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五章 心机婊岳桃

叶风谦虚道:“主要是林教练和一众教练指导得好。”

林教练乐了,小伙子不错,知道感恩,对叶风的好感增加了不少。

等到叶风下车,轮到下一位学员的时候,一群学员一窝蜂似地围过来,都向他请教经验。

原本能天黑前回去,等到他走出驾校时,天已经完全黑透了。

一个黑影跟在叶风的身后,走了许久。

叶风再也忍不住,回头厉声问道:“是谁?”

显然叶风的声音吓到了他,对方颤声道:“是我。”

叶风看去,这才看出是一个女人,正是岳桃。他歉意道:“对不起,刚才没有吓住你吧?”

岳桃抚胸,喘息了一声:“叶哥,你刚才的声音好可怕。”

叶风问道:“大晚上的,你跟着我做什么?”

岳桃道:“我们学校离这里很远,刚好同路,想跟叶哥一起走。”

原来这样,叶风道:“那就一起走吧。”

走着走着,路边窜出来一只野猫子,岳桃吓得尖声大叫,也不知是故意,还是无意,她往叶风的怀里靠了过来。

黑暗里,叶风眉头一皱,向后一闪,岳桃打了个趔趄,差点摔倒。

哎呦一声,岳桃痛苦地捂着脚裸。

叶风蹲下,想看看岳桃伤得怎么样了。

手一摸到岳桃的脚裸,叶风就知道岳桃没有受伤,她故意装出来的。

稍微用了点力气,岳桃痛苦地大叫:“你捏疼我了。”

余音之中,却有一丝娇嗲的味道。

对于这样的心机婊,叶风没有任何好感,站得远远的,等着岳桃站起。

岳桃站起,见到叶风不吃这套,索性做出更大胆的举动,她将衣袖往下扯了一些,露出滑嫩的双肩:“叶哥,你说我长得漂亮吗?”

灵州大学的网站帖上,十大校花排名,岳桃排名前三,第一当然是苏锐了。

没有人知道,岳桃是个碧池,她只出入高端场所。初次拍卖到五万块钱。

越是得不到的男人,岳桃就越想征服,当彻底征服之后,再弃之如敝屣。

正如古龙先生曾说过的一句话,她是个仙子,却专门拉男人下地狱。

叶风有些控制不住自己的右手,它在颤抖,恨不得狠狠地煽这个女人的耳光。

见到岳桃搔首弄姿地朝他走过来,叶风一把推开她:“你长得漂亮不漂亮,与我没有关系。如果没有别的事情,我先走了。”

可笑岳桃还在认为,叶风一定是不敢面对她的攻势,索性从后面一把抱住了他:“叶哥,我喜欢你,我真得好喜欢你!”

叶风掰开岳桃的手,沉喝一声:“滚——”

岳桃表情僵了,这是平生第一次,有男人敢叫她滚。她大骂道:“叶风,你算个什么玩意儿,敢叫我滚?总有一天,老娘会叫你后悔的!”

话语刚落,一群小流氓无巧不巧,正好从这里经过。

岳桃蹲在地上,做出失声痛苦的样子。

一个扎着鼻钉的小流氓凑了过来,语带轻佻地问道:“哟,小姑娘,跟你男朋友吵架了!”

显然,岳桃的那句话他们都听到了。

岳桃可怜兮兮地道:“叶风就是个王八蛋,我怀了他的孩子,他叫我做人流。人流做了,现在他又要和我分手,你们说,他是不是人渣?”

美目流盼,略带泪光,那眼神好像能印入小流氓的心里。岳桃的这份演技,如果去做演员,肯定能出名,可用在玩心机上,却是走了歪路了。

小流氓们撸起袖子:“妹子,你放心,我们帮你教训这个人渣!”

岳桃兴奋道:“那真是谢谢大哥了。”

指间在打耳钉的小流氓手臂上划过,酥酥痒痒的,色授魂销。

小流氓只觉得一股血勇直冲头顶,一力保证,一定替岳桃好好教训叶风这个人渣。一行人风风火火地追上叶风,扎鼻钉的小流氓飞起一脚,就朝叶风的后背踹了过来。

叶风头也不回,间不容发的片刻,身子向右一闪,扎鼻钉的小流氓用力过度,摔倒之时,成功扭伤了脚,抱腿杀猪一样的惨嚎。

“上,教训这个人渣!”

另外的小流氓,其中一个大呼一声,十来个小流氓一涌而上。

余光中,红色的光点一闪而逝。

叶风急切推倒一个小流氓,大呼一声“趴下!”

极轻微的一声响,这名小流氓大腿中断,血流不止,他在地上滚来滚去,大声喊疼:“我流血了,我中弹了……”。

那个行走在暗夜里的杀手又出现了!

叶风飞快躲到一棵树后,怒声骂道:“你个傻叉,再喊一句,你的命就没了!”

那名小流氓赶紧止声,至于其他的小流氓,原本喝了几两马尿,现在吓得洒意全无,四散着逃开。

这样做也好,叶风正好有机会趁乱接近红外瞄准仪出现的方向。

飞快地从一棵树跑到另外一棵树后面,几个呼吸的功夫,叶风挪腾了数棵树,前进了十来米。

再向前,就是一片齐人高的深草,狂风吹指,草浪翻卷。

叶风奔跑的过程中,时而半蹲,时而翻滚,时而匍匐在地,借此来迷惑杀手的视线。

这些,都是从青羊谷的虎狼那里学到的。

籍着这点,叶风有惊无险,最惊险的一次,子弹呼啸着擦头皮而过。

上次有孙眉在,叶风害怕连累他,这才没有出手。

这一次,叶风就一个人,他向来喜欢刀尖行走的那种感觉。

近了,越来越近了!

再有十米的距离,就到前面的一处制高点。

杀手明显也有些慌了,狙击枪发射的子弹越来越密集。

然而,叶风如同机敏的老狐狸一样,总能堪堪闪过。

终于来到制高点上,那里已经没人了。

杀手撤走了,只留下一把狙击枪在那里。

叶风原路回转,那群小流氓逃得不见踪影,他向前走。

片刻后,一棵树后面闪出一个人影,是岳桃。她想看看叶风是怎么死的,谁想叶风竟然吓跑了杀手,这让她气愤难平。

“没有如你的愿吧?”叶风冰冷的声音出现在岳桃的身后。

岳桃骇然回过头,指着前面:“你不是在前面走吗,怎么会出现在我身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