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六章 再见宋毅

叶风之前也是听李长生说过天蚕丝,今天是第一次见到。这种手段通常用于军队埋伏,暗算敌军所用。

这么说来,恐怕是白莲军想要赶尽杀绝。

经验丰富的作战军队,比专业的杀手不遑多让,叶风打起十二分的精神,小心地跨过天蚕丝。

这个时候,他强迫自己冷静下来,先不去想杨度所面临的危机。

借助地形,他就像一个不断暗中靠近猎物的豹子,调动着全身每一处肌肉。

前方十米处,树后有敌!

叶风很快发现了对方,对方却对他的接近一无所觉,潜近那人身后,他在对方的右肩拍了一下。

这人想要转过头来之时,叶风两手卡住他的脖子,轻轻一拗,只听一声细微的骨裂声,对方头一歪,当场死亡。

咕咕,咕咕——树顶上传来两声鸟叫。

叶风抬头看去,只见浓密的枝叶之间,有一个黑影。原来除了树下的军士外,还有一个暗哨。

咕咕,叶风学着对方的鸟鸣声应答两声,对方显然起了疑心,正要做出反应之际,叶风已然弹出一枚小石子,正中树上那人的眉心,强大的劲力将对方的颅骨打穿。

这块石头跟子弹一样要了对方的命,身体陡地朝树下掉落。

叶风及时接住,声音减小到最轻。

杀了这两名军士,咕咕的声音响成一片。显然,埋伏在附近的军士发现了情况不对。

这鸟鸣声是他们联络的暗语,叶风刚才学的那两声鸟鸣,完全是错误的,窸窸窣窣的脚步声正在朝这边靠近。

糟了,暴露了目标,叶风心念电转,脱下外罩,用一根木棍撑起。

紧接着,砰砰的枪响声如同暴雨一样密集,尽数打在他的衣服上。

敌人总共有二十余人,叶风躲在一块石头上,看了个清清楚楚。

等到敌人发现这只是一件衣服时,他已经从巨石后面走脱,朝着树林中发出昏暗光芒的小木屋潜近。

空气中,传来淡淡的血腥味,越是靠近小木屋,就越浓。

叶风的脚步轻捷迅速,不到三分钟的时间,来到了小木屋外,一个高大的身形映入眼帘,正是扛旗使宋毅。

一个队长向宋毅汇报道:“宋将军,敌人被我们杀死七人,还有三个余孽,不知去向。要不要一把火将这小木屋给烧了!”

宋毅骂道:“你脑子有病吗?如果烧一把火,整片树林都会着火,到时怎么补救!”

队长退到一边,肃穆而立。

宋毅命令道:“收队!”

小队长三长两短地鸣叫几声,军士们得到命令,悉数集合在小木屋前。

清点过人数,小队长汇报道:“将军,总共有两名军士被杀,会不会是敌人就在附近?”

宋毅眉头一轩:“没用的东西,你们快进行地毯式搜索,务必要将敌人搜索出来!”

队长带人前去搜索,突又转折回来:“将军,我还是留在你的身边,护卫你的安全。”

宗毅笑了:“就你能保护得了我,我一根手指头都能将你给捻死了,快去!”

队长带着二十七名白莲军展开地毯式搜索,宋毅则离开小木屋,向前面的森林深处走去。

叶风暗里捏紧了拳头,当初第一眼见宋毅时,还认为这人是个有血性的汉子,因此还指点过他,没有对他下杀手。

现在,他的肠子都悔青了,对方竟然是一个屠夫,对走马军残余赶尽杀绝。

悄悄辍在宋毅的身后,叶风打算趁着没有结束宋毅的性命。

令他感到惊讶的是,宋毅竟向着白莲军相反的方向走,明显是走向无人的地方。

森林的当中有一块空地,宋毅站定,看向叶风的方向:“出来吧,叶风,我知道是你!”

叶风现出身形,仇恨的目光像要喷出火来,一记破甲拳,就朝宋毅攻过来。

破甲拳是古代流传下来的拳法,讲究得是力道的穿透,古人所穿的锁子甲防御力极强,连锐利的刀剑都砍不动。

因此,才有一名叫做秦岚的天才,发明了破甲拳。

叶风使出破甲拳,就是要破宋毅的防御。这宋毅虽然只有暗劲境,却天生铜皮铁骨,要不然,就不会成为白莲军的扛旗使。

“叶风,你听我解释……”

宋毅后退一步,避开叶风的长拳,跳到一边。

叶风紧随而上:“我的两只眼睛明亮着呢,你还解释个屁,休要狡辩!”

长拳如附骨之蛆,不带半点拳风。

宋毅不得已,硬接一拳,两拳对撞在一起,他向后倒退出七八步。

叶风不给对方任何的喘息机会,复又追上。

宋毅向右一偏,破甲拳打中一棵树的树干,树干摇晃几下,竟尔从中折断。他惊喜道:“你实力恢复了一部分?”

“与你何干!”叶风咬牙,右拳抡出。

宋毅不想与叶风打,再次跳开。

这时,脚步声又起,他们的打斗惊动了白莲军。

宋毅反尔不闪了,迎向叶风的拳头,叶风一时不知如何处置,生生收住拳头。

“快躲起来!”宋毅催促道。

叶风看了宋毅一眼,先行躲起。

队长带人来到宋毅面前:“将军,我们好像听到这里有打斗之声!”

宋毅撒谎道:“本将军看今晚月光明亮,就在这里打会儿拳,惊扰到你们了。”

队长左右看看,确定无人,这才道:“将军,属下再去搜索,先退下了。”

宋毅点头:“好,你们快去搜索,千万不要让敌人跑了。”

队长带人离开,叶风才从树上跳下。

宋毅见他脸色不好,又快又急地道:“我来时都变成这样了,杨度他们躲在小木屋的地窖里,怕放火将他们烧死,我这才没让他们放火。”

叶风冷冷地道:“这么说来,你没有杀走马军任何一人。”

宋毅苦笑道:“我入伍时,走马军早就不存在这个番号了。不过,我少年时,西凉军掠夺我们的村庄,我的父母快要被杀,是走马军救了他们。说来你不信,我入伍的动机,是想加入走马军。”

“你说得是真的?”

宋毅举手,五指向天,发誓道:“如果我说得有半句假话,叫我天打五雷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