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八章 徐远又开始蹦哒了

想到孙眉姐弟架着叶风回来时,整个人都脱了相,因为与人对拳,右臂骨乃至牵连到右边的肋骨断了三根。

孙岳可是真真的看见,而现在叶风走路如常,只是身上有几处明显的伤口,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他嘴巴微微张着,感觉又要犯病的节奏。

叶风有些着急地问道:“师叔,你没事吧?”

孙岳回过神,想到孙眉姐弟说叶风重伤之时,一拳打出,有一道金光一闪而没,然后力阎罗半跪在地上,就此没了气息,他招手对叶风道:“到我这里来!”

抬起叶风的手腕,孙岳释放出一道劲力,探查叶风的身体,良久,眉头舒展开来。叶风恢复得很快,身体里面也没有那股神秘的力量。

叶风明白师叔这是想看看他的身体状况,这是化形境才有的一种特殊能力,名字叫做洞明。等到孙岳放下叶风的手,他问道:“师叔,我的身体可还好?”

孙岳抚着胡须:“好着呢,再过个两三天,我看你就完全恢复了。”

关于叶风身体泛出一道金光的事情,孙岳打算先观察观察再说。

叶风也想到了一件事情,从怀里拿出那块铜牌:“师叔,这个东西你认识吗?”

见到这块铜牌,孙岳的眼睛闪过一丝恐惧,旋即马上不自然地道:“不认识,你从哪里得来的?”

叶风把狙击手的事情说了,孙岳沉吟不语,怎么龙骧军会盯上叶风,这可是陛下身边的秘密力量。

虽然早就远离军队,但他对这铜牌可谓记忆犹新。

坊间都在口口相传,萧靖想要窃取皇位,取而代之,但最为顾忌的,就是皇帝身边的龙骧军。

叶风如何会没有注意到孙岳的表情变化,他确信孙岳知道这块铜牌是什么,孙岳不说,他也不便再问。

“师叔,我听你数次说到过葛天君,他是一个什么样的人物?”

孙岳沉沉一叹:“他很可怕,只有上半身,下半身全部没了。却凭借着过人的意志,炼成了大疯魔杖法,实力更是直逼结丹境。”

“那你们是如何结仇的?”

叶风知道大疯魔杖法有多难练,必须每天挥动六十五斤以上的镔铁棍上千次,坚持三年,能让手臂举起镔铁棍如举鸿毛一样,才能开始炼杖法。而对方没有了下半身,依然能练成,足见其心性坚定,对自己有多狠。

对于这样的人,叶风只有佩服。如果两者之间不是血仇,他想替他们化解。

孙岳整个人突然变得激动起来,面色又开始变得暗红,急速地掏出两枚药丸,放进嘴里,他这才恢复正常。

叶风没有想到,一问及葛天君,孙岳会激动成这样,看来两人之间的纠葛,已经达到不共戴天的地步。他赶紧扶孙岳坐到椅子上,替他梳理后背,对方这才平静下来。

牙齿咬得咯咯作响,手用力地抓着椅背,孙岳极力压制情绪之后,这才缓缓开口:“双羊峡之战的叛徒,就是葛天君,我们曾是最好的兄弟!”

叛国,叛军,叛兄弟者,杀无赦!

叶风给葛天君叛了死刑,一旦遇到,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说完葛天君的事情,孙岳好像一下子没了力气,无力地闭上眼睛,挥了挥手:“叶风,我累了,你先走吧。”

叶风离开孙岳的房间,刚回到自己的住处,就听到手机铃声响起,进屋拿起手机,却是辛兰打来的,那边声音很乱,好像发生了什么事情:“叶哥,公司出了大事,我不知道找谁,只能打电话给你!”

叶风沉声道:“怎么回事?”

电话那端传来脚步声,嘈杂的声音清净了,辛兰道:“还记得业务经理徐远吗?他今天带了一大帮子的人来……”

叶风打断道:“他还敢来闹事?”

辛兰赶紧道:“如果是闹事,那保安早将他们哄走了。这次,他来是问孙总要精神损失费,公伤费的。带来的人全是咱们服装厂的原料供应商,如果孙总不给,他们就要立马断供!”

想都不用想,徐远没有背景,哪里能鼓动这么多的供应商听他的话,只有一个可能,他不过是一枚棋子,背后有人在操控。

辛兰犹豫道:“徐远还说……”

“他说了什么?”叶风的语气多了一丝不耐,这辛兰的性格有些太弱了。

辛兰总算一口气把话说完:“他还说,要你跪地道歉,必须跪着在办公室里爬三圈!”

叶风嘿嘿笑了,徐远毛痒痒了,想让我扒了他的皮!

挂断电话,叶风想告诉父母一声,进屋之后,叶章沉睡未醒,林芳不见踪影。

叶风不禁对母亲不在家有些无奈,给她说了多少次,现在在避难,能不出去露面,就不要出去露面。想想,母亲是个闲不住的人,叶风只得苦笑一声。

出了孙府,叶风打车向公司走去。

刚来到办公室外,就看到徐远坐在孙眉的办公椅上,两腿笔直地搭在办公桌上,样子很是嚣张。

供应商来了有八个,个个跩得跟大爷似的。辛兰又端茶倒水,又是软语相陪,把他们跟菩萨一样供着。

办公区的员工纷纷探出脑袋,通守玻璃墙,朝办公室里看。

叶风这才明白过来,敢情孙眉不在,要是孙眉在的话,能容得这群人这么放肆,她可不会这么惯着他们!

徐徐推开办公室的门,刚好看到一个供应商趁着辛兰转身的功夫,想吃她的豆腐。叶风飞起一脚,鞋底跟这个供应商的脸来了个亲密接触,等到对方狼狈地爬起来,正要张嘴之时,叶风又被了一脚,把对方踢倒在地。

辛兰赶紧拦住:“叶哥,他是咱们梵羽的拉链供应商,张总!”

牛总总算有了喘息的机会,爬起来威胁道:“小子,敢打我,你给我看清楚,我叫张韶,是专门供应给你们梵羽拉链的。啥也不说,明天就断货!”

辛兰正要开口相求,叶风冷眼看着对方:“所以,这就是你想吃豆腐的理由?也不看看你那样子,长得跟一坨猪粪似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