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七章 官差撞倒叶风

安晶面色忧急,一见到叶风,第一句话就是:“听我说,快想办法离开灵州,你根本不是戚斩的对手!”

见叶风站着不动,安晶把银行卡塞到他手里:“你是担心没钱吗?我这些年攒了有五十万,你先拿着。”

说着,把银行卡塞到叶风手上。

叶风不由地心中一暖,她们都将他当成真正的朋友。

叶风微笑着,轻轻摇了摇头,逃跑不是他的风格。他承认,在力气方面,戚斩比他强得多,对方极有可能是化形巅峰,距离结丹,就差一线契机。

若是连戚斩都打不败,那他何谈三年后能站到萧靖的面前,他自己这一关,他就先过不了。

安晶气得一跺脚,转头对孙眉道:“孙眉,你倒是替我劝劝叶风。”

孙眉见安晶的加势,跟打定和情人私奔的小姐似的,心里掠过一丝复杂的情绪。她比安晶更了解叶风,他是绝不会逃避的:“他要是能听我劝的话,他就不是叶风了。”

安晶向叶风投来问询的眼神,叶风肯定地点头。她知道再劝下去,没有任何结果,索性也不再劝了。

“告诉你一声,我们的教官曾被戚斩指点过,他说戚斩的刀法,重刀如崩催山峦,怒涛狂涌;轻刀如微无拂面,雁过无痕。”安晶能做的,也就是给叶风提供这么多信息:“还有,我打败了对手常建,通过了初选。”

夺过银行卡,安晶如一阵风也似地走出办公室。站在办公楼下,安晶十分生气,她气叶风不听她的话。看着孙眉的办公室,她喃喃道:“他不听我劝,我为什么生这么大的气?害得是我自己。”

虽这样想着,安晶一路上心情都很差。

等到安晶走后,孙眉道:“这两天我不会随便乱走,你安心备战!”

叶风点头,听孙眉的意思,是要他临阵磨枪,她也很看不好他。

到了下班时间,叶风刚走出厂区,门口范佳璐在等他。

他一阵头大,她想必也是来关心他的,你们这群人,所谓的关心对我来说,太难承受了。

果不其然,范佳璐迎了上来:“叶风,我听说你要与戚斩进行生死斗?”

叶风知道逃不过,点头承认。

谁知范佳璐高兴得跳了起来:“那个戚斩跟你相比,你绝对能将他打得满地找牙,跟一条没牙的老狗似地到处爬!”

叶风愣住,旋即明白过来,范佳璐不懂武功,对他一直有盲目的自信。就好像小时候,欺负她的男生都被叶风打得满地找牙。

说着,范佳璐还做出挥拳的动作,好像对面有一个无形的敌人似的。她咯咯地笑着,快乐得像个精灵。

范佳璐的话,让笼罩在心头的一丝沉重,烟消云散。

陪着她走了好远,范佳璐说得都是开心的事情。叶风的心也整个放松了。

两人不知不觉走了好远,时间不早,范佳璐坐进出租车,向叶风挥手道别。临行前,她还做了一个胜利的姿势。

送完范佳璐,迎面正好碰上一个官差,之前在抓捕江浩的过程中,他与另名女官差扮做情侣,与叶风有过一面之缘。

此时,他神情惶急,走路完全没有注意,一头扎到叶风的怀里,嘴里兀自骂咧咧道:“没看到公爷有急事,哪个不长眼的家伙,敢撞到我身上!”

等到看清楚是叶风时,这官差立马陪笑:“对不起,实在对不起。咱这是大水冲了龙王庙,我一下子没认出来是你!”

又是赔礼又是道歉的,弄得叶风反而不好意思了,笑道:“你不是故意的,我看你行色匆匆,可是有什么急事?”

官差一拍脑袋,“哎呀”一声:“出大事了,厉捕头带官差去抓捕张桂,那张桂今晚正好和青竹帮的向护法在一起,他们只有二十余人,绝对应付不来,我这要去衙门找帮手呢!”

说着,又要向前赶路。

叶风一把拉住了他:“我陪你一起去,若是你现在赶回衙门,要来批文,再调动人手,最少也要一个半小时,发生什么事情,谁也说不来!”

官差一想也是,想到叶风的身手,秒杀他们一大票的官差,于是兴奋道:“那敢情好,我们现在就去!”

拉了叶风,两人向前走。路上,这名官差自我介绍道,他叫费良,同伴们都叫他小费。

走了将近十五分钟,小费指着前面不远处犹亮着灯的浪吧迪厅:“他们就在这里!”

两人刚走到门口,就看到迪厅里的年轻男女一窝蜂地涌出来。

喇啦一声,卷闸门将要落下。

叶风一个箭步,右手托住卷闸门。

如同毒蛇一样,猝不及防地,里面伸出两把刀,朝叶风下盘扫了过来,又快又急!

还好叶风反应够快,两只脚先后跳起,精准无比地踏住两把刀的刀身。

左手跟着托住卷闸门,霸王举鼎一样,将重达百斤的卷闸门高高举起,带着小费走了进去。

厉红颜一行和张桂团伙呈对峙之势,对方有将近百人,不少小弟裸露在外的胳膊上纹着纹身,一脸的凶煞。

见到叶风走进来,厉红颜不禁眉头一皱,脸部表情却是放松了不少:“你怎么来了?”

叶风扯皮道:“我说我想你了,来看看你,你信吗?”

一个留着短胡须、身穿皮背心的中年人冲叶风道:“哪里来的不长眼的臭小子,莫非是厉红颜这小娘皮的相好?”

看这架势,他就是张桂了。

张桂一只脚踩在短凳上,指着胯下:“今天给你婆娘一个选择,从我胯下钻过去,这事儿我就当没有发生过!”

“谁是他相好的?”厉红颜急急地分辩,听到后面张桂所说的话,她更是气得满脸红云:“张桂,我是衙门的人,你侮辱公差,我现在就要了你的命!”

说着,厉红颜一脚钻心腿,朝张桂的胸膛飞踹。

这张桂有个外号叫铁罗汉,年轻时曾在沙门中修习过。

厉红颜一脚像踹在铁板上,还被对方的咸猪手在脚裸上摸了一下,露出陶醉的表情:“又嫩又滑,跟猪皮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