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七章 救出孙眉

若是动作掠影步,绕来绕去,难免众人跟着他的身形游转视线,就会发现孙超在悄悄地靠近孙眉。

既然力阎罗提出对拳,那就不如将所有人的视线吸引到这里!

力阎罗怒吼着一拳打出,只听啵啵的声音接连震动,空气被他打出一连串的音爆,距离他最近的几个人,甚至能感觉到劲风有如钢针,夹面生寒。

叶风同样打出一拳,迎向力阎罗的拳头。

两人的拳头交击在一起,叶风腾腾腾地向后退出五步,这才稳住身形。

若是实力全盛,力阎罗在叶风面前不过是跳梁小丑。

可叶风接连血战,早就力亏,实力十不存一。这点,他清楚无比。

至于为何要明知不可为而为之,那是因为叶风对孙岳承诺过,会照顾好孙眉和孙超,为了这个承诺,他这才如此拼命。

“打死他,打死他!”

“一个叶风也敢跟阎王庙的力阎罗较量,真是不知好歹!”

“这阎王爷要谁死,谁就得死,叶风在力阎罗面前,就像被他点了名,绝对活不过三拳!”

沈乐身边的喽罗们个个叫嚣,兴奋得如同打了鸡血,浑然没有想到,叶风受伤在先,实力早就大损。

沈乐看向叶风,摇了摇头,啧啧道:“胳膊拧不过大腿,想跟我们桃林帮为敌,叶风,你的下场注定了。”

第二拳又出,力阎罗无耻地得很,看到叶风的手上有一处大的伤口,拳头稍微向一边移了一点,正对着叶风的伤处。

叶风这次后退得更加厉害,退出十来步不说,嘴角渗出血来。

力阎罗见两次叶风都被他打得身形摇晃,不禁喜从心生,若是今天杀了叶风,那主子伍青必然对他奖赏有加。说不定,排名还会在毒阎罗的上面。

一想到这里,他更加激动。

而叶风虽然使用了破甲拳,对力阎罗没有造成实质性的伤害。

抹掉嘴角的鲜血,叶风狂吼一声:“再来!”

力阎罗的拳头威势更盛,余力波及之处,隔着十来米远的空玻璃瓶居然炸裂了。

孙超的眼睛流下泪水,他停下脚步,要不是为了救他姐,叶风绝不会这么拼命。

匆忙间,叶风还向孙超投来一个催促的眼神,意思要孙超赶紧行动!

对于叶风来说,刀尖上跳舞是他的常态,大不了三十年之后还是一条好汉。拼着最后的力气,叶风握紧了拳头,迎向力阎罗!

力阎罗的拳头已至,叶风只感觉到一股巨力从拳头传导向右手经脉,伴随着阵阵非人的疼痛。

一个声音在脑海里回响,要死了吗?怎么会死得如此窝囊?

真是龙在浅水遭虾戏,虎落平阳被犬欺!

叶风的意识陷入无尽的混沌之中,他眼见着就要倒地。

就在这时,叶风的右手经脉像被另股神秘的力量控制着,张开双手,依稀间,众人只依稀看到金光一闪,稍纵即逝。

然后,叶风的手包住了力阎罗的拳头,轻轻一拧,对方传出毛骨悚然的惨叫,半跪在地上,如同雕像一样寂然无声。

等到叶风再次醒来时,他已经在自己的房间。

孙家一家人,并同叶章、林芳全围在这里。

见到叶风悠悠睁开眼睛,孙眉哭得眼睛都肿了:“叶风,你没事就好,没事就好。”

现在的她,哪里有霸道总裁的样子,分明就是一个女儿家。

叶风看着熟悉的地方,呆了一会儿神,这才问道:“我没死?”

孙眉打了叶风一下,嗔怪道:“怎么说这么晦气的话,有句话叫好人不长命,什么遗千年?”

孙超补充道:“姐,我知道,好人不长命,坏人遗千年!”

孙岳骂道:“就你话多!”

孙超知机闭嘴,问题是,姐我替你说的,你怎么看我的眼神这般凶狠。

端来乌鸡汤,孙眉吹凉了,小心地舀了一勺,递到叶风的嘴边:“赶紧喝了,大补。”

叶风确实有些饿了,喝了一大碗,这才复又躺下,全身就像骨头散了似的,疼痛不已:“我昏迷之后,发生了什么?”

孙眉替叶风擦干净嘴角:“你昏迷之后,我弟用枪顶住了沈乐的脑袋,逼他放了我们!”

她扑哧一笑:“这沈乐还桃林帮的八大供奉呢,当时你是没看到,他吓得屁滚尿流。不管怎么说,这次多谢你救了我!”

叶风翻个怪眼:“大小姐,救你的人明明是你弟,关我什么事。你感谢错人了。”

他可不想孙眉对他有感激之情,毕竟他还欠孙家一枚惊神香。

难得的,孙眉没有跟他斗嘴。

叶风想到一个关键的事情:“那力阎罗怎么样了?”

孙超插话道:“他呀,被你一拳打死呗。”

叶风惊得说不出话,他明明记得,自己快要被力阎罗打死,怎么是他打死了力阎罗,询问地看着诸人。

孙岳道:“这事情一时半会儿说不清楚,等你伤好了,咱们再说。”

众人害怕打扰到叶风,次序退出房间,唯有林芒留了下来。儿子受了这么重的伤,她要亲眼看着儿子好起来。

叶风陪着林芳说话:“妈,前段时间我回咱家了,咱家里遇到了小偷。”

林芳紧张地问道:“咱家来了小偷?现在的小偷还真是……胆大!”

叶风浑然没有注意到林芳的表情,那分明不是担心小偷。他们临行之前,早就把家里值钱的东西带来了。

“说来这事古怪得很,那小偷是个光头,我看像个和尚。”

林芳的语气正常了:“没事,其实也不用担心,咱家又没有别的东西。”

叶风跟着点头:“妈,你说得对。时间不早了,我看你也早点休息吧。”

林芳不舍地看了儿子一眼,道:“好,那我就去休息了。”

关上叶风的房门,林芳神情更见复杂。她心中一直有一个秘密,只有她和叶章知道。

等到了第二天,叶风睡了一觉,奇迹般地发现,自己的伤貌似没那么严重了,尝试下地走路,一点儿也没有妨碍。

踱到孙岳的房间,孙岳看到叶风竟能走路,亦是瞪大了眼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