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一章 穿心掌,新的线索

叶风小声道:“你对我的女朋友这么感兴趣,该不会是你本人想做我的女朋友吧?”

厉红颜笑得更加开心,鼻头处浮起浅浅的皱纹:“我把你当兄弟,你却想睡我,不带这样玩的。”

接过苏锐递过来的奶茶,叶风不好却了她的好意,叮嘱她道:“下次可别这么花销了,你是学生,没有收入。”

苏锐点点头,还站在当地。

叶风道:“如果没有别的事情,你先回去吧。”

苏锐向叶风道了一声“谢谢”,回头看了叶风两眼,这才离去。

厉红颜提议:“这里实在太吵了,我们找个安静的地方坐坐!”

叶风点头,跟着厉红颜向商场外走去。

走到商场外,正好看见岳桃扒着一辆车的车窗,车子缓缓启动,她摔倒在地。

岳桃实在不明白,她主动到今晚跟杨辉去开房,谁知杨辉连看她都不看一眼,还将曾写给她的情书,都抛在了窗外。

转头间,她看到叶风和厉红颜,那怨毒的眼神,直勾勾地盯着叶风。

如果眼神能杀人的话,叶风在一个呼吸的时间最少死了上百次。

摇晃着从地上站起,岳桃咯咯地尖声笑了起来:“叶风,你给我等着,我跟你没完!”

叶风的神情很是平静,从他的脸上看不到丝毫的神情变化,任由岳桃狼狈地离去。

厉红颜抱怨一句:“什么人啊,偷了人家的东西,你不过是揭穿了她。”

叶风不想再说岳桃的事情,但愿她有一天能幡然醒悟吧。

两人沿着河堤路向前走,下到涧河的岸边,晚风习习,吹来水面的荷香。

厉红颜选了个舒服的姿势坐下,闭上眼睛,感受着周围的美好。

猛地吸了一口空气,她道:“真香——”

叶风古怪地看着厉红颜,前段时间抓捕江浩,厉红颜还很不待见他,怎么才过了几天,就要跟他当兄弟?这转变也太快了吧。

停了会儿,叶风问道:“江浩有交待我妹妹的事情吗?”

“我要说得正是这件事情!”厉红颜叹息一声:“我们把他抓回去,先关在大牢里,打算第二天再行审问,谁想第二天他死在牢里了。”

叶风急了:“你们官差是做什么的,不会当天晚上就审吗?”

说完这句话,他就后悔了,虽然心急妹妹,但官差有他们的办案流程:“对不起!”

厉红颜冷笑道:“不用说对不起,有本事你来当官差!”

叶风竟无言以对。

厉红颜停了几个呼吸,这才道:“是我们官差办案的疏忽,不过这也暴露了江浩的背后有更大的黑手,如果我们将这个黑手抓起来,那极有可能得到你妹妹的消息!”

叶风问道:“江浩的死,可有什么疑点?”

厉红颜把喝光的奶茶杯,对准距离她三米远的垃圾桶入口,抛了进去,拍拍手:“你总算问到点子上了,对方身上没有一点儿损伤,连个伤口都没有。仵作在验尸时,切开他的胸膛,你猜怎么着?”

叶风认真地听着,不自觉地反问:“怎么了?”

“江浩的心脏被震成一块块的碎肉,没有一处完整的地方!”

听到这里,叶风失声道:“穿心掌!”

这是一门高明的武技,能将劲力穿透到心脏的位置,震碎心脏而又不伤及外面的皮肤骨骼。

厉红颜的眼睛注视叶风,嘴角漾起一丝笑容:“果然,你知道穿心掌!”

叶风点头:“只是会使用穿心掌的人都很神秘,不会在大厅广众之下施展这项武技。想要找到,无异于大海捞针!”

时间不早了,厉红颜起身:“我听说青竹帮的一位护法,名字叫做向峰的,浸淫穿心掌不下三十年功夫,或许,你可以找他问问!”

叶风一抚额头,厉红颜说是谈话,看来是有备而来。灵州两大帮派,一个桃林帮,一个青竹帮,都在当地盘根错节,官差有时不便出面,毕竟手里没有掌握实质性的证据。而叶风就不一样了,他是一个自由人,试探向峰,他可以去做。

厉红颜找叶风还有一个更重要的原因,叶风急于找到自己失踪多年妹妹叶虹,他一定会去做的。

叶风苦笑:“你打得一手如意算盘!”

厉红颜咯咯笑了:“别这么说,消息我提供给你了,怎么说也是一个好人。去不去做,那就是你的事情了。”

好像在叶风这里扳回一城,厉红颜潇洒地走了。

独留下叶风,他在通话记录里找到雷爷的电话,打了回去。

雷爷正在睡觉,一见到是叶风的电话,赶紧揭起:“叶老弟,有什么事情?”

叶风单刀直入:“雷爷,我想问你件事情,向峰是不是会穿心掌?”

雷爷谨慎地问道:“叶风,你问这个做什么?”

叶风:“我想跟他风个面!”

雷爷的声音有些急了:“叶风,向峰很强,我在他手上走不过三十招。还有一个情况,我们青竹帮在外面看来四大护法是一家人,其实面和心不和,那小子凶残得很,你千万别招惹他!”

“知道了。”叶风挂了电话,向峰身手再强,为了妹妹,他也要见向峰。雷爷的好意他心领了。

孙眉不在场里,叶风到宿舍里将就一晚。

第二天,孙眉把西装丢给叶风:“快点给我换上!”

说着,就下了楼。

叶风换好衣服,发现剩下的领带不会打,这可真是个致命的事情。

刚好辛兰从外面进来,看到叶风笨手笨脚尝试打领带的样子,不禁笑出声来。

夺下叶风的领带,将它挂在叶风的脖子上。辛兰熟练地打起领带,不经意间四十五度角扬起头,辛兰刹那间的失神,叶风那刚毅的脸廓,浮于人世的笑容,粗看之下平凡,再看下去,越看越是耐看。

此时此刻两人的样子,叶风像是要去上班的丈夫,而辛兰像他的妻子。辛兰这样想着,心底泛起一丝丝的涟漪,脸也不自觉地有些微红。

叶风问道:“辛兰,你在想什么呢?”

辛兰这才猛地回过神,匆匆将领带打好,离开孙眉的办公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