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五章 血战

深合电子厂本是外郡的一个厂商想要套取资金而建立的,坚持了不到三年,就告倒闭,只余下残垣断壁。

沈乐去外地办事,昨天回得灵州。本来听说伍青出动阎王庙,叶风那小子就上了生死薄,谁知回来听赵明一说,哦哟,这小子还活蹦乱跳的。

叔可忍,婶婶不能忍啊。

也怪孙眉倒霉,刚出了厂门,就跟气势汹汹来寻仇的沈乐碰了个正着。

一群人围上来,把孙眉请到了深合电子厂。

沈乐让得力手下一阵风去高盛通知消息,对方回来,说叶风是个硬茬子。

沈乐笑了:“我就喜欢碰硬茬子。”

赵明在一边不太自信地道:“叔,我看这事要不就算了吧,本来就是我们欠孙眉的货款。”

沈乐骂道:“不争气的东西,怎么能这样算了,说出去,丢得是你叔的脸,好歹我也是桃林帮的八大供奉之一!”

“对,沈兄说得没错,我也早就想要了叶风的命!”伍青带着风阎罗和力阎罗从容走了进来。

沈乐一见到伍青到来,立马笑道:“这么说,伍兄准备与我一起合作?”

伍青点头:“嗯。叶风实在太过嚣张,阎王庙要他的人头,他不乖乖送上,还杀了我三个手下。真当阎罗庙的阎罗都是泥做的不成?”

“有伍兄在,这可真是如虎添翼!”

两人同时哈哈大笑,赵明跟着大笑,有伍青加入,真可谓布下天罗地网,叶风插翅难逃。

外面负责把风的小弟,跑进来汇报:“叶风来了!”

沈乐冷笑道:“还真敢来,叫他有去无回!”

伍青使个眼色,风阎罗和力阎罗留在沈乐旁边。这次,他带来的总共有六位阎罗,阎王庙一半的势力,其他四个阎罗分别是枪阎罗、刀阎罗、棍阎罗、剑阎罗。

四人在外面,静等叶风。

伍青则藏身在暗处,想要看看叶风究竟有何三头六臂。

沈乐加上他,这里注定将成为叶风的葬身之地!

叶风走到电子厂门口,对孙超道:“你跟在我后面,我害怕等下打起来,照顾不到你!”

孙超朝地上啐了一口:“谁要你的照顾。”

两人一走进电子厂的门,迎面四人拿自拿着刀、枪、棍、剑,排成一排,杀气腾腾。

孙超马上躲到叶风的身后,胆怯地道:“怎么阎王庙的杀手出动了?他们个个都不是善茬!”

叶风的目光一一扫过四位阎罗:“你们是一起上,还是一个个上?”

孙超多嘴道:“他们每个人的实力都了不得,一起上怕是没得玩啊。”

叶风全当没有听见,只见四人动了,占据四个位置,将他围在中间。

刀走中宫,因此占据叶风的正面。

剑走偏锋,占据叶风的左侧。

枪阎罗使得是两把短枪,占据叶风的右侧。

棍阎罗挪腾到叶风的背后。

伍青暗自点头,这四个阎罗遇到敌人实力高于他们的敌人,都是采用合击之阵,早就如臂使指,万般熟稔。

叶风闲闲地站在当地,脚下不丁不八,他们四人不出手,叶风也不动。

空气压抑,原本休息的蝉,又开始嗡嗡地鸣叫。

不知不觉间,孙超的身上被汗水洗了一遍。

嗡地一声,刀阎罗一抖手中的九环大刀,采用泰山压顶之势,高高跃起,朝着叶风的头上劈下来。

与此同时,剑阎罗手中的长剑荡起一片森森寒光,配合刀阎罗,封锁叶风的左侧。

枪阎罗的两杆短枪,一前一后地攻向叶风的右侧。

棍阎罗双手握棍,呀地大叫一声,手中乌沉沉的棍棒朝叶风的后背抡将下来。

前后左右,都是阎罗们凌厉的攻势,叶风不管向那个方向挪腾,都免不了吃上一记。

藏身暗处的伍青心中阴笑,叶风这次你不死也重伤。

叶风的手心一片殷红,为了激发潜能,他只得如此,连他也不得不承认,四个阎罗配合在一起的阵势,异常强大,想要全身而退,根本没有这个可能。

万劫不灭手使出,两手紧紧地夹住刀阎罗的九环大刀,叶风向左前方跨出一步。

间不容发的功夫,他一个向左前方弯腰,枪阎罗的枪与剑阎罗的剑交击在一块,一串火花暴起,枪阎罗的枪头被剑削上半空。

牵引刀阎罗的刀,正中棍阎罗的棍,又是火星四溅。

一招之间,四个阎罗的阵势完全被破。

看似任何武者都能做到,但极致的计算与过人的胆气,不是每一个武者都有。

若非叶风曾是结丹境的强者,硬撼过萧靖,恐怕他也会心慌意乱。

曾经沧海难为水,叶风的眼界是结丹境的。

侥是如此,他还是被棍阎罗的棍子扫到,五脏六腑一阵翻腾。

顾不得自己的伤势,叶风两手夹着九环大刀,顺势直下,万劫不灭手一掌拍在刀阎罗的胸膛。对方横飞出去,落地吐出一口血泉,失去了战力。

身后,剑、棍、枪三个阎罗呈三角形,复又缠了上来。

叶风业已夺下刀阎罗手中的长刀,手腕一翻,一片金光潋滟,在刀的外围,竟有着一层淡淡的金芒。

这分明是化形境才有的力量!

做为化劲巅峰的实力,叶风深知化形与化劲之间的界限不是太明显,他想暂时突破到化形境,能通过伤害自己,暂时获得化形境初期的实力。

金芒扫过,原本最坚实的棍阎罗的棍子应声而断。九环大刀再向左一拖,剑阎罗看到叶风刀削棍阎罗的乌沉木棍子,心里顿时就打一个咯噔,乌沉木可是比精钢都要坚硬许多,长剑再要阻挡之时,大刀已经落下,被从中斩断,再向下,断了剑阎罗的一条腿。

枪阎罗吓得后跳,两只棍子呈现十字,想要封住叶风的进攻,在叶风化形境的攻势下,根本不起任何作用,被长刀断掉双枪,再又向前一搠,枪阎罗半跪在地,立马没了呼吸。

就剩下最后一个棍阎罗,叶风杀红了眼,如同野兽一样喘息。他背后鲜血渗出,衣服早与皮肤粘连到了一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