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六章 叶风,救我!

这还不是很简单的事情,叶风消失在岳桃的视线里以后,又从路边的树林再回到岳桃身后。他是一名武者,而岳桃不过是普通人。

叶风自然不会向岳桃解释,对方敢挑逗小流氓来找他的麻烦,已经超出了叶风的底线。

右手再也控制不住,一巴掌朝岳桃脸上抡了过去。

岳桃吐出一口鲜血,血里还有数颗碎牙。

“给我记住,这一巴掌是给你个教训,再有下次,我不介意杀了你!”

叶风想想,这也不算违背他不打女人的规矩,岳桃压根就不算一个女人,不过是披着漂亮女人外衣的碧池。

回到宿舍,被苏锐问及伤势,岳桃只说路上摔了一跤,就匆匆睡了。在心里,她恨极了叶风。

滴滴,滴滴,手机响了。

岳桃拿起,是杨辉发来的短信。

杨辉是岳桃的追求者之一,她平时不看在眼里,草草地回复几个字,就睡了。

那边的杨辉,高兴得翻来覆去睡不着觉。

叶风坐在出租车上,正闭目养神,他在想着如何抓住那个杀手。

就在这时,电话响了,是范佳璐发来的短信,内容很简单:“希世KTV,203号包房,救我!”

叶风心头一紧,让出租师父改道向希世KTV而去。

来到希世KTV,服务员拦住叶风:“先生,这里是高级KTV,不接待除会员之外的任何人!”

叶风一把推开服务员:“让开!”

救人如救火,片刻耽误不得!

如果范佳璐出现任何闪失,叶风会愧疚一辈子。

服务员没有想到叶风会直接闯KTV,吹响挂在脖子上的铁哨子,呼啦啦的脚步声杂沓,保安们集体朝门口涌来。

叶风捏捏手指关节,对不住了,我要救人!

眼见着就要开打,却在这时,雷爷昂首阔步走进大厅,见到叶风与保安对峙,皱眉问道:“这是怎么回事?”

服务员躬身解释道:“是这样的,这位先生不是咱们KTV的会员,要硬闯进来。按照雷爷你的规矩,我们必须教训他!”

他想着,雷爷必定会赏他按规矩办事,对他另眼相看。谁想雷爷恶狠狠地骂道:“不长眼的狗东西,叶风是咱们KTV的至尊会员,享有一切特殊待遇,谁让你拦着他的?”

服务员脑子转不过来弯:“可是叶先生分明没有会员黑卡啊!”

雷爷反问道:“你是质疑我吗?我说是,那就是!”

服务员这才反应过来,敢情雷爷是要拉拢叶风,这才如此说的。他赶紧低下头道歉:“叶先生,对不住了,是我工作失误,你是我们希世KTV的至尊会员,我没有核实清楚!”

叶风一摆手:“不关你的事。”

服务员退到一边。

叶风不想与帮派势力沾上关系,但现在显然欠了雷爷一个情,之后他会还上。匆匆向雷爷一抱拳,他向203房间飞步而去。

雷爷眉头皱成“川”字,看叶风的样子,很是着急,与203的客人有关。他问这位服务员:“203是哪几个客人?”

“回雷爷,是杨冲和他的朋友!”

雷爷心中一凛,叶风不会是找杨冲的麻烦吧,他得去看看。

203包房的厕所内,范佳璐把厕所的门反锁着,背靠厕所的门坐倒在地。她是北苑小区售楼部的员工,到了6月底,销售业绩不佳,部门经理宋朋说,晚上有一单大生意,有个客户要买十套房子,需要范佳璐跟他应酬一下。

范佳璐急于业绩,没有多想,等到了希世KTV,看到杨冲等人,下意识地就想走。

无奈宋朋一个劲地从旁劝说,她这才勉强坐下。

期间杨冲等人时不时地余光在她身上扫来扫去,范佳璐警惕心很重,拒绝了他们喝点酒的建议。可没想到,普普通通的一杯白开水,里面居然被他们加了点东西。

感觉到头晕之时,她借口上厕所,从里面将门反锁,给叶风发了条求救短信,然后陷入半昏学的状态。

门外,宋朋的声音无耻之尤:“杨哥,你能看得上她,是她的福气,这女人真不识好歹!”

杨冲的声音:“小娘们长得真是不错,想来床上功夫也不差!”

另个声音:“我看她还未经人事,杨哥,等你玩完了,我能不能分一杯羹?”

杨冲肆无忌惮地道:“放心,人人有份!”

范佳璐听着他们的谈话,她的清白只想留给叶风一人,如果真得被他们玷污,她一定会自杀!

叶风,如果等不到你,我们,来世再见!

就在这时,203包间的门被暴力踢开。

“小子,你是谁?”

“敢闯我们杨少的包间,我看你是活腻了!”

“兄弟们,上!”

叶风冷目如电,面对围攻上来的诸人,左右开弓,下手毫不留情,他不会要他们的命,但会要他们重伤。

敢打主意到范佳璐的身上,老子不杀你们,已经是对你们最大的仁慈。

这群二少,在灵州是有头有脸的人物,可惜平日被掏空了身体,实力弱得跟菜鸡。

不过片刻功夫,叶风就将他们全部打倒在地。

听着外面噼里啪啦的打斗声,范佳璐心头一松,她知道,叶风及时赶到了,她得救了!

想到这里,范佳璐再也坚持不住,晕了过去。

叶风破掉厕所门的一块玻璃,手伸进去,将反锁的门打开。抱起昏迷不醒的范佳璐,朝外就走。

迎面正好遇到雷爷,雷爷此时只觉得头大如斗,叹气道:“叶风,你不该重伤他们的。”

叶风淡然瞥了雷爷一眼:“我做的,我一力承担!”

雷爷苦笑道:“你知道杨冲是谁吗?他是杨氏集团杨少民的独子。”

叶风不在意这些:“在我眼中,只有两种人,一种是朋友,一种是敌人。他意图伤害我的朋友,那就是我的敌人。”

雷爷能说什么,让开路,任由叶风带着范佳璐离去。

如果冒然回范家的话,向范叔解释不清楚,叶风掏钱开了一个宾馆,带着范佳璐住进宾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