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八章 一拳要了孙桂的命

底下的小弟哈哈大笑,这猪皮的比喻真是绝了。

张桂拍拍手:“兄弟们,都把手机拿出来,看着厉红颜厉大捕头如何从我的身下钻过去!”

“这可是灵州四大捕快之一,平时都从来没有正眼看过咱们,今个儿有张哥为我们出气,我都迫不及待了呢!”

“手机已经准备好,我要不来个现场直播?”

“什么捕快?在我们张哥面前,屁也不是!”

小弟们喧嚣的声音响成一片,厉红颜的胸膛都要被气炸了,做为捕快,她还是第一次遇到这么嚣张的嫌疑人。

正要再次攻击时,叶风拉住了她,低声道:“你不是他的对手,我来!”

厉红颜不愿受叶风的恩情,更何况张桂刚才竟说叶风是她的相好,倔强道:“我的事情我来!”

掠过叶风的身边,厉红颜的拳头上下浮沉,捉摸难定,有些像专供女子练习的销魂拳,却又更加精妙。这一拳,居然有四五个拳影。

叶风承认,单就拳法而论,厉红颜胜得过张桂,可她忘了一个拳理,一力降十会。

拳头打到张桂的身上,张桂向后退了两步,没有受实质性的伤。张桂一拳打中厉红颜的右肩,只听一声骨裂之声,她右臂软软垂下,明显是骨折了。

张桂脸色阴沉:“厉红颜,我的耐心是有限的,再不钻,那你和这些官差都要留在这里了。反正,我又不是没有杀过官差!”

这阴沉的语气,绝不是开玩笑。

厉红颜要强,还要再扑上去,被叶风强行按住左肩,按到一张板凳上:“我来吧。”

到这时,厉红颜再要逞强,那就是傻了。

叶风脸上带着浮于人世的浅笑,缓步向张桂走来。

张桂大笑道:“臭小子,替你的姘头出气来了,你可没有厉红颜的待遇,我要跟你进行生死斗!你敢吗?”

叶风本就打算提出生死斗,这样,杀了张桂,没有人会为他报仇。这是受到朝廷保护的。没想到张桂主动提出来,这就省了他很多事。

“张哥,我看这小子弱不禁风的,你一拳就将他打死了!”

“我看他绝对不敢,张哥一拳能将一头牛给打死了!”

“嘿嘿,小子,张哥不让你钻他的身下,我看不如这样,你钻过我们每个人身下,我就求张哥只要你半条命!”

在众人嚣张的声音中,叶风的声音盖过了他们的声音:“有何不敢?!”

那淡然的声音,无比从容,一下子,所有人都安静了。

张桂一声令下:“把空地让开,我要送他去见阎王!”

众人腾出一片足够大的空地,张桂摸摸下巴,又加了一个条件:“这样,我们来场文斗,如何?”

叶风笑道:“你是主,我是客,客随主便。”

所谓文斗,就是双方站立不动,你打我一拳,我打你一拳,直到其中有一个人死亡为止。

张桂残忍地笑了,曾经有一个人与他文斗,结果他没事,对方被他打得全身没有一处完整的地方。叶风怕是不知道铁罗汉这个绰号是怎么来的,他身上每一块肉都跟钢铁一样硬。

“我敢保证,你会死得很惨!”

张桂如狼一样贪狠地狞笑,一枚硬币出现在手心,通过猜硬币的方式,决定谁先出拳。

叶风摆手,闲闲地站在当地:“太麻烦了,你先出拳吧。”

厉红颜真不知道是该说叶风傻,还是他过度自信,她刚才与张桂交过手,对方的硬功确实了得。

小弟们又开始叫嚣:“张哥只要一拳,这小子的命就没了!”

“他从哪里来的勇气,敢让张哥先出手!”

“我觉得吧,明年这个时候,我们就能在这小子的坟头尽情蹦迪了!”

张桂握紧拳头,大呼一声:“小心了——”

他先是出拳,再提醒叶风小心,用心险恶。

拳头在与叶风的身体接触后,这才猛地将力量释放。将拳头力量击于一点,这张桂还是有些本事的。

然而,叶风的身体好像一团棉花一样,打在上面,张桂只感觉到软绵绵地浑不受力。

再看叶风,他站立在当地,连退一步都没有。

这……张桂内心震惊无比。

听说化劲境巅峰的高手,能随意调动体内的力量,莫非他是化劲境巅峰的高手?

张桂看看面前的叶风,最多也就是二十五六岁的年纪。这样的岁数能修炼到化劲境巅峰,绝对是凤毛麟角的存在,眼前的这个年轻人怎么看都不像。

刚才究竟发生了什么?孙桂想不明白,他也不愿意再想,反正他的身体,叶风想要伤他,断然没有这个可能。

当孙桂一拳打过来时,厉红颜的心揪起,及至见到叶风安然无恙,她这才放下心。

孙桂的小弟们交头接耳,一致认为,刚才孙桂让拳了。

孙桂为了面子,自然不会说破,露出一副高深莫测的表情。

叶风举起拳头,朝孙桂攻了过来,目标是孙桂的胸口。

孙桂浮出讥讽的笑容,那里是我防御最强的地方,就算你是化形境初期,打在那里,我也不怕。

然而,几乎没有任何征兆,叶风的拳头中途张开,伸出一根手指,猛地点在孙桂的肚脐眼。

良久过后,孙桂就那么直直地杵在那里,连脸上的讽刺的表情都没有变化。

“就这简单的一指,如何能伤得了孙哥?”

“这家伙是来搞笑的吧,光是简简单单的一指,就能将孙哥击倒?”

“孙哥,打死他丫的!”

小弟们又来一波奶,力挺孙桂。

可,孙桂就这么站着,一动不动。

他们好像明白了什么,一个小弟走到张桂面前,小心地伸出手探查的呼吸。这一探查,立马吓得坐倒在地,脸如死灰:“张哥,张哥他已经死了!”

更多的小弟围了过来,随着扑通一声,张桂直挺挺地仰面向后倒去,死得透透得了。

叶风早就看出张桂的命门所在,他一指点中对方的命门,张桂焉有命在?

“张哥——”

小弟们急了,纷纷抄起家伙,要跟叶风拼命。

这时,二楼传来咚咚的脚步声,人未出现,一个威严的声音传来:“都别在这丢人现眼了,退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