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九章 假向峰

“向爷!”

“向爷来了!”

张桂跟向峰相比,根本不在一个档次,他的这些小弟们一见到向峰下楼,齐齐站立到两边。

那股天生的上位者气势,压得在场诸人抬不起头。

厉红颜不由地一脸郑重。

昏暗的灯光下,叶风看到向峰戴着老旧的鸭舌帽,帽沿遮住了额头。他的脸看不清楚,脸上那道从额角蔓延到下颔的伤口,格外狰狞。

站在原地,他向叶风勾勾小指。

这个轻蔑的举动,使得他心头腾起一股熊熊怒火,没啥说的,干他丫的!

你不是会穿心掌吗?好,我就用破甲拳!

狭路相逢,针尖对麦芒,看谁能笑到最后!

压了压帽沿,向峰奇疾无比地挥出一拳。

叶风爆炸性的力量陡地爆发,如同一枚炸弹。

两人拳头对拳头,拳眼对拳眼,叶风只到一连串的骨裂,向峰的右臂已经废了。

他诧异无比,向峰能做到青竹帮的四大护法之一,实力不应该这么弱啊。

突然间,拳眼处传来一阵刺疼,就像被蚂蚁叮了一下。

收回手,只见拳眼处有一个小红点,像是被针扎了似的。

叶风刚才与向峰对拳的过程中,对方戴着戒指,戒指里面肯定有精巧的机栝,弹出一枚细若毛发的银针。怪不得刚才与向峰对拳的过程中,眼角瞥见一丝微光。

他勃然大怒:“向峰小儿,你敢暗算于我?!”欺身直进,他一拳朝向峰的头颅砸来。

向峰撒出一道青烟,将全身包围,一声咯咯的清脆娇笑在烟雾里传来:“叶风,想要我的命,你还是先担心担心你自己的命。你中了我的石鬼毒,活不过两个小时了!”

一见到青烟缭绕,叶风也不知道有毒没毒,不敢冒然进入其中,等青烟散尽,向峰不见了身形。

厉红颜走到叶风的身边:“他不是向峰,是阎王庙的毒阎罗。”

叶风点点头,他没想到毒阎罗会假扮向峰。右手变成死灰色,与石头的颜色还在继续向上蔓延。

厉红颜自怨自艾道:“对不起,都是我连累了你。”余音中带有丝丝的抽泣声。

叶风勉强笑了一下:“谁让我们是朋友,没有什么连累不连累的。”

一个死忠张伟的小弟悄然抽出手,朝叶风无声无息地捅去。

叶风眉头微皱,左手挥手,正中对方,他被打得横飞,撞倒了远处的吧台。

老虎虽伤,猪狗能欺?

“你们若是想像他一样,那就尽管上来!”

叶风冰冷的声音覆盖整个迪吧,震得那些小弟们齐齐向后退。他则低声对厉红颜道:“扶着我,走慢一些!”

厉红颜明白过来,若是她走得快了,这些恶徒就会发现端倪,立马群体攻之。她扶着叶风,亦步亦趋地走到迪吧门外,从容带着官差上了车。

等到车子发动,他们扬长而去,一个小弟这才反应过来:“我们被骗了,如果姓叶的没有重伤,他怎么会让厉红颜扶着!”

众人反应过来,想要去追,车子连影儿都不见了。

来到安全的路段,厉红颜让官差们回衙门,她拖着叶风开车向另一边行去。

石鬼毒两个时辰不解除,叶风的生命随时会消失。

现在,叶风已经陷入半迷糊的状态。

厉红颜手指哆嗦地将短信发出,二十分钟过后,帝国战机飞隼升上高空。

一个小时对于厉红颜来说,漫长得就像一个轮回。她强迫自己冷静,不知不觉间汗水湿透重衣。

好在,当战机的灯光穿透车窗玻璃,隆隆的声音在头上响起,厉红颜一个箭步,打开车门。

从飞机上缒下两个人,其中一个是高云枝,另外一个厉红颜更是震惊,他不是别人,正是当朝太医令王员。

多少达官贵人挤破了王家的门,他都没空理会。如今却亲自来了。

高云枝歪头朝厉红颜一笑:“傻妞,站着做什么,他在哪里?”

厉红颜这才如梦初醒,将车门打开。

王员不废话,枯瘦的手搭在叶风的脉博上:“毒气攻心,若再溯流而上,恐怕就是大脑了。一旦入侵大脑,神仙难医。”

“他不能死!”

“这如何是好?”

两女急声道。

王员慢吞吞地道:“这不有我在嘛。”

两女这才松了一口气,这太医令,真是的。

王员语气一转:“不过,全身麻醉是没有时间了,这小子会不会疼死,那就不关我的事了!”

一把手术刀出现在王员的手中,不等两吕-彤意,已经先行在叶风的脖子上开了一道血口。

一条似蚕非蚕的肉虫子顺着脖子的血口爬了进去。

王员手上不停留,又在叶风的心口位置开个血口,放入一条肉虫子。

厉红颜踮起了脖子,朝叶风这边观看,见到王员放入白色的肉虫,强忍着呕吐,心里产生强强烈的好奇心。

早听说王员疗毒是个鬼才,治疗手段匪夷所思,如今一见,果真如此。

再看高云枝,对方闲闲地剔着指甲,好像对叶风根本不放在心上。

天色微明,王员结束治疗,脚步须些虚浮地走出汽车。

厉红颜问道:“那些虫子怎么没有取出来?”

王员淡淡地看了厉红颜一眼:“放心吧,这子母青蚕一旦吐完丝,就死在患者体内了。他的石像毒业已解除,马上就会清醒。”

厉红颜知道子母青蚕的珍贵,当时也就是太后重病之时,王员才拿出一对子母青蚕为其疗伤。据说,这玩意儿培育得五十年功夫,王员年过七十,也总共就培育了七对。

武定侯府就算再势力雄厚,想来也请不动王员的,高云枝究竟用什么请动他,厉红颜不得而知了。

“我们走吧。”

高云枝甚至不曾看叶风一眼,登上从飞隼上缒下的软梯。

目送战机远去,厉红颜再度回头,正好与叶风的目光迎上。

对方也在看着天空,云淡风轻地问道:“她走了?”

厉红颜点了点头。

叶风问道:“你们一早就认识,对吧?”

厉红颜知道瞒不过,直接了当地承认:“她拜托我在灵州照顾好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