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九章 崩溃的供应商们

叶风又被了一脚,把张韶踢翻在地。

辛兰对张韶亦是颇为厌恶,自打他一进来,那双眼睛就跟大灰狼看小红帽似的,恨不得一口将她吞掉。

可对方是供应商,她不能得罪了。叶风打张韶,她心里暗爽,但表面上还是极力劝阻:“叶哥,别打了,别打了。”

早就该想到,叶风一来,肯定不会跟这群人讲理,可也没想到,上来就是干,辛兰有点儿不知所措了。

另个供应商聂华站了起来,目光阴沉地盯着叶风:“小子,孙眉还得叫我一声聂叔,你什么身份,敢进来就打人,真是粗鲁至极!”

“我看梵羽就是因为有你这样的员工,才会路越走越窄!”

“谁叫你进来的,你能代表孙眉吗?敢打人,以你的身份配吗?我们谁不是身家千万的大老板!”

叶风淡淡地扫视这群供应商一眼,合着还想摆谱儿呢。深吸一口气,他道:“我是梵羽一名普通员工,不过,我能代表梵羽说一句话,梵羽不会接受任何的威胁!我也相信,孙总在的话,也会这样!”

一番话,掷地有声,字字有力。

哪怕在玻璃墙外的员工,听到叶风话,都忍不住为他鼓掌。

不为别的,梵羽从诞生的那一刻开始,就注定了它不会因为利益而被迫妥协,梵羽人就是要自强不息!

聂华冷笑着,森白的牙齿像噬人的野兽:“小子,你拳脚厉害,却不知道商战的可怕,我劝你还是别在这里嚣张!”

叶风冲他一挥拳头,聂华骇怕得后退数步,他注重休面,可不想像张韶那么狼狈。叶风的笑还是那么干净:“对不起,我是个粗人,能用拳头说话的时候,我绝不用脑子!”

转过身来,他走向徐远。

那压迫性的威胁,使得徐远立马软弱,扑腾一声,软倒在地,椅子翻了。

叶风的眼睛如同针芒一样,嘲讽地道:“听说,你要我向你道歉,还要我在办公室里爬三圈!”

徐远吞了口唾沫,深悔自己嘴快,说出这样的话来。叶风他根本就不是人,根本不跟他玩任何阴谋诡计。若是拳头打过来,估计他今天骨头都要被拆了:“叶哥,我就是开个玩笑,你就当我放了个屁!”

说着,徐远朝自己的脸上猛地左右开弓地煽起来。

这本不该是笑场的场合,看到徐远滑稽的样子,辛兰还是忍不住笑出声。

“现在,给我爬三圈!”

徐远犹豫了下,跪在地上,开始爬。

玻璃墙外,曾经受过徐远欺负的同事更是拍手叫好。

“听说,你们想对梵羽断供?”

孙眉陪着杨忠走进办公室,杨忠笑着问道。

聂华眉头皱着:“你又是谁,敢质问我们?”他的浆洗麻布,在灵州当地可是一绝,鲜少有人能跟他竞争。

一个看起来普普通通的老头子,能有什么坏心思呢?在你面前嚣张一下,你就给我老实受着。

谁知话语刚落,就听见后面的几个供应商颤抖的声音:“杨老爷子,你怎么来了?”

“我不是来找麻烦的。我是来要求主动降价供应的,原本三毛一粒的扣子,我愿降到一毛五!”

“杨老爷子,对不起,我不应该来的!”

聂华快哭了,这次真得踢到铁板了,敢在杨老爷子面前嚣张,还真得是打着灯笼上茅房,找屎(死)啊。

杨忠笑呵呵地道:“在灵州,你是第一个敢跟我这么说话的人。”

聂华急了,再也顾不得体面,想给杨忠跪下。

杨忠指指叶风。

聂华转头就跪,叶风冷笑道:“你们都是有身价的人,我不过是梵羽的一个小员工,你跪我做什么?”

不止聂华,还有其他供应商,跪成一排,磕头不止。

杨忠道:“叶老弟,我替你做个主张,这些供应商全部按以前价钱的一半供应你们服装厂。至于这些小人,犯不着跟他们太过计较。”

杨忠都这样说了,叶风还能说些什么,点头答应。

至于徐远,杨忠一挥手,手下架着他出去。回来时,回覆已经将他埋了。

孙眉看着徐远坐过的椅子,吩咐员工把椅子扔了。

做完这一切,她这才坐下招待杨忠。

杨忠对孙眉道:“孙总,谈合作的事情直接跟我的孙女杨玉说吧。”

叶风这才多看了挽着杨忠右臂的女孩一眼,她戴着黑框眼镜,举手投足之间,尽显一种墨香气息。

杨忠介绍道:“这位是我的孙女杨青,杨少工的大女儿,杨辉的姐姐,刚从国外进修回来!”

杨玉看了叶风一眼,实在不明白,这么一个普普通通,除了长相还勉强可以的男人,怎么会受到爷爷的青睐。

出于礼貌,她伸出手来:“你好!”

杨忠呵斥道:“玉儿,你在外面野惯了,不习惯我们大武的称呼吗?要叫二叔公!”

杨玉咳嗽几声,他差点儿被呛到了,脸色难堪至极,敢情爷爷还真得把叶风当兄弟。

“爷爷……”她倔强地道。

杨忠冷着脸,正要带着杨玉叫“二叔公”,被叶风打断:“算了,杨哥,没必要为难这些晚辈!”

杨玉两眼冒火地看着叶风,给你点颜色,你还真就登鼻子上脸了?!

这边,杨忠拉着叶风:“叶老弟啊,今天孙总来找我谈合作,我这才想起你在梵羽服装厂上班,过来看看你。走,咱们找个清净的地方喝茶去!”

两人来到一处清净的地方,杨忠坐下来就道:“说来,玉儿不管你叫二叔公,我琢磨一下,你们两人年纪相若,不若让她嫁给你得了。”

叶风手中的茶杯差点掉在地上,我天,将来这关系真够混乱的,叶风做为叔叔,娶了自己侄儿杨少工的女儿为妻……他头大了一圈,尴尬笑道:“这个,以后再说,以后再说!”

将一杯茶推到杨忠的面前:“杨哥,喝茶。”

杨忠泯了口茶,还别说,就那喝茶的动作,普通的花茶都能喝出金瓜茶的感觉。

什么叫修养?这就叫修养!

杨忠切入到正题:“叶老弟,我想问问你,你小时候的事情,你还记得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