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二章 叶风与狗不得进入杨家

走到楼下,孙眉正在等他。见到叶风的领带打得甚是精致,她随口问道:“是辛兰给你打的?”

叶风点头:“嗯,辛兰妹子的手很巧。”

孙眉眉头深皱,对叶风这种到处惹桃花的属性显得很是反感。

杨家是传承千年的世家,底蕴极为深厚,门中一共出过七位进士,三位状元,十三名探花。

到了杨忠这一代,虽然大武朝早就没了功名这一说,但杨忠因为在灵州名气素望,一直备受人们尊敬,因此他受大武皇帝破例提拔,曾在朝中做过礼部侍郎,是皇帝身边的近臣。

杨家位于鼎山的山顶,从山下到山顶,一条宽阔的马路直通。

到了山顶之后,有一个足可停放数百辆汽车的停车场。

孙眉停好车,带着叶风向大门口走去。

刚来到大门前,就见到杨冲一脸堆笑站在门口,迎迓进入的客人。

杨冲见到叶风,脸色冷了下来:“这里是杨家,你来做什么?”

孙眉认得杨冲,赶紧解释道:“杨少爷,这是我的贴身保镖,我有请柬在这里!”

杨冲看了一眼请柬,失去了做男人的资格,他对叶风恨之入骨。孙眉有请柬,让她进去。但叶风是绝不能进去的。

进入杨家的都是灵州的顶层名流,他们驻足,幸灾乐祸地看着叶风,低声议论道:“这个年轻人是谁啊,怎么得罪了杨少,真没有眼色!”

“他完了,只要杨少一句话,他在灵州恐怕很难吃得开!”

“什么玩意儿,不知道杨少在灵州很有动作能力吗?跟他正面刚,这不是鸡蛋碰石头?”

孙眉抚着额头,这个叶风还真是一点都不让人省心,怎么谁不得罪,偏偏得罪杨冲。

叶风对此似乎一点儿也不在乎,对孙眉道:“你先进去,不用管我!”

杨冲咬牙切齿,叫手下在地上划了一道线,指着白线道:“如果叶风敢踏进白线一步,哪只脚先进来的,就给我先剁了哪只脚!”

另外,他亲手写了一个招牌,上面写下一行醒目大字:叶风与狗不得进入!

恰在这时,县尉赵阳带着伍青,一班人前拥后簇地到来。

见到杨冲写下的这行字,赵阳拍手叫好:“杨侄的书法不错,这话更是意味深长!”

这是叶风自桃源大酒店事件之后,再次与赵阳碰面。

赵阳就像一条潜伏在水底之下的鲶鱼,随时会暴起,将叶风吞掉。当他与叶风四目交对时,还是被这年轻人高傲的眼光所惊到,那意思分明是在说,凭你赵阳还不是我的对手,我根本没将你放在眼里。

杨冲更加得意,环抱着双臂,这里是杨家的地盘,叶风敢不认怂吗?

然而,他还是低估了叶风惹事的能力,杨冲敢拿他和狗相提并论,他不介意再给对方一次教训!

毫无征兆地,叶风抬手,啪地一声打在杨冲的脸上。

杨冲捂着脸,怒吼道:“你敢打我?从小到大,连我爸都不敢打我,给我弄死他!”

赵阳浇上一把油:“杨侄,你尽管放心,弄死他不算违背大武律,是他先对你动手的!”

杨冲一听这话,更是肆无忌惮,一招手,哗啦啦地集聚了上百号人。

“我擦,这货绝对是个莽夫,敢在杨家的地盘上打杨少,我看是不想活了!”

“咱们县尉都说了,弄死这货不算违背大武律,我看他今天得命丧当场!”

“见过不长脑子的,就没见过这么不长脑子的,得罪杨少不说,还杨家打杨少的脸。换句话说,打杨少就是打杨老爷子的脸。今天可是他老人家的寿辰!”

众人已经不是幸灾乐祸,如同被风吹拂的麦子,全部倒向杨冲一边。

杨家的这些人,虽说是武者,但武功都低微,妥妥地前来送人头。

刚一交手,就被叶风打倒了十来人。

赵阳眉头微皱,大将军不是夺了叶风的玄龙之气,他早变成一个废人,这才半个月的时间不到,叶风怎么武力值又如此恐怖了,转头看向伍青,伍青小声道:“孙岳那老头给了叶风一枚惊神香,他现在是化劲巅峰的武者。”

赵阳给伍青使了一个眼色,伍青笑道:“杨少,不介意我们帮你一把吧?”

杨冲见叶风此时已经打倒了杨家二十余人,吼道:“不介意,赶紧的,正要伍叔助我一臂之力!”

风阎罗掏出两根蛾眉刺,力阎罗拿出一个破浪锥,两人一左一右,准备加入战场。

就在这时,杨辉从里面走出,冰冷着脸,对杨冲道:“堂哥,今天是爷爷的寿辰,在门口出手,不是给别人看笑话吗?”

不管是杨家胜或输,寿辰打架,在外人看来,多少都有取笑杨家的意思。

杨冲听杨辉这么一说,悻悻地摆手:“都退下吧。”

下人们退下,两个阎罗也回到伍青的身边。

杨辉向观看的名流们做出请的姿势:“都进来吧。”

杨冲指着叶风:“他不能进来!”

杨辉也皱起眉头,虽然叶风揭露了岳桃的真面目,但他对叶风也孰无好感,面无表情地问道:“你有请柬吗?”

叶风摇头:“没有。”

“对不起,没有我们杨家的请柬,你不能进我们杨家。”

叶风哼了一声:“你们请我进去,我还——”

后面的话没有说完,只见杨少民和杨少工两兄弟并一众儿媳女儿簇拥着杨忠出来。他的表情极是不悦:“一大群人在这里吵吵嚷嚷的,都怎么回事,杨家是菜市场吗?”

杨冲指着叶风:“他没有请柬,还要进来。我拦他,他还要硬闯!”

看向杨少民,杨辉恨声道:“爸,就是他打伤了我!”

杨少民的老婆戚小怜焰气腾腾地冲过来:“你敢打我儿子,你怎么不去死?我打死你!”

说着,尖尖的高跟鞋就朝叶风胫骨踢了过来。

叶风一闪,对方差点摔倒在地。

杨少民阴沉着脸,把戚小怜叫回来,他极力压抑着情绪:“叶风,今天是我爸的寿辰,杨家不欢迎你,你给我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