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四章 都想要叶风的命

杨忠的态度没有任何回旋的余地,何彪再怎么说在灵州也属于有头有脑的人物。

“爸……”

杨氏兄弟劝道。

杨忠哼道:“要么,今天这寿宴不举办,要么他给我滚出杨家!”

老爷子非常固执,寿宴是为他祝寿的,若他走人,那还有个屁意思。

何彪脸黑如锅底,狠狠地仇视着孙眉,看了她一眼,然后灰溜溜地走了。

宴会这才顺利举行,杨忠又道:“搬个凳子来,我要与叶风坐在一排!”

这什么意思?摆明了叶风与他的地位相同,给他祝寿,就是给叶风祝寿。

可叶风这才二十多岁,这么早就有一大片人给他祝寿,这还真是哭笑不得。

好在叶风及时劝住了杨老爷子,他这才做罢,他坐到孙眉的旁边。

甫一坐下,孙眉就急声问道:“你是怎么认识杨老爷子的?”

叶风一摊手:“这事情说来你不信,我站在门口,杨老爷子连我的名字都不知道,就说认识我。”

孙眉脸上写满了疑惑:“我不信!”

叶风:“你看我说了吧,我说出来你绝不会相信。”

孙眉以为叶风蛮着他:“算了,你不想说,我也不问你,能跟杨家搭上关系,总归也是不错的。”

叶风翻了个怪眼,你想多了,我废了杨冲,没看到杨少民父子看我的眼神,就跟深仇大恨似的。

而灵州的名流们时不时地望向叶风,猜测着叶风的身份,怎么杨老爷子对叶风如此看重。

宴会顺利结束,杨忠还要留叶风,被叶风拒绝,他亲自送叶风和孙眉到大门口,他身体不好,这些年都很少出大门。

灵州当地名流都以被杨忠送到大门口为荣,杨忠这么送叶风,一是出于诚意,二是给灵州名流们看的,叶风跟我交好,你们想要动他,那就得多掂量掂量。

等到叶风走后,杨忠去了平时连子女都不让进的一间小木屋,这屋子的钥匙只有他一个人有。

杨辉记得,小时候靠近小木屋,平时对他慈眉善目的爷爷狠狠地打了他一顿。

这个房间里,只有一张画像,画像上是一个女人,眉宇间尽是慈爱之意,嘴角的那一抹微笑,更是像看透了软红十丈,看尽了人态炎凉。

若是叶风在场的话,恐怕会大吃一惊,这个女人与他不管是神态还是样貌,竟有七分相似。

杨忠站在画像前,看了很久很久,嘴唇的哆嗦由轻微地颤抖转尔变成剧烈,两行浊黄的眼泪更是顺着脸流下。

“娘娘,老臣看到了千机锁,也看到小皇子,我想应该是他!等过段时间,我完全确定他的身份之后,再冒死向吾皇苦谏,说明当年之事的来龙去脉!”

杨忠抹掉脸上的泪水,满脸含笑:“我相信,离你昭雪的日子不远了,离吾皇与小皇子团圆的日子也不远了!”

走出小木屋,杨忠召集所有杨家人:“我再重申一遍,叶风是我的兄弟,你们若是想继承我的遗产,就不要背后搞什么小动作,不然,休怪我将他逐出杨家!”

说着,那凌厉的眼神特意在杨少民父子那里停留了一下。

杨家人散去,杨忠感到一阵疲倦,回屋自去休息。

杨少民的房间,他对杨冲道:“冲儿,我知道你对叶风的仇恨,现在老爷子还在,你隐忍一段时间。”

杨冲红着眼睛:“爸,我失去的,是做男人的资格!”

戚小怜更是急怒着站起,手指都快戳到杨少民的鼻尖:“杨少民,你这话什么意思,杨冲可是咱们的亲儿子,这仇你不报,我来报!”

杨少民赌气地走进房间,关上门。

戚小怜的声音传入房间:“姓杨的,我戚家也不是任人欺负的,我大哥已经在赶往灵州的路上!”

杨少民在心里骂了一句,妇道人家,小不忍则乱大谋。她爱闹,就由着她去闹吧。

等到外面安静下来,杨少民从怀里掏出一包白色粉末,倒进水杯里。粉末融到杯子里,变得无色无味。

伍青给他的东西还真是个好东西,父亲临睡前有个习惯,必喝一杯白开水。而他一直白开水里加入微量的阎罗三更散,估计一个月的时间,杨忠就升天了。

到时,继承杨家家业的杨少民,叶风如何能对付得了。

狰狞地笑着,杨少民潜进杨忠的房间。

再说赵阳这边,他真得无语了,怎么看自己的小舅子,都是个不成器的东西,让你去追杀叶风的家人,结果人家躲进孙家,你到现在都进不去迷魂林。

转尔将枪口对准叶风,接连出动了阎王庙三位阎罗,嗨,三个都搭了进去。

伍青也知道自己办事不利,闷头不敢说话。

玉京城,自打萧靖闭关,林立等人处于休养的状态。他没事就喜欢刷刷小视频,看看博主们的大长腿。

谁想这天刷到了叶风唱歌的视频,还排到了小视频前十的位置,这什么情况?

一把将手机扔到墙上,支离破碎,林立又拿了部手机,打电话给赵阳,迎头就是一顿痛骂:“赵阳,我看你是不想做灵州县尉了吧,换条狗坐在你的位置上,也能把事情给我办得漂漂亮亮的……”

伍青听神经质地还笑了一下。

挂断电话之后,赵阳暴怒:“伍青,我不管,你要是一个月的时间内不能给我将叶风伺候舒服了,你就给我滚回老家去!”

伍青这下再也笑不出来。

这边,孙眉的心情就很好了,开车的途中甚至吹起了口哨。

车子停在路边摊位,正是炎热夏季,吃烧烤的最好季节。

叶风愣住:“带我来这里做什么?”

孙眉潇洒地头一歪:“请你吃烧烤,算是对你的报答,我送给杨老爷子的礼物,他亲自收的,还对我说‘你是叶风的朋友,如果有什么麻烦,尽管来找我就行’。”

扬了扬手中杨忠的名片,此行她可谓收获满满。

走到烧烤摊前,孙眉连珠炮也似地道:“给我来两斤小龙虾,二十串烤羊排……最重的,多放孜然辣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