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四章 孙眉被绑架了

显然,这名狙击手在嘴里藏了毒,暴露后,就没有想着活。

里长:“这……”

叶风俯下身,查看死者身上有没有可用的线索,只搜到一块铜牌。

这铜牌的正面是一个张着嘴的龙形象,背面写着数字“23”。

叶风不知道这铜牌有何来历,直觉告诉他,这人不是伍青的手下。

将铜牌收好,叶风嘱咐里长将尸体埋了,就当什么也没有发生过。

里长点头道:“放心,我晓得。”

一摆手两个年轻人抬着尸体,向外面走。

叶风又想到一些事情,问里长道:“是谁把这人抓住的?”

里长指着抬尸的两个年轻人中的一个:“就是这个三娃子。”

三娃子肤色黝黑,身材墩实,憨厚地笑道:“里长,你找我?”

叶风招手让他过来,问道:“你抓他的地方,能带我去吗?”

三娃子点头:“走,我这就带你去!”

两人走到村西的城墙内,拐用处有夯土筑成的台阶,拾阶而上,走到土墙的顶端。

顶端宽达三丈,甚是平坦,跟土路没有任何区别。

前方不远处,覆盖着一个树冠,枝叶浓密,正好利于藏人。

如果叶风是杀手的话,他也会选择这里,藏身在这里,他人难于发现,自己却能俯瞰整个村落。

三娃子指着这处地方:“就是那里。”

叶风径直走了过去。

杀手做事很是心细,没有留下一丝一毫的线索,反而在杀手的藏身处,除了三娃子的脚印外,还有一个淡淡的脚印,没有鞋底花纹。

叶风盯着这个脚印看了许久,不知是怎么回事,对方没有穿鞋吗?

突然间,他脑中灵光一闪,不是没有穿鞋,而是对方将袜子套在鞋外面,这样就不会留下鞋印。

没有什么有价值的线索,叶风也就不再停留,走下土墙,准备回去睡觉。

经过雕像前时,他又发现了那个没鞋印的脚印,对方也在雕像前停留了一下。

回到房间,厉红颜睡得正沉,那打鼾的声音跟雷鸣也似。

叶风录了一段,也就沉沉睡去。

第二天,天一大早,叶风叫醒厉红颜,两人准备离开。

里长带着村民把他们送出村,众人一直望着他们的背影消失。

来到公路边,等到一辆出租车。

两人并排坐在后座,那个铜牌从叶风的口袋里掉出。

叶风正要捡起时,看到厉红颜的两只眼睛直勾勾地盯着这个铜牌,脸上写满震惊。

“你认得这个铜牌?”

厉红颜赶紧否认:“不认识。”说这话时,她眼睛偏向一边,分明在撒谎。

叶风也不追问,这厉红颜不止捕快身份这么简单。

要说见多识广,而又最为可信,那当属孙岳了。与厉红颜分开,叶风直接让司机去孙府。

厉红颜等叶风离开,赶紧拿出手机,给高云枝发了一条短信:姐们,大事不好,龙骧军盯上叶风了。他有没有得罪过当今陛下,你快点查。

出租车在华阳街停下,叶风确定没人跟踪,这才通过隐蔽的后门,进入孙府。

刚进入孙府,就看到仆人老孙头脚步匆匆地向孙岳的房间走去,迎面正好撞上叶风。

叶风问道:“师叔他怎么了?”

老孙头叹一声:“老爷的老毛病又犯了。”

跟着老孙头进入孙岳的房间,难得孙超也在。

孙超极看不惯叶风,一见到他,就恶声恶气地道:“都是你,昨天为什么不跟着我姐,现在倒好,她人不见了。”

“够了,不要再吵了,还嫌家里不够乱吗?”

孙岳一声厉喝,再度剧烈地咳嗽起来。

老孙头赶紧给孙岳吃了药。

叶风急问道:“师叔,孙眉怎么了?”

孙岳缓过口气:“我也不知道,她星期天没回家,也没在厂里。我担心啊!”

叶风道:“她会不会跟哪个朋友一起玩了?”

孙岳摇头:“怪就怪在这里,要是跟朋友一起玩,她要好的几个朋友,我都打电话问过,也没在那里啊!”

叶风心头掠过一丝不祥的预感,孙眉极有可能出事了,不禁现出担忧的神色。

孙超嘲讽道:“做一个贴身保镖,你不知道二十四小时保护我姐,若是她出了事,我跟你没完!”

说着,他挑衅地朝叶风挥挥拳头。虽然孙超好赌不成器,但真得关心姐姐孙眉。

孙岳不悦地看了孙超一眼:“但愿是我想多了,可能孙眉她真得有别的事情!”

孙超急道:“爸,都这个时候了,你还向着叶风。你说,他是不是你的私生子?”

孙岳被气得红了脸,捂着脖子,半天喘不过气来。

孙超和叶风赶紧过去,一左一右地为他推拿。

外面响起急促的短笛声,有人闯八景阵。

叶风眼神示意孙超照看孙岳,自己到了外面,竹林之中,有人在转来转去。

听见有人来的动静,他停下,看到不远处一个年轻人正在盯着他。

这人袖子一甩,一张纸好像被平托着,慢悠悠地飞到叶风面前。

叶风伸手接了,心中大为骇异,这人竟能随手将纸平平飞过来,最少是化形境的高手。

什么时候,灵州竟出现了这等人物。

等到接过纸,他这才恍然大悟,对方在纸中夹了一根钢丝,这才能有如此效果。如果是叶风,他也能轻易做到,不过是装神弄鬼罢了。

再看时,那人已经消失。

叶风看向纸上的字迹,不禁眉头深皱,孙眉果然还是出事了。

“午夜,北郊深合电子厂,够胆就来。孙眉在我手上!”

收了纸,叶风回到孙岳的房间,将纸递了过去。

孙岳看过白纸,破口大骂:“一定是葛天君,破不了八景阵,这才想到对孙眉下手!”

孙超就朝外面走:“我姐绝不能出事!”

叶风跟上:“我跟你一起去!”

孙岳咳嗽两声:“你们两个小心点,对方明显是有备而来,唉,可笑我这身功夫,到了关键时候,就被这病拖累了。”

叶风保证道:“师叔,你放心,我一定完好地将孙眉带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