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六章 杨忠赔罪

说完,监察离开。

不出意外,岳桃被举报了,取消了考生资格,需要重头再来。她对叶风的恨又再次累积。

出了考场,岳桃给柏森打电话,换来的只有一个字:滚!

再说叶风这边,刚走出考场,就有人朝他看过来,时不时地低声议论,好像他脸上有花似的。

叶风不禁有些自恋了,没办法,哥长得就是这么帅。

某人不想给他降维打击,你只有在买衣服时,才会有人叫你“帅哥”,好吧?

走出没多远,杨忠打来电话,颇为着急:“叶老弟,你现在在哪?”

叶风:“我考完科目二,杨哥有事吗?”

“好,你报下位置,我找人去接你!”

叶风狐疑着,杨忠那里出了什么事,怎么会如此着急。报了位置之后,叶风在路边等着,一辆车停下,把他接上,来到灵州的青凤茶楼。

杨忠一见到叶风,就握住叶风的手:“家门不幸,家门不幸啊,我都没脸见你了!”

叶风整个人是懵的:“杨哥,怎么个事情,为何要这样说?”

杨忠一愕:“你没有看手机新闻?”

叶风挠头:“还没有。”

拿出手机一看,本地新闻的头版头条,戚家金刀挑战无名小卒叶风,生死斗将于8月12日开打!

上面分别配有叶风与金刀戚家戚斩的照片,难怪一路走来,人们都用奇怪的眼神看着他,原来是为这件事情。

生死斗任何人都不得干预,否则就是与整个朝廷为敌。杨忠再厉害,也不过是灵州本地的一个乡绅,怎么敢干预生死斗。

问题这事情乌龙的地方在于,戚斩是戚小怜请来的,而戚小怜又是杨少民的妻子,杨少民又是他杨忠的大儿子。而他杨忠,与叶风是兄弟!

杨忠急道:“你看这事如何办才好,以你的实力断然不会是戚斩的对手。”

叶风面对生死危机又不是一次两次的事情了,淡淡笑道:“杨哥,你放心,生死斗就生死斗,我未必会输给戚斩!”

“那可是金刀戚家,御赐的用刀名家!”杨忠急得都如热锅上的蚂蚁,叶风反而淡定,搞得进行生死斗的不是叶风,而是杨忠似的。

叶风拍拍杨忠的手臂:“杨哥,这事情你就不用操心了。你老就将心按下!”

杨忠实在不知道叶风从哪里来的自信,若说豫州郡出名的世家,戚家虽然没有之前那么辉煌,但绝对是排得上号的。

杨忠拉起叶风就向包间里走:“我不管,今天我必须向你道歉!”

叶风推辞道:“这事情又不是杨哥你能左右的,你也用不着向我……”

话还没说完,叶风就被他拉进包间里。

一见到叶风,戚小怜就跳了起来:“叶风,这次你完了,我三哥戚斩出手,必将你斩杀!你敢动我儿子,我就要让你付代价!”

那架势,就跟公鸡跳似的。

叶风反而坐了下来,游目看去,只见杨少民一家都在。

杨少民的头上有伤,估计是被杨忠打的。

杨冲虽低着头,却掩饰不住神色间的得意。

在杨冲的身边,坐着一个脸色青紫的中年人,身形笔挺,斜抱金鞘刀,好像那刀是他的生命一般,绝不会有片刻间的离手。

叶风的目光停留在这人身上,想来他就是戚斩了。

戚斩见到叶风,抓着金刀的手一紧,眼睛睁开,蓦地射出两道精光。

原本温暖的包间,因为两人的相遇,温度一下子降了好几度,众人皆感觉到一股凉嗖嗖的感觉。

戚斩沙哑的声音响起:“你就是叶风?”

叶风点头:“我就是!”

“来,喝一杯,吾辈为武而生,当为武而死,生死斗才能激发出武者的全部实力!”

酒水如线,注入酒杯中,戚斩递出酒杯的一刹那,已使出抱刀式。

若是单纯的不使用力量,叶风的招式精妙绝伦,区区抱刀式,弹指间可破。

不管戚斩的手如何用作,叶风的小拇指始终对向他的虎口三寸。

两人看似一个递酒,一个接酒,外人看不明白,实则早就交手了。

等到叶风接过酒杯,戚斩的眼神是飞扬的,叶风,足可谓平生劲敌!

戚斩起身就走,哪怕对自己的亲妹子,他也不多说一句。他要回去再将招式完善,以图一举斩杀叶风。

等到戚斩走后,杨忠这才想起请叶风来的目的,怒吼着道:“杨少民,你还不向你叶叔道歉?”

杨少民不会和死人计较什么,端起酒杯,向叶风递过去。

叶风一摆手,清冷地道:“我不喝酒!”

杨少民尴尬地弯着腰,心道,对,我要是你,我无论如何也喝不下这酒了。

叶风起身:“如果没有别的事情,我就先走了。”

说完,向杨忠一抱拳,先行走了。

刚回到公司,就见到辛兰眼睛红红的。

叶风怪道:“辛兰,你这是做什么?”

辛兰不顾其他的直接扑上去,紧紧地搂住叶风:“叶哥,你不要去生死斗,答应我好吗?”

原来,她是真心为叶风担心。

叶风尴尬到不行,办公区这么多人看着呢,不经意间掠过范佳璐的座位,对方手中的铅笔被她折断了。

他推开辛兰,替对方抹着眼泪:“放心,叶哥会好好的。那个戚斩,还不是我的对手!”

辛兰这才注意到大家都在看着她,脸色羞红,马上回到自己的座位。

走进孙眉的办公室,孙眉打趣道:“辛兰对你倒是蛮关心的。”

叶风坐到她对面:“没办法,人缘就是这么好。”

孙眉啐道:“臭不要脸,你这样的祸害,最好被戚家金刀斩了!”

叶风头枕着手臂:“知道我是祸害,怎么可能这么轻易被戚家金刀斩了。”

孙眉发现一件事情,跟叶风吵架,貌似她很少占过上风,闷闷地撕着纸。

过了会儿,她问道:“你有几成把握能战胜戚斩?”

叶风不答反问:“你这算是在关心我吗?”

孙眉翻了个白眼:“我是关心你什么时候死!”

话语刚落,安晶推开门,急匆匆地走了进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