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 又遇张虎

抬脚一踢,辉哥如同滚地葫芦一样滚出老远。

叶风不再看他,而是看向辛兰的父亲辛三,对方腿肚子打颤,两腿都站不稳,想跑也没有了跑的力气。

抡起巴掌,左右开弓,辛三的嘴里吐出碎掉的牙齿。他嘴里含混不清,如同一条老狗也似地向辛兰哀哀乞求:“女儿啊,你快让他放了我吧……我……”

到底辛兰心软,两人之间有血脉羁绊,她开口道:“叶哥,放了我……他吧。”

她本来想说“我爸”,一想到这个男人对她的种种,用“他”代替。

叶风不理会辛兰,对着这个人渣又是一顿煽,解气之后,他一脚将辛三踢翻在地:“滚,下次再让我见到你为难辛兰妹子,我就要了你的命!”

辛三从地上爬起,仓惶奔逃。

叶风这才对辛兰笑道:“这样的人,你不一次把他打怕了,下次还会来找你的麻烦!”

辛兰擦掉眼上的泪痕,露出笑容:“叶哥,我知道。对了,你怎么会在这里?”

叶风本想逗逗辛兰,说“我来这里是来找你的”,一想到辛兰的性格,正儿八经地道:“我来这里找一个人。”

辛兰道:“这里人多眼杂,想找一个人很是麻烦。我在这里住了二十来年,你给我说说,说不定我能帮得到你!”

二十来年,也就是说辛兰从一出生就在这里,或许她能帮得上忙。

想到这里,叶风赶紧掏出手机,把那个男人的照片递到辛兰面前。

辛兰思考一会儿,笃定地道:“这个男人我见过,我知道他在那里。”

这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叶风的语气都颤抖了:“他在哪里,快带我去!”

他浑然没有注意到,拉着辛兰手臂的手因为过度用力,使得辛兰感到疼痛。

“张哥,打我的家伙就在前面!”巷口处传来辉哥的声音。

一大伙人气势汹汹地朝这边走过来,走在最前面的,正是张虎。

须臾间,张虎带着四十来号人,乌泱泱一大片地涌入巷子里。

叶风一抬头,哟,这么快就跟张虎见面了。

张虎一见到叶风,下意识地吞了口唾沫,怎么是他?

上次叶风让他在伍青面前丢尽了面子,见到叶风的本能反应就是畏惧。

回去后,伍青气得连煽了张虎数个耳光,骂他是猪脑子,根本就是被叶风骗了。叶风就是一个废人,而张虎的力气最少有二百斤,怎么可能不是他的对手。

转尔,一股怒气涌上张虎的心头,手中的铁链足有儿臂粗,横声道:“姓叶的,上次你爷爷我着了你的道儿,这次我非得把你腿打断!”

呼地一声,张虎一抖手中的铁链,这铁链的尖端装有倒刺,一旦被顶部扫中,倒刺钻入人的体内,硬生生地能拉下一块血肉。

见到张虎出手,辉哥跟打了鸡血似的,兴奋异常:“敢得罪我,小子,看张哥不弄死你!”

“大哥一出手,这小子恐怕只有半条命了!”

“张老大的铁链,可不是谁都能接得了的,这小子从哪里来的胆子,敢跟张老大做对!”

张虎底下的小弟,无不大吹法螺。

辛兰脸色都白了,一颗心几欲跳出胸膛。

叶风踏前一步,牢牢地抓住铁链,往回一夺,张虎整个人被带得扑倒。

笑话,一个明劲境的武者,敢在化劲境的强者面前卖弄,不是找死,那又是什么。

张虎脸部刹地,被拖得火辣辣地疼,拉出数十道长长的血痕。

刚站起来,叶风再次一拉,不知怎么的,像施了魔法一样,铁链在他脖子上牢牢圈了数圈,箍得他面如猪肝。

叶风悠闲地问:“你想当我爷爷?”

张虎也是醉了,伍青老大这不是坑我吗?

上次叶风说三招败我,现在我怎么一招就败了。谁说叶风只是一普通人,明明劲力比我大得多。

这么想着,张虎的一张脸皱成疙瘩,谄笑道:“叶风,你是我爷爷,你是我爷爷!”

命都快要没了,张虎哪里还会顾忌颜面。

叶风都被这家伙的操作气笑了,如张虎这样的打手,说白了也不过处在底层,从来不知道什么叫节操。

一脚踢在张虎的屁股上,把对方踢得远远的:“滚——”

张虎踉跄着从地上爬起。

辉哥跳脚,指挥着众小弟:“上,给我上!”

这群小弟操起家伙,就要群殴叶风。

张虎气急败坏地一巴掌抡得辉哥原地转了三圈:“这里的人听你的,还是听我的。统统都不允许上,全部给我撤!”

辉哥捂着脸,敢情张哥这是认定叶风这个爷爷了,受了这么大的侮辱,怎么还让人退走。

当然,这话他也只敢在心里想想,要是说出来,估计明年坟头草长得就有三尺高了。

一众人来得快,去得也快。

离叶风远远的,张虎的眼睛才流露出滔天的怒火,问辉哥:“你知道我刚才为什么打你吗?”

辉哥捂着脸:“张哥,你真得要我说?”

张虎虎着脸:“说。”

“叶风实力很强,你真心想认他这个爷爷,然后找个靠山!”

张虎一顿拳打脚,辉哥半条命都没了。

朝着辉哥身上吐了一口唾沫,张虎骂道:“不长脑子的东西,白痴!伍老大已经派出阎王庙盯着,叶风活不了多长时间了。我跟一个死人计较那么多,我闲着淡疼吗?”

一听说阎王庙,众小弟吓得大白天也不敢大口喘气。

阎王庙是伍青特意培养出来的杀手组织,精于暗杀之道,总共有十二个人,号称十二阎君。在灵州,凡是被他们盯上的人,有死无生。

辉哥本来半条命都没了,听到阎王庙要暗杀叶风,立马又活过来,从地上跳起:“张哥,有阎王庙出的,这小子怕是蹦跶不了几天了。”

张虎一见辉哥还有精神,夺过一个手下的武器,没头没脑地朝他抡,直到辉哥进气多出气少,他这才解恨。

等张虎走后,辛兰带着叶风去找那个男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