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九章 范右军清醒

这眼神真得好可怕,他这一辈子都不想再遇到第二次。

那种感觉,就像浑身浸在寒冰之中。

当然,叶风是不得以而为之,留给范右军的时间不多了。

玻璃扎入手掌,又深入了一分。

牛医生看得胆战心惊,这个年轻人对自己太狠了,居然在使用几近自残的方式。

但他这样做是为了什么,牛医生不得而知。

点点滴滴的鲜血还在顺着手掌滴下,整个ICU里面静极了,只能听到轻微的呼吸声,和鲜血滴在地上的声音。

一股内劲顺着叶风的经脉,澎湃地奔涌着,如狂涛怒浪一样,冲击着的右手阴肺经。

终于到了爆发的时刻,银针刷地一声,正好钉在范右军的天枢穴,不多不少,正好深入半寸,针尖嗡嗡做响,颤抖不休。

牛医生控制不住心头的喜悦,惊喜叫道:“成功了,成功了!”

意识到这里是ICU,他这才闭嘴,脸上犹自带着兴奋不已的神情。

余光中,他瞥见叶风面色惨白,身形摇摇欲坠,立马上去扶住叶风,小声问道:“你没事吧?”

叶风摇摇头,牛医生拿出酒精纱布,来为叶风包扎。

那个年轻医生不阴不阳地冷笑道:“就算他使出了颤针,病人的心电图依然隔几分钟跳动一次,性命明显还是没能从鬼门关拉回来。值得你们这么高兴吗?”

牛医生选择无视年轻医生所说的话,低头不语。

突然又一声尖叫响起:“你们快看,这简直是奇迹!”

另外一名医生忘形大叫,这名年轻医生眼睛瞪大,不敢置信地看着心电图,范右军的心电图呈现波形,正在有规律地跳动着。

他拿起听诊器,放在范右军心脏的位置,心跳的声音蓬勃有力,这说明病人确实摆脱了假死,已经与正常人无异,只是麻药的效果还没有过去。

睁开眼睛,范右军虚弱地问道:“医生,我没事吧?”

牛医生笑了:“你没事,就是血糖太低。”

这是他的职业习惯,不让重症病人知道他的病情。范右军挣扎着想要坐起,牛医生赶紧道:“你还需要休养几天,别乱动!”

范右军这才不再乱动,只是当他的目光看向叶风时,带着毫不掩饰的讨厌。

ICU的灯再次亮了,一从医生走出。

范佳璐飞步迎了上去:“牛医生,我爸的情况怎么样?”

牛医生呶呶嘴,示意众人远离ICU,以免被范右军听到。

到了他的就诊室,牛医生看向刚才跟他为难的那名年轻医生:“杨医生,我知道你是从进修回来,学习了很多先进的西医技术。这很好,但是我还是有一句话忍不住想说,大武历经三十六朝,延续五千年。中医一直是一个热门,不是你能妄自菲薄的。”

杨医生不屑地点点头,如果他的老师霍夫曼在的话,一定会让牛医生看到什么才是真正的西医。

打发走杨医生,牛医生看向叶风:“我能单独和患者亲属谈会儿吗?”

叶风退出,为他们关上门。

范佳璐急不可耐地问:“牛医生,我爸的情况到底怎么样了?”

牛医生拿出两张颅内CT,是针灸前后的对比图,从这两张CT中,能直观地看到范右军颅内的肿瘤已经缩小了将近一半:“再有一次颤针治疗,我想你爸就会好得差不多了。”

范佳璐又红了眼:“牛医生,我真得不知道应该如何感谢你,要不是我,我爸他恐怕……”

牛医生摆手,朝着门外扬扬下巴:“你最应该感谢的是那个叫叶风的小伙子,他为了使出颤针,手握尖锐的玻璃碎片,这才完成了颤针。如果不是他,那你爸今天可就难说了。”

范佳璐心神剧震,小的时候,谁敢欺负她,叶风必然挡在她的前面。如今长大了,叶风依旧是守护她的那个人。他从来没有在自己面前炫耀过自己对她的帮助。

叶风的关爱是无声的,不管有没有注意到,一直都在。下意识地向门外看了一眼,范佳璐默默地咬了下嘴唇。

牛医生低低地吟了一句:“易得千金璧,难得有情郎。叶风对你的情谊,值得你去珍惜。”

连他也不知道,他为何会说出这样一番话,竟然为叶风做媒。

范佳璐的脸刹时红了。

牛医生对她道:“你先出去吧,麻烦把叶风叫进来,我有话跟他说。”

范佳璐愕了一下,牛医生与叶风之间会有什么话说呢。不过,她依旧照做。

叶风进来,关上门,歉意道:“我刚才吓到了杨医生,还请牛医生代为转答我的歉意。我真不是故意的,当时就想着一定要救活范叔。”

牛医生欣慰地笑了:“叶风,你能有这份胸襟,那杨医生与你相比,断然不及。”

话题一转,牛医生道:“如果我看得不错,你其实只有化劲巅峰的实力,刚才所使的万劫不灭手,最少也要结丹境才能使用?”

叶风点点头,内心掀起轩然大波,牛医生与他不过相处一个小时的左右时间,观察入微,居然看出了这么多:“你也是武者?”

牛医生摆摆手:“我不是武者,我是医者。我还看出,你的丹田被费,想要登堂入室,达到结丹境,是不可能的事情。”

叶风傲然一笑:“达不到结丹境,那又如何,我自会想办法突破!”

言语之间,傲骨铮铮。

牛医生大笑:“好,我就喜欢你这样的年轻人,如果我能有办法帮你重塑丹田,不知道你愿意吗?”

叶风顿时感觉到脑海里一阵嗡鸣,牛医生居然能说帮他重塑丹田,他的语音不自觉地多了一丝颤抖:“若果真如此,牛医生,你就是我的大恩人。”

牛医生赶紧摆手:“现在说这话还为时过早,能帮你重塑丹田的人不是我,而是我的师尊,他老人家每年的八月十五,都会回灵州,到时我带你去找他!”

叶风郑重一抱拳:“多谢。”

他多嘴问了一句:“不知牛医生的师尊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