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二章 恶狗发疯

一旦叶风处于劣势,血伯爵更加凶相毕露,狗嘴完全张开,肥硕的身体就像一个肉装炮弹,寸长的狗毛根根飞舞。

王坤和手下更是握紧了拳头,大声为血伯爵助威。

严格意义上来说,血伯爵已经不属于狗,而是一只地地道道的丛林野兽,奸滑、凶残、噬血!

在血伯爵的凌厉攻击下,叶风表现出倒退的意思。

野兽的思维就是这样,你但凡表现出一点懦弱,它就会趁乘追击,不给你任何活路。

前趾刚落地,血伯爵后肢一蹬,再次张开血盆大口,朝叶风扑了过来。

厉红颜的肠子都悔青了,她不应该带叶风涉险的,真得没想到,王坤敢如此胆大妄为。

叶风已经坐倒在地,跟着,血伯爵的落点,正好在叶风的正上方。

厉红颜捂住了樱桃小口,紧张到了极点同,血伯爵的大口咬下去,叶风焉有命在?

“咬死他,咬死他!”

好像打了胜仗的军士,王坤他们举臂高呼。

厉红颜痛苦地闭上眼睛,叶风死了,她如何向高云枝交待。

然而,良久,没有听到叶风的惨叫。反而有吞唾液的声音轻微响起。

厉红颜将眼睛睁开一条缝,血伯爵倒地不起,在它的脖颈正中,有一根尖利的钢钎突出。

叶风被压在血伯爵的身下,冲她露出一个胜利的微笑。

厉红颜不知不觉间流下劫后余生的眼泪,叶风创造了一个奇迹,果然不愧是高云枝重视的人。

王坤众人脸上写满震惊,迟迟不见反应,血伯爵就这么被杀了?可恶的叶风一定是先行示弱,再利用拌生肉的钢钎自上而下刺入血伯爵的脖颈!

“宝贝,血伯爵可是我最爱的宝贝,它就这么死了!”王坤疯狂地揪着自己的络腮胡子,陷入一种癔症当中,劈手夺过一个手下的猎枪,枪管正对叶风:“给我去死,我要让你给我宝贝陪葬!”

砰地一声,猎枪喷出一道火舌。

子弹射击过来时,一条恶狗恰恰当住。子弹打在恶狗的身上,流下汩汩的鲜血,它凶性更甚,砰砰地撞着铁笼。

见同伴受伤,其他的恶狗亦是躁动不安。

老陈不安地道:“老板,群狗暴躁,真得发起疯来,我们根本敌不住,怎么办?”

王坤瞪了老陈一眼:“傻啊,全部杀了!”

手下举起枪,正要射击之时。

叶风已经拧开铁笼,恶狗们得到自由,猛地向笼外冲过去。

一只卧伏的恶狗,猝不及防地朝厉红颜咬过来。

被叶风一瞪,吓得赶紧改变方向,朝外面冲出。

如同洪水猛兽,三十余条恶狗,其中有獒、有比佐犬、高加索犬,三三两两地锁定王坤和他的手下,有爪子攻击,用利齿嘶咬。

惨叫声很快联成一片,听起来令厉红颜毛骨悚然,眼皮直跳,不由地抓紧了叶风的胳膊。直到叶风拍拍她的手背,安慰道“我在这呢”,她的紧张才略见缓和。

“开枪啊,快开枪!”

混乱中,王坤果断开枪,打死了咬他的一只比佐犬。侥是如此,他的花衬衫、红裤子被撕成烂布条,手臂上、大腿上都是一道道的血印子。

举目看去,有两个手下已经倒在血泊之中。

小弟们端起枪来,砰砰地乱射,恶狗见到火力强大,不敢过分靠近,步步紧逼。

王坤他们有了喘息的机会,集结在一块,枪口对着恶狗。

两边呈对峙状态,厉红颜悄声道:“我去缴了王坤他们的枪!”

叶风摇头:“不用!”

在青羊谷中,他曾见过一只两人高的熊,它一声嚎叫,数只猛兽都吓得瘫软如泥。叶风曾悄悄跟随它一段时间,对它的发音很是了解。

据后来师父说,其实叶风所见的熊不是熊,而是上古时期的罴。力大无穷,发起怒来,甚至能打碎一座山头。

哞——叶风的叫声带着不容置疑的命令,说是牛叫,却又与牛叫大不相同,不止恶狗们躁动,连王坤他们也被吓了一跳。

叫声刚歇,恶狗们跟发了疯也似,再也不顾忌王坤等人手中的枪,没命地朝着王坤众人冲杀。

除非一枪能把恶狗打死,要不然它们就算有一口气在,也拼了命地扑击。

“疯了,它们疯了!”

“我害怕,爸,妈,我不想死!”

一个手下丢了手中的枪,拔腿就跑。

一朝落单,四只恶狗齐扑过来,不一会儿的功夫,他就没了气息。

见到如此血腥的画面,更多的人腿肚子打着颤,他们手中的枪再也不能做为救命使用,更何况,自制的猎枪本来威力就不大。

“跑啊!”

王坤的精神再也承受不住,率先拔腿就跑。

恶狗在后面穷追不舍,他推倒一个手下,利用他当挡箭牌,这才逃躲过了数只恶狗的追击。

耳边传来的惨叫声与时不时的枪响,令王坤胆寒,哆嗦着手攀上墙头,回头一看,魂整个都没了。两条恶狗一左一右地咬住他的裤腿,用力一扯,他被拖下墙头。

“狗爷,宝贝们,我平时没少喂你们生肉,你们放过我吧!”

王坤哭着哀求。

然而,恶狗是没有智慧的,在它们眼中,只有食物。

一条恶狗一嘴下去,生生在王坤的右肩咬下一块血淋淋的肉。

王坤的手下悉数被杀,恶狗们也仅剩下五只,它们齐朝他扑了过来。

在痛苦的挣扎声中,王坤的惨叫声越来越弱,渐至不闻,身体外围趟出一片腥稠的血迹。

这样的惨状,厉红颜强忍着想要呕吐的冲动。她问道:“还有五条恶狗,我们怎么办?”

叶风又是一声叫声,同样的发音,却带着不同的命令。

五条恶狗一听见叶风的命令,发力猛地朝墙上撞去,头裂开,血流了一地。

杀死王坤,厉红颜骂了一句“死有余辜”,和叶风并肩走出铁门。

刚来到铁门外面,就看到一群平民,手中拿着锨和木棍,气势汹汹地站在门口。

“你们两个,也是王坤的同伙?我打死你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