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 抓捕江浩

女人的话,透露出一个信息,这个男人今晚就在这里。

匆匆说了句“谢谢”,叶风拔步向在公园里展开搜索,辛兰快步跟上。

她第一次见到叶风如此着急,知道这个男人对于叶风来说,非常重要。

其时,天色向晚,若有若无的暮气笼罩,公园里散步的人们陆续离开。

叶风如没头苍蝇似地寻找一会儿,反而冷静下来,回身对辛兰道:“你在公园的出口守着,一旦遇到那个男人,记得不要惊扰他,给我发短信通知我。”

这个公园不大,总共也就二十亩方圆,出口只一个。叶风话语刚落,辛兰一路小跑地去向出口。

叶风则开始地毯式搜索,那对假扮老夫妻的人贩子既然被叶风识破计谋,那个男人必有所察觉。如果叶风是他的话,肯定会想到出口处有人盯着,必然会先潜伏在公园里。

论追踪觅迹的功夫,叶风绝对是一流水平,凡是被他搜索的地方,对方绝不敢藏身。

范围在一点点地缩小,公园里唯一没有搜索过的地方就是那片人工湖了。

夜色初上,人工湖的岸边蹲着几个钓鱼人,夜光浮漂随水流上下浮动。

叶风一出现,就发现几个形迹可疑的人,时不时地朝岸边方向偷看。

一个距离叶风最近的人,口袋鼓鼓的,他抬腕看表时,露出一截蓝色的衣袖,这是官差的公服。

叶风正欲到水边查看,被一个陌生女人拦住去路,她有一双威严的丹凤眼,贴近叶风的耳朵,用细不可闻的声音严厉道:“不能过去,官差在这里办案!”

叶风同样小声道:“大姐,你看看你的人伪装起来一点儿都不专业。一个扫地的工人,脚上穿的鞋崭新。右手边那对情侣,两人牵着手,中间都能过火车了。还有……”

官差连带面前的陌生女人,总共有九个人,叶风把破绽一一点出。

女人不服气道:“我们伪装得差,要抓捕的恶贼智商未必就高,哼——”

叶风没时间跟这女人瞎扯,推向女人。

女人亦不示弱,手臂如同蛇一样缠向叶风的手,这是小缠丝手的功夫,竟有三分火侯,最少是暗劲武者,才能修习。

通常女人用出小缠丝手,别人无论如何也是避不开的。

但叶风身形几乎没动,随便往前一跨,女人的手抓空了,她愣在当地,气呼呼地想要开骂。

今天抓不住那个恶贼,她就把叶风带到衙门里,蜡烛、小皮鞭伺候。

叶风刚到水边,人工湖上骤然窜出一艘摩托艇。

一个钓鱼人纵身一跃,两腿交替,飞身上了摩托艇,嗖地一声,风驰电掣一般到了湖中心。

这货当真能忍,在官差和叶风的搜捕下,安之若素地钓鱼。

好在同伙及时赶来,叶风棋差一步,被他先行逃到湖中心。

女人气得跺脚大叫:“说了不让你过去,你还要过去,这个可好,我们辛苦搜捕三个月的恶贼江浩就这样逃了!”

叶风无语了,关我什么事,就你们这智商还能抓得住江浩,拜托你们动点脑子。

几个官差拿出枪来,砰砰地朝摩托艇射击,徒然溅起几朵水花。

江浩不打算走,在湖中心挑衅官差:“就你们还想抓得住我,一群没用的东西。”他放声大笑,笑声中充满讽刺。

叶风看得清楚,江浩就是他寻找的那个人贩子,只要抓住他,就能问出妹妹的下落。

绝不能让他逃了!

叶风捡起一块石头,在手里掂了掂,隔着三十来米的距离,飞掷出去。

江浩确定叶风得了失心疯,相距这么远,石头中途就会掉进水里,闹着玩的吧。

正这么想着,只见叶风又抛出一块石头,正好撞在先前飞行的那块石头上。

这块石头被撞之后,原本将要落下,突然凭空产生了力气,当地一声,打中摩托艇的油箱。

油箱里的油奔涌而出,摩托艇立马熄火,在原地转着圈圈。

江浩的同伴急了:“老大,油箱破了,我们这下应该怎么办?”

叶风借来一个钓者的钓竿,双脚踩在钓竿上,说来奇怪,他踩在钓竿上,钓竿竟然不沉。

手拿另只钓竿当桨,叶风向湖心划过去。

官差和这几个钓鱼人见到叶风这样的操作,高声喝彩,惊为天人。

女人不屑道:“哗众取宠,炫技而已!”

身边另个官差道:“厉捕头,你也能像他那样吗?”

厉捕头闭紧了嘴,人家炫技是有那个本事,就她一入水,恐怕立马会沉下去。狠狠地瞪了手下捕快一眼,厉捕头吼道:“不说话别人会把你当哑巴吗?”

江浩拿起摩托艇上的弩枪,瞄准叶风射出。

弩箭划破空气,朝叶风面门射来。

在水中不比陆地,叶风挪腾闪避几乎没有空间。

众人的心悬在了嗓子眼上,他们断然没有想到,江浩狗急跳墙,敢用弩箭射击叶风。

然而,叶风钓竿向右一点,足下的钓竿向右一移,间不容发的时刻避开了致命的弩箭。

江浩不给叶风喘息的机会,弩箭接连点射,同时射出三只弩箭,呈品字形封锁了叶风前、左、右三个方向。

这下叶风无论如何也逃不开了。

众人的心刚放下,又提到了嗓子眼。

好在叶风距离摩托艇不远,舍弃了钓竿,凌空飞起,如同一只苍鹰一样凌空扑击。

江浩急红了眼,拉动弩箭还要再射,发现弩枪空了。

抛下弩枪,大喝一声:“跳!”,与属下双双跳入水里。

叶风踩到了摩托艇上,眼见江浩与手下钻入水中。他一点儿也不着急,看到舱里有大小不一的铅块,拾起两块,眼睛盯着水面。

等到江浩与属下露头换气之时,叶风抛出铅块,正中两人的后脑,他们脑袋流出的鲜血立时涌出血泉,染红了湖面。

又两块铅块出现在叶风的手里。

“你们两个信不信,再向前游,我立马要了你们的命!”

刚才叶风已是手下留情,要不然,江浩和他的下属早就死在湖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