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七章 范右军旧疾复发

宾馆之中,叶风睡在沙发上,范佳璐睡在床上。

等到早上醒来,范佳璐看着沉睡未醒的叶风。不禁心中泛起了嘀咕,是我长得不够漂亮,不能勾起叶风的欲望,还是别的什么原因。

这都是两人第二次独处了,叶风竟然对她没有丝毫想法。

趁着叶风还没有睡醒,范佳璐看着他峭薄的嘴唇,不禁想吻上去。

却在这时,叶风突然睁开眼睛。

范佳璐一下子脸变得通红。

叶风起身:“你离我这么近做什么?”

范佳璐心虚地道:“我看你脸上刚才有只蚊子。”

叶风摸了一把脸:“真得吗?”

范佳璐已经远远走开。她不用去上班了,昨晚叶风把宋朋打了一顿,还上个屁的班。

出了宾馆,叶风叫了一辆出租车,直接向范家驶去。

到了楼下,叶风道:“佳璐,你上去吧,我还有事!”

范佳璐拉着叶风的胳膊:“放心,我爸不在家。上去坐坐。”

叶风招架不住,被范佳璐的小手拉着,那种微妙的感觉,像回到了小时候。不知不觉,时光流逝,范佳璐她早就出落成一个亭亭玉立的大姑娘。

母亲有意撮合他和范佳璐,不是他不想,而是还不到时候,现在的他就像一个灾星,只会给她带来灾难。

正这么想着,已经到了范家的家门口。

范佳璐正要开门之际,门打开了,范右军正要出门。他的目光看着两人牵在一起的手。

范佳璐赶紧将手放开:“爸,我请叶风来家里吃顿饭!”

范右军点头,让叶风进门。放在以前,他连门都不想让叶风进。

进门之后,范佳璐去到厨房:“我去做饭了,你们在外面等着。”

看着女儿脚步欢快,范右军的神情更加不喜。他对叶风道:“叶风,你跟我来,我有话跟你讲!”

来到范右军的书房,房间四壁都是书。

他拿出五万块钱,推到叶风的面前:“我听牛医生说了,我的命是你救的,这些钱就当我给你的感谢费用!”

叶风赶紧把钱推了回去:“范叔,咱们两家都是老邻居了。再说了,你是大学老师,我敬仰得很……”

“用不着拍马屁,”范右军打断,把钱硬推给叶风:“不管你做得再多,我都不会改变对你的看法。你对佳璐就死了这条心,不要妄图跟他发展朋友!”

话,范右军直接挑明了:“你不要嫌我说得直,我家女儿绝不会嫁给一个从小不学好的坏胚子!”

这就是范右军对叶风的印象!

在叶风心中,范右军是长辈,他本不想跟范右军争辩,奈何范右军咄咄逼人!

“范叔,有些话我也说明了。你说我从小不学好,是个坏胚子,我想请问,我坏在哪里?”

范右军黑着脸不说话。

“拿打架来说,那些人欺负佳璐,我不应该挺身而出吗?不信,你可以问问佳璐!除了打架之外,我又做过那些伤天害理的事情,是杀人抢劫了,还是奸淫掳掠了?”

这些,叶风一件都没有做过。

范右军徒然张了张嘴,叶风说得没错,他也亲眼见过,当时有同学欺负女儿,是七岁的叶风挺身而出。

“还有,我与佳璐处不处朋友,你问过佳璐是怎么想的吗?你的女儿都这么大了,她有自己的思想,她有自己的主张,她厘得清一切。请问,你这样横加干预,是对她好吗?”

范右军额头汗水涔涔而下,强硬道:“我不管你怎么说,我是佳璐的父亲,我不许,就是不许!”

叶风不再理他,找开门,却在这时,扑通一声,却是范右军被气得旧疾复发。

范佳璐身上还系着围裙,急匆匆地赶过来,见到范右军口吐白沫,鼻眼歪斜,脸色乌青,吓得一时没了主意。

叶风也有此后悔,不该与范叔争辩的。不过,他说的都是心中的真实想法,范右军实在太顽固了。

范佳璐急得如同热锅上的蚂蚁,没了主张:“叶风,现在该怎么办?”

叶风已经拨通牛医生的电话,对方一听见是叶风,赶紧问有什么事情。

听叶风说范右军旧疾复发,他马上赶了过来。

叶风协助牛医生再度使用颤针,进行第二次治疗。等到范右军恢复,被扶到床上休息。

牛医生和他们坐在客厅里喝茶。他道:“范小姐,你爸的病好得七七八八了,大部分都是叶风的功劳。”

叶风一笑:“牛医生言重了,我不是医生,还得多亏你的丹青妙手。”

范佳璐笑道:“你们两个都要感谢,都是救治我爸的大功臣!”

三人同时大笑。

牛医生叮嘱范佳璐道:“说个正经事儿,你爸的病啊,以后还有机率复发。”

范佳璐立马担心起来,愁容遍布。

牛医生宽慰道:“我说得是有机率,他也有机率不会复发。主要是啊,我得跟你说一句,事事得顺着你爸的意,千万别跟他顶嘴什么的,惹得他情绪激动!”

范佳璐牢牢将牛医生的话放在心上。

送走牛医生之后,范佳璐问叶风:“你刚才和我爸在书房里说什么?”

叶风心虚地道:“没说什么。”

范佳璐朝范右军的房间呶了呶嘴:“我爸那脾气,你也知道的,千万别往心里去!”

叶风点头,心里莫名地一暖:“我还要回公司,如果有事,你直接打我电话!”

范佳璐“嗯”了一声,叶风离开。

回到公司,走进孙眉的办公室。

孙眉抬头看到叶风:“回来了,我正有事找你呢,跟我出去一趟!”

坐上孙眉的车,平时不主动跟孙眉搭讪的叶风开口道:“孙总,我想问你件事情,可以吗?”

孙眉道:“问吧。”

“我有个妹子昨天失去了工作,能不能让她来厂里上班?”

叶家就这一个独子,在灵州没有亲戚。叶风说有一个妹子,明显两人之间的关系非比寻常。

孙眉想也不想:“厂里不缺人。”

叶风闭嘴了,你跟我说不缺人,那厂门口的招聘启事是怎么回事。

这娘们,不是个好人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