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章 可怕的人贩子

他们来到的地方,是湖山公园。

其时正是夏末,暑气未消,公园当中人来人往。

叶风心头一凛,看来那个男人是惯犯,现在有很多人带着小孩出来玩,正是他们拐卖人口的最佳时机。

辛兰一见到小孩,笑得跟个天使,主动拿出叶风给她买的山楂糖球分给眼馋的小孩子。

而经过他们身边的人,不时向他们行来注目礼。

一个老人的声音传入辛兰的耳朵里:“看人家这对小年轻,真是郎才女貌,看着都养眼。”

辛兰的脸更红了,偷偷看向叶风,叶风显然正在全副心思地寻找那个男人,并没有注意到辛兰细微的表情变化。

走到一处开阔的地方,那里有十来个人围着,对着场内指指点点。

叶风没心思看热闹,一个女人凄苦的声音传入耳朵,几欲断肠:“孩子,还我的孩子,这是我的孩子!”

叶风猛地驻足,这个女人的声音,让他想起那些被人贩子拐去孩子的苦命女人,他鬼使神差地向人群中走了过去。

“这女人就该打,我要是她的婆婆,我也恨不得打死她!”

“你都离婚了,还想着把孩子偷出来,上个孩子都被你打死了,你又要对这个孩子下手!”

“从你肚子里掉出来的肉,你怎么就这么狠心?”

辛兰好奇地问一个路人道:“叔叔,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这路人指着场中被一对老年夫妇殴打的女人:“这个恶毒的女人,因为打死了自己的孩子,前夫跟她离婚了,没想到今天他趁着夫家没人,又跑到家里把另个孩子偷出来,想带走。你说这样的女人该不该打?”

辛兰毫不犹豫地道:“当然该打,哪有对自己孩子如此恶毒的。”

侧目看向叶风,叶风微微摇了摇头,迈步走到正中,一把抓住不断殴打老头的手。

老头暴怒道:“这是我的家事,你管我做什么?各位,你们给评评理,我打我这恶毒的儿媳妇有错吗?”

“没错,她活该被打!”

“哪里来的不懂事的小伙子,快站到一边去!”

“管闲事不是你这样管的,莫非你看上这个女人不成?”

路人纷纷指责叶风,连辛兰也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女人始终被打得只能间或说句话,现在她总算说出一句完整的话:“我根本不认识他们,我的公婆在老家。”

这又是一个大瓜,路人这下子全懵了,不认得?这怎么回事?

老太婆急着跳了起来:“她说谎,她的名字叫李梅,就晚的儿媳!”

叶风诈他们道:“官差来了!”

老头二人猛地扭头朝外面看去。

这个心虚的动作,使得有些路人完全明过来,这老头老太婆才是真正的坏人。

叶风指着孩子道:“你们看,这孩子只有一岁,还不会说话。但是看到母亲被打,他着急地伸出双手,嚎啕大哭。试问一个母亲若真是虐待自己的孩子,他会如此吗?”

路人再次懵了,叶风说得好像有点道理。

老太婆走到玩具车前,抱起孩子。这孩子的头扭向一边,小手拼命地乱抓着。

老头的脸色明显慌了:“你胡说,我就这孩子的亲爷爷。孩子向着亲生母亲,那是天性!”

叶风冷笑,这死老头明显是不见黄河心不死,他虚晃一招,对方竟然低头想要避开。

看来,也是个练家子。

“你们看这是什么?”叶风的手里多了一样东西,却是一个人皮面具,老人的真容暴露在众人视线里,年纪最多三十岁,脸部光滑,没有任何皱纹。

所谓的孩子的爷爷,根本是无稽之谈!

老头一摸脸上,发现凉嗖嗖的,少了样东西,知道事情败露,袖子中飞出一把短匕,寒光闪闪,挽出数个刀花,朝叶风刺了过来。

叶风微讶,这家伙的身手不弱,竟还会夺命十三式。

可惜,在叶风这样的化劲境武者看来,夺命十三式最少有七处破绽,叶风空手入白刃,哐啷一声,短匕掉地,叶风飞起一脚,正中男人的太阳穴,他昏厥当地。

行云流水一样的操作,引得路人们拍手叫好。

辛兰的内心是震撼的,想不到现在的人贩子手段层出不穷,敢在光天化日之下冒充他人拐卖小孩,可笑她刚才还跟着路人一样,认为这女人活该被打。

见到同伴昏厥,老太婆手中多了一尺长的长钉,正抵在这孩子的天灵盖上。

“放了我,让我安全离开,不然这孩子就得跟着我陪葬!”

女人更是哭得几欲断肠,对着老太婆咚咚地磕头,头都磕出血来:“求求你,放过我的孩子,你要我做什么,我都答应!”

老太婆越发得意,环视着众人,抱着孩子,一步步地向圈外退出。至于他的同伴,死活都不是她关心的,她只想全身而退。

叶风的眼神让她极度不舒服,在这个男人面前,她从心底竟产生出一丝丝的害怕。

手边是一个护栏,她必须腾出手来将护栏挪开。

在她推开护栏的过程中,难免分心,银针稍有松懈。

叶风早就算到了,手指叩着一枚小石子,携带凌厉的风声,速度可谓电光石火,正中老太婆的眉心。

众人还没有反应过来,老太婆直挺挺地向后倒去。

女人第一时间抱起孩子,发现孩子安然无恙,她这才松了一口气,走到叶风面前,就要向叶风磕头。

叶风赶紧扶起她:“大姐,你这是什么?我不过顺手为之,你千万不要放在心里。这会儿风大了,赶紧带着孩子回去吧。”

众人不吝赞美之词地夸奖叶风,叶风带着辛兰走出人群。

走了没多大会儿,女人迎上来,提醒叶风道:“小哥,你可要小心了,这伙人还有同伴,我记得刚才进公园时,跟一个戴鸭舌帽的男人撞了一下。他右眉心有一道青疤,看起来样子很是凶恶!”

叶风赶紧问道:“大姐,你是说你遇到了那个右眉心有疤的男人?”

女人被叶风的神态吓了一跳,木然点头:“是啊,小哥,你怎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