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五章 又遇走马军

叶风微微摇头,这女人倒是真能吃辣的,果然是个狠人。

倒了两杯冰镇扎啤,举起酒杯,孙眉道:“干杯!”

趁着孙眉心情好,叶风提道:“我有个妹子,想进咱们厂,孙总,你看……”

孙眉推托道:“叶风啊,这事情咱们以后再说,今天正在兴头上,喝个不醉不归!”

成年人的世界,没有当面答应,那就是拒绝。叶风倒是想不通了,这么大一个厂,就差范佳璐一人。

好,你想喝是吧,我今天非得喝趴你,让你睡在马路边!

叶风举起酒杯一饮而尽。

就这样,两人你一杯我一杯,孙眉最看不得别人酒量比他还大,心里憋着一口气,跟叶风对上了。

叶风看着孙眉醉眼迷离,带了几分醉意,赶紧劝阻:“孙总,你别再喝了!”

让孙眉睡马路,也就是一时意气的想法。

孙总举起酒杯:“叶风,你承认你酒量不行……”

话说了半截,一头栽倒在桌子上,呼呼地睡着。

叶风苦笑不已,你跟我拼个什么酒,喝趴十个八个酒鬼,我都没有问题。

要知道,叶风在青羊谷那七年,天天泡在药酒缸里改善体质,这还不说,每天晚上,李长生必让他喝上两斤药酒。

一想到师父,叶风的心里又涩涩的。

“老头,你这是要碰瓷啊!”

“骑个收破料的三轮车,你眼瞎啊,也能撞到我的车上,没个三五万的,你今天休想走!”

“快点赔钱,要不然今天你休想走!”

叶风看得明白,分明是那辆白车没有刹住,刚好碰到了老大爷的三轮车上,反而成了他们有理。他的眉头不禁皱了起来。

四个年轻人将老人围了起来,撸起袖子,看样子想要揍他。

老人脾气也是刚,梗着脖子,从三轮车上抽出一根钢管:“想打架,老爷子我年轻时可没怕过你们!”

一个穿红衣服的年轻人劈手夺过老人的钢管,当着老人的面将他压弯,另个染黄发的年轻人抬脚就朝老人后背踹去。

老人被踹了一脚,大骂道:“人多欺负人少吗?当年老子驰骋沙场,斩杀敌人之时,你们还在喝奶呢!”

“哟,看不出来,你老还是曾经是军士呢,请问是哪支部队,不会是白莲军吧?”

说完,四个年轻人同时哈哈大笑。

老人从地上爬起,又拿了根木棍当做武器,冷眉怒喝道:“白莲军算个什么东西,老子的将军姓李,是大名鼎鼎的走马军!”

“走马军?你们听说过吗?我没听说过!”

“哪里来得不入流的野部队,在大武史上只字未提!”

“我看压根就是这老小子胡说,在放屁,真臭!”

走马军也曾立下赫赫战功,走马军也曾醉卧沙场,走马军也曾听大漠风刀……

当叶风听到老人说出“走马军”三个字,内心澎湃激荡,指甲嵌入掌心,渗出滴滴鲜血。

白莲名享受万人敬仰,可走马军却随黄沙,被风吹去,这不公平!

他腾腾腾地走了过去,对着染黄发的年轻人飞踢出一脚,对方来了个脸刹。

“哪个不长眼的东西?敢打老子!”

“揍他!”

四个年轻人反应过来,气势汹汹地朝叶风扑过来。

“断江掌!”

老人看着叶风出掌,拳法之间,正是当年走马军的断江掌,忍不住两眼放光。

李长生曾说,断江掌适用于乱军博杀,以一敌百,招式化繁为简,大开大合,特别适用于军队。

叶风所使的断江掌更是将之发挥到了极处,不到片刻的功夫,这四个年轻人悉数被打倒在地,个个脸肿得跟猪头一样。

“你们知道吗?如今你们的安逸生活,都有走马军的一份功劳!若不是他们浴血杀场,哪里有你们的今天!”

“若让你们去上战场,恐怕早就吓成了软脚虾,还在这里欺负一个曾经的军士?你们根本没有这个资格!”

“给我牢牢地记住走马军三个字,未来的大武的历史上,会有这么一支彪炳千秋的军队!”

“……”

叶风胸中块垒,完全是吼出来的。只因为,他知道走马军为大武靖和做出了多么难能可贵的贡献!

四个年轻人从地上爬起,匆忙地驾车逃离,在他们眼中,叶风就是个疯子。

老人涕泪纵横,抬头看天:“李将军,还有人记得走马军,还有人知道走马军曾为大武做出了多少贡献。如果你在天有灵,定当欣慰!”

感激地向叶风行了一个走马军的标准军礼,老人推着三轮车,就要离去。

叶风挡在三轮车前:“老人家,你是走马军的旧部,我想向你打听一个人,他的名字叫杨度!”

一听到“杨度”两个字,老人目内闪过一丝慌乱:“我不认识他,如果没有别的事情,我先走了!”

叶风笃定,老人一定认识杨度,他很想问问杨度对何当初要他的命。

眼见老人骑车将要走远,叶风拔步追赶,这时又想到孙眉还在烧烤摊那里,只得回去先将孙眉扶进车里,这才沿路追了过去。

追了十来分钟,老人的三轮车停在一边,车的旁边有血迹,一直向路边滴了过去。

叶风心中一慌,沿着血迹,在一处荒草丛中,发现了浑身是伤的老人,他成了一个血人,只有一口气存在着。

“老人家!”

听到叶风的呼唤,老人缓缓睁开眼睛,虚弱地看着叶风:“向前走,见到一条土路往右,走上三里地,你会看到一处破旧的宅第。他们来了,让杨度他们快逃!”

说完,两腿一伸,就此没了性命。

他的右拳还握着一枚走马军的徽章,叶风将徽章收起,迎着夏夜的晚风狂奔。

杨度他们绝不能有事,走马军本就伤亡惨重,活着的不足百人,再也不能死人了。

叶风一路奔行,见到了土路,顺着土路疾奔之时,余光之中,他看到脚下有银光一闪,马上停下脚步。

距离地面一尺高的地方,崩着一道天蚕丝。这天蚕丝锋利无比,一旦奔行过急,撞到上面,两条胫骨能立马被切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