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一章 有人要断孙超的手

早上醒来,范佳璐已经做好了早餐。

见到叶风,她匆匆看了一眼,低下头,小拇指勾了一下鬓边散乱的头发。

叶风正吃着鸡蛋饼,范佳璐鼓起勇气问:“那个昨晚我说了什么?”

她娇羞的小女儿情态,逗得叶风一乐:“昨晚你说了好多话,你想听哪一句?”

范佳璐轻咬了一下嘴唇:“我们之间的事情。”

叶风夹了一筷子菜:“哦,说了,你说了很多我们小时候的事情。”

范佳璐终于抬起头:“别的没有什么了?”

“没有了。”

叶风喝完豆浆:“如果没有别的事情,我就先走了。”

范佳璐抓着头发,那么重要的事情,她居然没说,现在要她清醒时说出那句话,她感觉又没有那个勇气。

唉,等等再说吧。

准备好范右军的那份早餐,范佳璐向五院去了。

距离上班还有二十分钟,叶风接到孙眉的电话,语气很是焦急:“你在哪,快点来公司!”

叶风想问发生了什么事情,孙眉那边挂断了电话。

催促出租司机快点,刚到厂门口,就见孙眉的车停在那里,她站在原地,时不时地左右张望。

叶风一下车,孙眉说了句“跟我走”。

车子启动,两人出发。

叶风注意到后座放着一个大号皮箱,孙眉显得莫名焦躁,不时做出抓头发、拍方向盘、看手机等的动作:“出了什么事情?”

孙眉张口骂了句脏话:“还不是我弟弟,去了青竹帮的地盘赌钱,这下倒好,欠了人家五十万,青竹帮的花豹要剁了他一只手!”

手机响了,是花豹打来的。

孙眉随手接起,花豹阴恻恻的声音响起:“孙小姐,再有半个小时的时间,你弟弟的一只手就没了。”

“姐——救我——”孙超放声大叫,很快声音被打断,传来一声痛苦的惨叫。

孙眉更加急躁,路口差点闯了红灯。

好在他们及时赶到,跟着接他们的花豹小弟顺着电梯,下到地下二层。

花豹坐在椅子上,嘴里叼着烟,花衬衫解开,身上有一条长达两尺的刀疤。

在他的右手边,孙超被五花大绑,脸上有多处淤青,显然吃了不小的苦头。见到孙眉到来,孙超语带哽咽地叫了一声:“姐……”

孙眉对孙超又是心疼,又是愤恨,骂了一句:“你怎么不去死?”

把皮箱递过来,里面放着整整齐齐的钞票。

花豹用眼色示意一个小弟清点了一下,确定无误,从椅子上站起,把烟头摁灭在烟灰缸里:“孙小姐,五十万我是拿到了,可你弟弟破坏了我们这里的规矩,他竟然出老千,这可是要命的事情。我没别的意思,再给我两百万,我就权当这事情没发生过!”

孙眉柳眉一剔,她就知道事情不会这么简单解决,这花豹是出了名的无赖:“花豹,你是要将我当摇钱树吗?”

花豹朝地上啐了一口:“就将你当摇钱树了,你弟弟可是在我手里。”

这孙眉敢只带一个年轻人来他这里,花豹坐地起价,吃定了孙眉。

他却不曾想过,孙眉又不是傻子,敢只带一个年轻人,自然有她的底牌。

孙眉后退一步,对叶风点一下头。

见到叶风插手,花豹拍着自己的胸膛:“看到这伤口了吗?老子当年砍遍一条街……”

“哦,是吗?”叶风玩味地笑了:“你这真得是刀伤,我看不像啊!”

花豹一愣,叶风突然出手,右手卡住花豹的脖子,左手在伤口上一揭,竟揭下一张纹身贴来。

在花豹的理解里,身上有道刀疤,说明他很穷凶极恶。但他又怕疼,所以总是用纹身贴来假装伤口。

被叶风当场拆穿,连孙眉都忍不住笑了,刚开始,她都差点信以为真。

花豹怒吼道:“愣着做什么?给我揍他丫的!”

叶风“嗯”了一声,拔出花豹腰间的匕首,在对方的胸膛轻轻比划:“你不是想要伤口吗?我现在就给你身上添一道。”

冰冷的感觉流遍全身,花豹吓得脸都白了,跟见鬼似地大叫一声:“好汉,饶命——我有血晕症,一见血就晕!”

眼睛向下看,皮肤上渗出滴滴血珠,花豹说得竟是真的。见到血他就晕了过去。

这家伙还真是胆小,叶风不过匕首尖轻轻划了一下,破了点皮。

左右开弓,叶风抡起巴掌啪啪直响,花豹的小弟们看得眼皮直跳。

花豹悠悠醒来,叶风大声道:“我让你昏过去了吗?”

可怜的花豹,脸肿得跟猪头一样,抽了抽鼻子。

“你的命在我手里,我算了算,不多不少,正好值二百五十万。”叶风指向孙超:“放了他,任我们离去,咱们之间就算两清了。”

“好,好。”花豹哪里敢不答应,他今天算是踢到铁板上了,遇上叶风这么个硬茬。再看向慢慢靠近他们的小弟,花豹是真得气,合着就是养了一群废物。

命人放开孙超,他狼狈跑到孙眉身边。

叶风抓着花豹,一步步地退到门口,这才狠狠地踹了对方一脚,接连撞倒数个跟在后面的小弟。

“快走——”叶风催促孙眉姐弟,他独自断后。

花豹站起,愤怒地大喝:“抓住他们,今天要是不弄死他,我在道上的脸可就没了!”

一干小弟腾腾腾地追出。

眼见孙眉姐弟进了电梯,那帮追杀他们的小弟已经追至。

孙眉在电梯里着急地向叶风招手,叶风一发狠,等电梯关上,从地上拿起木棍,抡向追来的小弟,其中一个被当头抽中,身子摇晃几下,倒地不起。

拿着木棍,叶风看向他们:“来啊,你们一起上啊!”

这些小弟们被吓得连连后退,他们看出来了,叶风绝对是个狠角色,谁上去,谁只有挨打的份儿。

叶风退到电梯旁,正要打开电梯,却在这时,电梯自动打开了。

孙眉姐弟被两个面无表情的黑衣人押着,他们没有逃掉。

在两个黑衣人的后面,一个短须老者,叼着烟斗, 长着一只鹰钩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