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七章 杀阎罗和病阎罗

叶风连连摆手:“没有什么能教你的。”说罢,赶紧离去。

苏锐皱着鼻子,气得跺了一下脚,像她们两个,在学校里是出了名的大美女,只要一句话,不知道有多少男生抢着给她们做事。

叶风竟想也不想,直接拒绝。

岳桃看着好闺蜜的表情,偷偷直乐。

来到孙眉的车前,孙眉打开车门,叶风坐了进去。她问道:“考试肯定不及格吧?”

叶风头靠在头枕上:“你说不及格,那就不及格了。”

孙眉追问一句:“真得不及格?”她倒是真想看看叶风出糗的样子。

叶风撇了一下嘴:“假的,满分。”

“什么,满分?”孙眉差点开车走神,这……她虽然第一次就通过考虑,也不过堪堪过了分数线。

叶风连资料都没有学习,就拿了个满分。人比人,真得没法比。

车子沿着回路,驶进一段荒芜人烟的道路。

嗤地一声,右前轮被扎破了,前半截低爬着。

孙眉恼恨地一拍方向盘,问叶风:“你会换胎吗?”

回头一看,叶风将车门打开一条缝,神情郑重:“你呆在车上不要下来!”

孙眉知机闭嘴。

叶风下了车,走到右前轮,轮胎上扎着一个有三支棱的铁器,黑黝黝的,像是一件暗器。

在扎胎之前,他听一声轻微的声响,确定是有人故意为之。

叶风冷喝一声:“既然来了,就现身吧。”

最前面的,是一个如竹竿一样的瘦子,整个人看起来就萎靡不振,唯独太阳穴高高耸起。

跟在他身边的,则是一个拄着拐杖的老太婆,那根拐杖黑黝黝的,最少也有七十斤。

他们是阎王庙里的病阎罗和杀阎罗。

病阎罗上下打量叶风:“主子告诉我,要我们阎王庙杀一个叫叶风的家伙,特意嘱咐最少出动二个人,我道是个长了三头六臂的家伙,再在看来,不过尔尔,我一人就能要你的命!”

老太婆桀桀怪笑:“病阎罗,还是我老太婆出手,你在一阵给我押阵即可!”

两人完全将叶风当成空气,自顾自地抢功。

叶笑插嘴道:“你们商量好了吗?我给你们出个主意,你们两个一起上!”

两人最终决定下来,杀阎罗先上,只见杀阎罗手中的拐杖往地上一顿,柏油路面火星乱冒,被砸出一个坑来。

单手举着拐杖,乱披风杖法舞得风雨不透,防守之中也有进攻,那呼呼的风声,更有乱人心神之效。

孙眉躲在车里,见到老太婆身材瘦小,几近皮包着骨头,她很难想像,对方如同鸡爪子一样的手能舞得动比自身还要重的拐杖。

眼见叶风将要被扫到,孙眉的心都提到嗓子眼,忍不住捂住嘴巴。

突然间,叶风一个拔身,正好落在老太波的杖头,身形潇洒至极,全身的衣服鼓荡饱胀,好像随时欲乘风而去。

骈指如剑,叶风居高临下地点向杀阎罗的额头,奇疾无比。

杀阎罗无论如何也甩不掉叶风,对方的两只脚就像钉在了杖头。

炎热的夏天没有风,叶风的衣服分明是力道运用到极至,这才会出现的异相,这一指的力道最少也有千斤,杀阎罗无论如何也不敢被点到,只得弃杖,仓惶后退。

谁知叶风穷追不舍,那一指还是迅速逼近。

杀阎罗不顾形象地就地一个懒驴打滚,这才避开了叶风的一指。

要说叶风现在也不过化劲境,但对于力道的运用,却是结丹境武者都不能比拟的。

杀阎罗一招被打败,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

病阎罗嘲讽道:“早就劝你不要丢人现眼了,你还是不听,这下吃了大亏了吧。”

杀阎罗脸色发白,嘿嘿冷笑两声:“病阎罗,这小子邪门得紧,你还是小心一点,要不然,估计今天你的命就交待在这里了。阴沟里翻船,可是常有的事情!”

病阎罗踏前一步,呼地打出一掌,直直印向叶风的胸膛。这一掌平平无奇,掌心之处却出现淡红的颜色,明显对方炼就了朱砂掌一类的横炼功夫。

杀阎罗虽出言讽刺,见到病阎罗的掌力如此了得,亦心在想,叶风这小子怕不是杀阎罗的对手。

叶风亦相对拍出一掌,这一掌软绵绵的,好似没有任何力道。

两掌交在一起,没有任何声响。

车内的孙眉更是奇怪,这两人倒不是像在对掌,而是像表演一样。

病阎罗哼了一声,对方敢跟他对掌,这明显就是找死,朱砂掌的力量能侵入经脉,火毒的力量更是让人全身就像灼烧一般。

凡是中他朱砂掌的人,无不心脏枯焦。

就在他得意之际,突然间感到一股柔和的力量将朱砂掌的火毒包裹,又送向他的经脉。

一时间,病阎罗像看到了杀一样,怎么会有这样的掌法,能将他的火毒再次送回来。他想撤掌,奈何叶风的手掌牢牢将他的手掌吸住。

火毒侵袭进病阎罗的经脉,那种如同烈火奔涌的感觉,一发不可收拾,沿着手臂迅速地向心脏蔓延。哪怕他一发狠,左掌拿出一把短刀,切了自己的右臂,仍是没来得及。

倒在地上,病阎罗就像缺氧的鱼,嘴里吐出灼热的气息,左右打滚。

叶风淡淡地道:“你父是金头陀吧,他就死在我的手里。”

病阎罗的师父却是金头陀,专做采阴补阳的缺德事,三年前被杀,死相奇怪,像中了自己的朱砂掌。

听到叶风的话,病阎罗明白过来,原来师父跟自己一样,都是这么被杀的。

再呼吸几口,病阎罗没了气息。

叶风看向杀阎罗,杀阎罗连连后退,好像叶风才是真正的阎罗。神经崩溃,杀阎罗发出一声惨叫,向后急退,她再也没有丝毫斗志。

叶风随手捡起杀阎罗的短刀,随手一掷,短刀正中杀阎罗的后心,从前胸透出,他向前奔跑了几步,这才跌倒在地。

连杀了两名杀手,叶风站在原地,看向一棵枝桠浓密的树:“你还不出来,还是要我请你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