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三章 叶风是我的兄弟

“我只想说一句,你给我等着,我与你之仇,不死不休!”

叶风转头就走,你与我不死不休,你怎么不问问你家儿子对范佳璐做了什么,没杀他,已经是我最大的仁慈!

“慢着——”杨忠急叫了一声。

众人都以为杨忠如此情绪激动,定是因为叶风伤了他的孙子,马上要发难。

只见杨忠推开扶着他的众人,颤颤微微地走到叶风的面前:“年轻人,你是我最尊贵的客人,我认得你,走,跟我进杨家!”

说着,拉起叶风的手,向杨家走去。

叶风是懵的,他刚回到灵州,连这个杨老爷子都没见过,对方竟然称他为最尊贵的客人。

这三百六十度的急转弯,所有人都猝不及防。

“什么?最尊贵的客人,你看杨老爷子亲自牵起了他的手!”

“这小子到底是谁,怎么会如此受到杨老爷子的重视!”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杨老爷子的大儿子对这小子恨之入骨,杨老爷子自己却说他是最尊贵的客人!”

杨少民小声对杨少工道:“咱爷不会又是老年痴呆犯了吧,把什么人都当成客人?”

这声音清晰地传入杨忠的耳朵里,他冷眼看了杨少民一眼,对方抖了个机灵。

“什么我老年痴呆犯了,我弄不死你们这两个不孝子,我说他是最尊贵的客人,那就是!对了,年轻人,你叫什么名字?”

这话令一片人绝倒,你前面还说认识他,后面又连对方的名字都不知道。这又是三百六十度的急刹车,众人都被你这老司机摔到车外了。

叶风更是无语了,你连我名字都不知道,就说认识我,这不扯吗?

“晚辈叶风!”

杨忠脸一虎:“什么晚辈?我叫你一声叶老弟,你叫我一声杨大哥!”

这杨老爷子说话正常,不像是老年痴呆,众人本以为他确是老年痴呆犯了,可说话条理清楚。

最可怜的当是杨少民两兄弟了,这是空降了一个叔,而杨少民和叶风还有不死不休的仇怨。

这不废话吗?叶风把杨冲做男人的资格给废了,杨少民不弄死他才怪。

杨少民赶紧道:“爸,他才二十多岁,怎么能跟你平辈论交?”

杨忠冷笑两声:“翅膀硬了,敢跟我顶嘴?给你们兄弟两个选择,要么现在净身出户,要么叫叶风一声‘叔’。”

两兄弟对视了良久,异口同声叫了叶风一声“叔”。

叶风呵呵笑道:“两位侄儿不用多礼!”这波把仇恨拉得满满的,杨氏兄弟的眼神凶恶如狼,恨不得一口一口将叶风给生吞了。

“小冲的事情,我看就这样算了,少民,你不要找你叶叔的麻烦了!”

见两个儿子低头,杨忠又说了这要一个要求。

戚小怜再也不顾面子:“爸,这叶风可是废了冲儿,他再也不能为杨家延续后代!”

杨少民骂了一句:“妇道人家,在这里瞎说什么?爸说不要报仇,咱们就不报仇了!”

杨家家产那么多,他可不想净身出户。

这其中最可怜的就是杨冲了,你们当着众人的面说这些,考虑到我的感受了吗?

这下所有人都知道我不是个男人了。

杨冲低下头,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杨家的寿宴在杨家的草坪上,桌子上摆满了各种精美的西餐红酒,客人们可随意自取。

孙眉到来之时,就有一个油腻的胖子如同苍蝇一般凑了过来,对方名字叫何彪,跟她是同行,拥有一个大型服装商场,生意比她做得大得多。

像梵羽这样的小牌子,跟何彪的兴国服装比起来,完全不在一个层次。

“孙小姐,你也来参加杨老爷子的寿宴?”

孙眉点点头,尽管不待见这个何彪,但关乎生意,她还是礼貌地笑了一下。

谁想何彪下流至极,大厅广众之下,朝孙眉摸了过来:“孙小姐,我知道你想与杨家结交,其实他们在服装方面还没有我精通,若是你与我结合,我能保证你的生意越做越好!”

对方不用联合,而用结合,明明就是暗示要孙眉做他的小三!

啪——孙眉想也不想,一巴掌煽了过去,那肥嘟嘟的脸上,她的脾气一向这么刚,生意归生意,想占我的便宜,你还不配!

这一巴掌,附近的人都听到了。

何彪捂着脸,满脸胀红,骂道:“老子想提点你,你这么不识抬举,好,从今天起,梵羽服装厂没有存在的必要了!”

何彪这边是有几个厂商跟他一起的,立马围了过来:“一个小小的梵羽服装厂,何哥平时不动你,是留个情面。没想到你这女人这么不识抬举!”

“我们几家联合起来,你还想做生意,我看你去做发廊妹吧!”

“什么东西,就凭你也敢打何哥,真是给脸不要脸!”

几个厂商围住孙眉。

孙眉绝不低头:“我做我的生意,你们想挤垮我,我偏要让你们看到梵羽活得好好的!”

几个人免不了又对孙眉群体攻之。

叶风远远看见孙眉跟一伙人对峙,抽出被杨忠拉着的手,快步走了过去。

孙眉见到叶风,当下问道:“你是怎么进来的?”

叶风反问:“怎么回事?”

孙眉指着何彪一伙:“这伙人想要挤垮我们的服装厂!”

叶风一笑:“就你们,还没有这个资格!”

何彪啐了一口:“哪里来的狗东西,也敢在我们面前狂吠,知道我们是谁吗?”

这边,杨忠已经走到叶风跟前,替他说道:“他不是狗东西,他是我杨忠的兄弟!”

何彪一见到杨忠,立马就怂了,这可是杨老爷子,在灵州名望甚高,连县尉都要亲自前来祸寿。

抹掉脸上的汗水,何彪低声下气道:“我们就是跟他开个玩笑,老爷子你千万不要生气!”

杨忠哼哼冷笑道:“生气?你们还不够这个资格。这里不欢迎你们,你们马上给我滚!”

杨少民过来:“爸,何彪是我们的一个供应商,我们服装厂跟他有合作……”

杨忠打断道:“离开他这个供应商,我们还能寻求别的供应商,让他给我滚出杨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