困难很大,就好比在一堆米中找出一粒米来。

不过,叶风有的是耐心,一次见不到这个男人,那就两次,他打算每个星期天都在这里蹲点。

从早上到中午,叶风的眼睛如同扫描镜一样,不放过经过第四牌坊的每一个人。

直到现在,一无所获。

正打算在路边买点东西,继续蹲守,无意间在人群里瞟了一眼,叶风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这个人不是别人,正是孙眉的秘书辛兰。

辛兰提着买好的菜,急匆匆地往前走,在她的后面跟着一个神神秘秘的男人,远远地辍在她后面。

这小妮子的警惕性很底,丝毫没有发现。

既然遇见了,叶风绝不能放任不管,这个羞怯怯的小姑娘,见人脸就红,不过却是厂里面最有礼貌的。

一见到叶风,总是将“叶哥”挂在嘴边。

叶风承认,他不是圣人,能帮助到所有人,但只要是与他有缘的人,叶风能帮的,都会尽力。

悄悄跟在那个男人的后面,对方想要发现,完全没有可能。

叶风的跟踪术都是在青羊谷那样人迹罕至的地方,跟豹子,跟恶狼,跟雄师学来的。它们为了猎杀自己的猎物,其追踪隐迹之术,高明至极。

前面一处狭窄的小巷,叶风估计得没错,那个男人会在这里出手。

果然,当辛兰回过头,看到这个猥琐的男人,顿时吓得花容失色,买来的菜掉在地上。

叶风正要现身之时,辛兰一句:“爸……”使得他顿住脚步。

原来跟踪辛兰的,竟是他的老爸。

叶风悄悄想要退去,小巷中凭空出现几个小流氓,向辛兰步步逼近。

辛兰父亲见到走在前面的小流氓,指着辛兰:“辉哥,这就是我的女儿,你看中意不?”

叫辉哥的小流氓上下打量辛兰,满意地点头。

叶风那叫一个无语,辛兰父亲也是五十开外的人了,见到辉哥点头哈腰的,跟条狗也似。

辉哥拿出一张纸,瓮声瓮气地道:“辛兰妹子,你看清楚了,你爸欠了我三十万,如今利滚利,都有六十万了。他还不起钱,就要拿你抵债,白字黑字写得很清楚!”

辛兰慢慢后退,脸色煞白,她做梦也没有想到,一向花钱如流水的父亲,因为没钱,居然去借高利贷。

这还不算,竟将她抵给放高利贷的人!

鼓起勇气,她指着父亲:“我跟这个男人没有关系,他八年前就抛弃了我们。我妈早就跟他离婚了!他欠你们钱,你们要了他的命,我也不会管!”

辛兰父亲大骂道:“没有我,你是怎么从你妈肚子里出来的。我养你这么个女儿,你真是活活将我气死!”

辉哥显然不愿听父女两个争执:“不管你承不承认,你与辛三都有血脉联系。他欠我的钱,你必须还上!”

面对这群小流氓,辛兰除了流下无助的泪水,含泪将银行卡拿出:“我这里有五万块钱,不够的话,我会慢慢还给你的。”

辉哥的眼睛眯成一条缝:“太慢了,你跟我走,我保证有办法让你快速赚到钱,不到三年的时间,你除了能还清欠债,还能吃香的喝辣的,想要什么都有!”

言外之意,不言自明。像辛兰这么年轻漂亮的女孩子,最大的资本就是身体。

辛兰抽泣着:“辉哥,你再宽限我一点时间,我一定会想到办法的,我不要跟你们走!”

辉哥向那些小流氓使一个眼色,他们狞笑着,辛兰在他们眼中,就像一只小绵羊一样。

他们不断地逼近,辛兰被挤在一个角落里,蜷缩成一团,那可怜巴巴的眼神,像一汪清泉。

辉哥对辛兰更加满意,现在的那些个富人,最喜欢这种清纯的小女孩,再伪造个学历,妥妥的就是一个活色生香的女大学生。

“动作快点!”辉哥迫不及待地催促道。

辛兰吓得闭上眼睛,她像自欺欺人的驼鸟,以为只要将头埋进沙里,危险就会远离她。

就在这时,一声清晰的惨叫声传入耳朵。

辛兰小心地从指缝间向外面看去,只见一个伟岸的背影挡在她的面前。她惊喜地叫了一声:“叶哥!”

叶风适时出现,那些小流氓根本敌不过他的一根小指头。

一个照面,被叶风一记扫堂腿扫中,全部倒地惨叫。

叶风拍拍手,指着辛兰道:“谁敢动我妹子,我今天就废了他!”

辉哥不屑地哼了一声,指向叶风:“小子,我不管你是从哪里冒出来的,敢动我们,知道我的老大是谁吗?”

叶风一个迈步,抓住辉哥的中指,轻轻一拗,对方发出杀猪一样的惨叫声:“我不管你的老大是谁,我最烦的就是别人指我!”

辉哥半跪在地,叶风的眼睛射出逼人的寒芒,有那么一刻,辉哥甚至怀疑,叶风杀他,就跟踩死一只蚂蚁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