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章 去范佳璐家吃饭

牛医生负手而立,声音对他的师尊充满尊敬:“我的师尊姓阎讳世秀,被人们称为生死针!”

一针生,一针死,果然是生死针阎世秀。

孙岳就曾经说过,如果这个世上有人能救助叶风,那这个人必然是阎世秀。

尽管心中早有猜测,听到牛医生亲口说出“阎世秀”三个字,叶风还是一懔。

牛医生笑眯眯地看着叶风:“叶风,我的名字叫作牛裕。你称我一声‘牛大哥’即可。”

叶风喊了一声“牛大哥”。

牛裕甚是高兴:“等过几天,我给你打电话,咱们兄弟两个一起好好地喝上一顿。”

叶风亦是豪气大笑:“正应如此!”

出了牛裕的就诊室,范佳璐快步迎了上来,抓起叶风受伤的那只手:“叶风,你没事吧?”

叶风摇摇头,不在意地道“些许皮外伤,没有事情。”

范佳璐的眼睛红了,心痛地道:“你骗我,牛医生可是真真地给我说了,你为了救我爸,用玻璃刺破掌心,这才使出颤针来。”

说着说着,两滴清泪挂在脸颊,楚楚动人。

叶风伸出手,为她拭去脸颊的泪水:“傻姑娘,还真是个爱哭鬼!”

范佳璐破涕为笑:“你才傻,你才傻……”

叶风无奈:“好,我傻,我傻。”

范佳璐坚持道:“叶风,不管如何,今天你哪里都不要去,我要请你吃饭。”

叶风点头:“好,你请我吃饭。你们与我家是多年的老邻居了,范叔人又那么好,我要是不救他,那我真不是人了。”

范佳璐嘀咕一句:“我爸真又你说得那么好,我怎么就没有深得。”

叶风没听清:“你说什么?”

“哦,没说什么。”

两人一起出了医院,坐上出租车。

范佳璐抢先报了家里的地址。

叶风愕然道:“怎么去你家?”

范佳璐又急又快地道:“去我家怎么了,你嫌我做得饭不好吃吗?”

叶风赶紧道:“不是,不是。”

范佳璐愉快地道:“那就这么决定了。”

到了范佳璐家里,范佳璐套上围裙,去厨房里做饭。不在外面吃,其实她心里有事,她从小在四邻右舍眼里,都是乖乖女,从来没有做过出格事情。

但是今晚,她想做一件出格的事情。那就是把自己交给叶风。一想到这事情,她的脸颊就着了火似地发烫。

饭菜做好,范佳璐特意从冰箱里取出范右军珍藏的凉州曲。这酒高达五十六度,反正她一喝就醉。

做好一切后,她与叶风相对而坐,开酒瓶的手都在颤抖,充满了做贼心虚的味道。

叶风奇怪地问道:“佳璐,你的手怎么在抖,还有脸怎么这么红?”

范佳璐不答反问:“叶风,你能喝酒吧?”

叶风点点头:“偶尔能喝一点。”

范佳璐又小声嘀咕了一句“那就好”,把自己灌醉,给叶风机会。

叶风依旧没有听清,也没有多嘴。

满满地倒上两杯凉州曲,范佳璐一饮而尽:“叶风,看你得了。”

叶风没有多想,只是叮嘱范佳璐:“你少喝点儿。”

一杯酒下肚,肚子里像燃烧着一团火,范佳璐的脸更红了。

“叶风,还记得小的时候,你对我说过什么话吗?”

叶风迷糊了:“小的时候,我对你说过的话多了去了。”

“就那次暴打过朱强三人的时候,他老揪我辫子的那个。”

“你说朱强啊,我记得,听说这小子成年后,继承了他爸的公司。那时我对你说过什么,我早就忘了。”

范佳璐醉眼迷离,酒晕无端上玉肌:“你说过,说过……”

声音渐至不闻,爬在桌上睡了过去。

就在这时,叶风听到隔壁传来翻箱倒柜的声音,那里是他家,莫非家里遭了贼?

替范佳璐盖上一件衣服,叶风悄悄地将门打开,来到楼道上。

果然,家里的门开了一条缝,锁有撬动的痕迹。

叶风推门的声音极小心,一个黑影背对着他,正在寻找着什么,地上一片狼籍。

叶风掩上门,对那个黑影道:“你在我家找什么?”

那个黑影想不到叶风会突然回来,猛地转过头,黑暗里只见一双灼灼发光的眼睛。

五指上有五个银色指环,上面分别有倒刺,他握紧拳头,朝叶风攻了过来。

对方的速度很快,比叶风的速度还要快上三分,一上来,就是杀招。

叶风的背后起了一层冷汗,这个黑衣人的实力,恐怕达到了化形境。

果不其然,吞吐的拳芒竟有三尺长,凝成实质。

化劲境之后,就是化形境,对方的实力明显要比叶风高一个等阶。

陡然间遇到化形境的高手,叶风自知不敌,临敌机变,原地一个侧身。

没想到黑衣人的手在中途肘部一动,肘部以下的部位一转,竟紧跟而来。

这功夫,明显是释家的功夫!

“你是和尚?”叶风叫破了对方的身份。

对方一愣,明明占据优势,凭空向后飘飞,破开窗玻璃,从四楼跳了下去。

叶风紧跟着跳下,对方早就没了踪影。

一想到范佳璐一个人在家,若这和尚还有同伙,那她的处境就危险了。

火速跑进电梯,来到范佳璐的家里。

范佳璐等叶风走后,终于说出叶风那里对她说过什么,将来要娶她为妻。

可叶风已然听不见,当然,她连自己说过什么,也不会记得。因为说过这句话,她就沉沉睡去。

叶风来到范家,范佳璐还爬在桌子上。他摇摇头,扶着范佳璐进了卧室,替对方脱去鞋子,把她扶到床上。

守了将近两个小时,没有任何动静,叶风确定,那个和尚不会再回来了,就打算离去。

谁想范佳璐翻了个身,迷糊着说了一句:“叶风,不要走!”

拉过叶风的胳膊,枕在他的手臂上。

看到她睡得这么熟,叶风实在不忍心惊扰到她,就这么任由她枕着胳膊。

大晚上,范佳璐在床上滚来滚去折腾得厉害,还发出磨牙声。

叶风实在睡不着,就在暗夜里,靠着床,那么坐着,他也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睡着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