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八章 颤针传说

枝丫一阵晃动,只见一个年轻人从树上飘下,玩味地看着叶风:“能告诉我,你是如何发现我的吗?”

“他们和我打斗,都没有用暗器,明显还有第三个人在。”

这点倒是很简单,年轻人点头,是个人都能猜测得到。

但他的轻身功夫一向不弱,几近雁落无痕,他自问没有在这里留下一丝痕迹。

叶风接着道:“你的轻功确实了得,我见过的人中,你的轻功算是不错的。可惜,在我与他们打斗的过程中,你的心跳出现紊乱,我听到了。”

年轻人心中大惊,叶风的听觉竟然如此厉害,能在二十米之外听到他的心跳。

叶风长年居住在青羊谷,那里被称为还没有人踏足的地方,夜深人静,到处都是大自然的天籁之音,听觉自然异于常人。

李长生选择在那里教习叶风,更是为了能让叶风亲近大自然,明悟道法自然的原理。

正因为这点,叶风这才听出了千手阎罗的存在。

千手阎罗虽然心惊,但他的暗器乃是一绝,叶风在没有攻击到他之时,恐怕就会死在他的手上。他有着绝对的自信。

猝不及防间,千手阎罗掷出上百道暗器,这些暗器有的拐着弯儿,有的在飞行中分裂成数个,有的闪烁蓝汪汪的光芒。

撒出暗器之后,他轻身步法飘忽,赶紧退到另一边。他身形之快,在原地留下一道道残影。

在他发动的一刹那,叶风消失在原地,声音出现在千手阎罗的背后:“你太慢了!”

千手阎罗所修的轻功,乃是浮光幻影步,速度之快,他人望尘莫及,但他怎么也没有想到,叶风的速度竟比他还要快。

他的心头蓦地想起一种步法,名字为玉虚步,师父临终前,曾特别交待过,千万别碰到会玉虚步的人,浮光幻影步想要跟玉虚步相比,连提鞋都不配。

“玉虚步!你是——”

这是千手阎罗最后的一句话,倒地时,脸上写满震惊。

叶风秒杀阎王庙的三位阎罗,坐进车里。

对于这样的杀侥,孙眉一向淡然视之,没有半点骇怕之色。

叶风在考虑,要不要将孙收培养成自己的人。

一路上,两人无话,进入闹市区的时候,叶风接到范佳璐的电话,声音里带着哭腔,又急又怕:“叶风,我爸他住院了。”

叶风赶紧问道:“在哪个医院?”

“灵州五院!”

“我马上过去!”

仓惶间下了车,孙眉望着叶风的背影,眉头不自觉皱起,这小子都到哪都沾桃花。

这是要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吗?

急急地向出租车说了要去五院,叶风坐进出租车内,一路向五院而来。

见到叶风,范佳璐一头扎进叶风的怀里,哭成了泪人。

叶风轻轻拍着范佳璐的后背:“怎么回事?”

范佳璐断断续续地把事情说明,她正在上班,接到学院的电话,说范右军正在讲课,突然倒在讲台上,已就近送到五院。顾不得上班,她火速赶到这里。

没能与父亲见面,他已被送到ICU。

ICU的灯还红着,手术正在进行中。

叶风安慰范佳璐道:“没事的,范叔是个好人,吉人自有天相。”

范佳璐这才离开叶风的怀抱,点了点头,两人坐在ICU外面的椅子上,静静等着结果。

过了一个小时,ICU的门打开。

范佳璐箭步走到主治医师面前:“牛医生,我爸怎么样了?”

牛医生摘下口罩,遗憾地摇摇头:“对不起,节哀。你父亲没救了!”

范佳璐泪水肆意流淌,就要给牛医生跪下:“牛医生,求你救救我爸!”

牛医生叹了口气,他被范佳璐的真诚感动:“不是我不救,现在你爸还没有停止呼吸,他颅内出血,偏偏以前伤到的头骨,正好压住了那块血肿。不能动手术,只能通过针灸治疗。我倒是对针灸稍微懂些,可是有一种针法,名字叫颤针,早就失传了。”

叶风问道:“什么是颤针?”

牛医生看向叶风,解释道:“颤针就是扎入穴道的那根银针,必须不断颤动,最少维持一个小时。”

叶风道:“我可以试试?”

救死扶伤的天职使得牛医生不愿放弃每一个病人,只要有一丝希望,他都愿意尝试。听说叶风能让银针维持一个小时颤动不休,他马上道:“好,你跟我进手术室。”

叶风穿上消毒服,跟着牛医生进入手术室。

进手术室前,他向范佳璐投来一个笃定的眼神,范佳璐莫名地心安。

进入到手术室里,另个年轻的医生不悦地看向叶风:“牛医生,不相干的人你带进ICU里,这是什么意思?”

牛医生介绍叶风:“这个年轻人说他会使用颤针?”

“颤针?”年轻医生讽刺地笑道:“中医早就落后了,我从外国刚进修回来,那里的医术比大武要发达得太多,严格的手术程序尚且不能救治这位病人,你妄想通过中医的针灸将他救活,这根本是不可能的事情。”

面对年轻医生的责难,牛医生不介意地笑道:“试试就知道了。如果我们再不救治,那这个病人马上就要死亡了。病人是第一位的,不是吗?”

年轻人退到一边,坐在一张凳子上休息:“如果治不好的话,我想牛医生你的名声可就砸在这里了。”

牛医生不回话,拿出一个长短不一的针盒,在范右军的身上扎了数针,最后一针,他交到叶风手里:“你知道天枢穴在哪吗?”

叶风点头。

牛医生拍拍叶风的肩膀:“能不能救活他,就看你了!”

叶风脱掉手套,拿起一块碎玻璃,握在手中,鲜血淋漓而下。

年轻医生猛地站起,指着叶风大骂道:“傻鸟,ICU里必须保持高度的清洁,血液会污染手术室,你难道连这个也不知道吗?”

没有时间了,叶风回头,杀气森然,狠狠地瞪了这年轻医生一眼,年轻医生感觉灵魂都好像从身体里面冒出,怔怔地不敢说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