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三章 古怪的铜人

一个七十岁的老大娘,站都站不稳,反而拿着木棍朝叶风抽了过来。

厉红颜轻轻抓住棍头,解释道:“大娘,你误会了。你看看这个!”

做为捕快,厉红颜有取证的习惯,哪怕刚才那么凶险的环境,她依然用手机录了一段视频。

村民们凑过来,看过手机后,明白了真相,纷纷道:“原来是你们杀了那帮恶徒,刚见到你们从狗场出来,我还以为是坏人呢!”

“这帮恶徒早就应该下地狱!”

“赵婉那女娃可怜啊,傻到跳楼!”

一说到赵婉,老大娘更是哭得泣不成声,老泪横流,有人向叶风二人说明情况,这老大娘就是赵婉的奶奶。

众人上前安慰一番赵大娘,她这才止住哭,蹒跚地走到叶风二人面前:“我没啥感谢的,只能给你们磕头,愿你们一生平安!”

叶、厉二人赶紧一左一右地扶住赵大娘,人家七十岁的老人,给他们年轻人磕头,无论如何,他们也承受不起。

众人好说歹说,赵大娘这才做罢。

一个里长模样的老人,走到叶、厉两人的面前:“两位,你们为我们村除去了王坤一伙,我们没有什么感谢的,请你们到村里吃顿便饭,如何?”

村民们哄然叫好,叶风见推托不过,只得答应下来。

向西南方,众人一路行走,路上,里长说了很多王坤做过的坏事。

叶风这才知道,王坤有多令人发指,为了训练他的狗,他经常把狗笼放到村边,肆意的骚扰村民。他们想去告发,可都被压了下来。

一边说着,众人来到村外,只见这个村子的外面,是厚达三尺的圆形土墙,在村外围了一圈,看起来像一个古堡的样子。

进入其中,这里面古木森森,树龄大概都在千年往上,粗达数丈,以松柏为主。

在这片古林当中,村民的房子都是老式的土房子,年代久远。

这种感觉,就像一下子从现代穿回了古代。更令叶风二人惊讶的是,村里面竟然连电都没有通。

里长介绍道:“我们村啊,其实从武秦朝就存在了。一直延续着那时的风格!”

厉红颜吃惊地道:“武秦朝,跟现在的大武朝,相差了三千年之久!”

里长自豪地道:“不错,我们祖先三千年就生活在这里,历史够悠久了吧?”

前面有一处拄剑的陶俑,高达三丈,身着黑色的锁子甲,护心镜为云吞兽,五官线条粗犷,眼角直向两边延伸,是典型的武秦朝风格。

注意到叶风的眼睛盯着这个雕像,里长走到雕像前,用拐杖敲了一下,雕像发出嗡的一声,听其声音,竟是用精铁铸成。

叶、厉二人彻底被震撼到了,这三丈的雕像,得费多少精铁,才能铸就。遥想武皇起于微尘,以白衣之身,带领枭悍的魏武卒,以一人之力,结束乱世,再又开边兴土,是何其英雄。

难怪,后来的昊月帝会在进驻玉京城之后,见到武皇的雕像,感叹:“大丈夫生如是也!”

里长问道:“你们可曾对武秦朝的历史有所了解?”

凡大武国人,谁不知道武秦朝的历史,武皇更是被称为继远古三皇之后,唯一一个可功与三皇相齐的皇帝。

当下,两人同时点头。

里长又问道:“那你们可曾听说过,天下大定,武皇收缴天下之兵,铸十二铜人的典故?”

“这个自然是听过的。”

里长点头:“这个铜人,就是武皇十二铜人之一!”

叶风陡地感到热血沸腾,忍不住伸手向铜人摸了过去。

陡然间,脑海里响起一个黄钟大吕一样的声音:“入我武皇门,是我武皇人。斩尸问长生,徒手覆天地……”

每个字,每句话,都清晰无比地在叶风脑海回荡,好像这些字生生地印在叶风的脑海里,久久无法回过神。

厉红颜拍拍叶风的肩膀:“叶风,你没事吧?”

叶风回过神,摇头道:“没事!”

一道肉眼不可见的金光钻入叶风的真渊脉。

里长指着前面不远处的一块空地:“每逢节日,我们村都会在广场上举办宴会。今日正当如此!”

村民们簇拥着叶、厉二人,到了广场之上。

里长陪着他们说话,村民们到家里取出腊肉、腌菜、新鲜的水果,摆满了广场。

从天色微暗,一直到夜色沉沉,广场上点起了火。

等到宴会结束,厉红颜醉得不省人事。她拗不过村民的殷勤相劝,多喝了几杯。

到了里长给他们安排的住处,叶风这才发现,就一个大房间。敢情村民们认为两人是夫妻。

叶风把厉红颜架到床上,自己则坐在椅子上,将就一晚,明天早早回去。

刚有了睡意,里长敲门,声音惊到了叶风。

叶风开门,里长压低声音对他道:“叶风,我们抓住了一个外来人,他身上有古怪的物件儿,我们也不知道是什么。你过去看看!”

“好!”叶风轻轻关上门。

跟着里长来到他家,只见几个年轻人正在摆弄着一些小物件儿,叶风大喊道:“快放下,这东西危险!”

不为别的,他们摆弄的物件儿,都是狙击枪的零部件。

里长虎着脸:“一帮小兔崽子,没有轻重,说了这东西不要碰!”

顺手,他将狙击枪管收起:“这玩意儿不错,能当个扫帚把用!”

一见到狙击枪的零部件,叶风蓦地想到一个可能,那就是那个神秘的狙击手跟过来,结果闹了乌龙事件,因为对地形环境不熟,栽在了村民的手里。他催促道:“快带我去见见那人!”

里长在前面带路,到了他家的柴房里,一个穿着黑衣的年轻人被五花大绑,身上还有被打的血迹。

见到叶风,他的眼睛充满了狠厉,凶煞如狼。

叶风抬脚就朝他身上踢去,两次差点被这家伙杀了,对方还敢在他面前耍狠。

“说,是不是伍青?”

那人咯咯地笑了两声,陡地笑声戛然而止,嘴角流下一丝绿色的血迹,没了呼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