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章 生死斗将要开始!

“用不到。我们就是睡了一晚,别的什么关系都没有。”叶风起身:“村里你喝醉那一晚,其实你早就醒酒了,对也不对?”

厉红颜不再否认:“是,我偷偷跟过去,看发生了什么。”

叶风拿出那枚铜牌:“这枚铜牌,你知道它代表了什么,一直在瞒着我,是也不是?”

面对叶风一下子问出的这么多问题,厉红颜步步后退,她内心是真得将叶风当成朋友,她欺骗他,都只是为他好。

叶风不再逼迫:“我只问一件事情,这枚铜牌到底是什么?”

厉红颜暂时不能让叶风知道龙骧军,微微地摇了摇头:“对不起,我不能说。”

叶风轻哂一声:“可笑,刚才你还说是我的朋友,是朋友就不该隐瞒!”

那语气里,尽是对厉红颜的失望。

叶风决然转身,大踏步面去。

厉红颜在身后交待道:“医生说了,你实力大损,要十天才能恢复。你快点离开灵州吧。”

“多谢关心。”叶风明白了伍青的用意,他要叶风在生死斗前再重伤一次。显然,这次他成功了。

叶风决不会放弃这场生死斗,他没有回公司,也没有回孙府,住进了一家施舍内。电话也选择了关机。

明天就是生死斗,他要调整好最佳的状态,打败戚斩。

第二天五点,叶风醒来,天还麻麻亮,只见城中街道车如流水,行人如织,他本能地认为,自己起晚了。

再拿手机一看,确是五点啊。

走出宾馆,他随意问一个路人:“今天灵州城怎么了?”

那人看了叶风一眼,跟看一个外星人一样:“我说,兄弟,今天戚家戚斩对战无名小卒叶风,这可算得上今年灵州最大的盛事。要知道,这戚斩可是豫州郡出名的世家,先皇御赐过金刀!”

叶风随口问道:“你懂武功吗?”

“不懂,看热闹呀!”

路人不再理他,跟随人潮洪流,向灵州正中心的天马广场涌去。

天马广场是灵州最大的公共广场,每当有什么盛会,都会在这里举行。

叶风来到这里,首先映入眼帘的,是正中心三丈高的高台,足有三百平。

戚斩因为是名门世家,赵阳对他很是巴结,让他坐在靠右手边的位置。其余像灵州的各个职守,还有四大捕头,悉数都坐在高台上。

人们的议论重点,全都放在戚斩身上。

“我在网上查过资料了,这戚斩十三岁就练成了戚家的拖刀式,二十三年,未尝出戚家一步,终日以刀为伴。据说有一次,七只燕子从身边飞过。你猜怎么着?他的怀刀式刀光一亮,那七只燕子的头上的绒毛都被他割掉,剃了秃头!”

“关于戚斩的资料虽说很少,但他的兄弟都是出了名的用刀名家,好像戚威、威华,现在都是武帝身边的带刀侍卫。威威常说,若是戚斩在,他们三十招之内必败!”

“这场生死斗,我就是来瞻仰戚斩的风采的,于于那个叶风何许人也,我可一点也不关心。我看啊,他恐怕一刀就被戚斩斩了头颅!”

“……”

叶风对此没有丝毫情绪起伏。

正要走上高台,衣服被林芳拉住,她头发蓬乱,两眼红肿,神情疲惫,看样子一晚未睡。

“小风,你不是他的对手,听我说,现在快点离开灵州。我跟你爸会照顾好自己的……”

林芳用几近哀求的声音道,就差给叶风跪下了。

叶风注意到,父亲叶章也跟着来了,他打断林芳的絮叨:“让他去!”

林芳这次怎么也不依叶章:“你个老家伙,这是咱们儿子。你怎么能说出这么狠心的话来!”

叶章黑着脸,不发一言,只是重重地向叶风点了下头。

父子两人间的眼神交流说明了一切,叶章理解叶风,有些事情,哪怕明知是死,也要去做的,这就是男人!

刚向前走了没几步,孙眉和孙超竟也来了。

孙眉只简单地道:“辛兰没来,那小妮子胆小。”

叶风了解辛兰的性格。

自从上次营救孙眉的事件过后,孙超对叶风的印象大大转变,他把叶风拉到一边:“知道吗,现在地下赌注,你一赔十,我把全部身家都押在了你身上!”

他拍拍叶风的肩膀:“所以,你一定要赢!”

叶风也是无语了。

见到孙眉狠厉的目光朝他瞪来,孙超这才放开叶风。

经过范佳璐的身边,她做出一个握拳出击的手势,开心地笑着。

发觉到孙总朝她这边看过来,她赶紧缩在椅子上。

给孙总的假条,可是写着病假,对方见到她跑来看生死斗,非得扣她工资。

第一排的位置,殷青青拉住叶风,朝他挤眉弄眼道:“臭弟弟,姐姐给你说件事情,戚斩长年禁女色,他不是一个正常人。你可要小心了。”

叶风哭笑不得,灵州两大帮派之一的帮主竟然如此八卦。

不动声色地推开殷青青的手,殷青青反而咯咯笑了:“臭弟弟,等你打败了戚斩,姐姐就给你按排一下,《大武国富婆通讯录》我免费送你,别人都是会员价,28888呢!”

见这疯婆子越说越离谱,叶风赶紧沿着木梯,走上高台,来到他所在的位置上。

伍青见到叶风到来,夸张地张大嘴巴:“哟,叶风,我可是听说前晚你中毒了,严重不严重?”

叶风针锋相对地道:“我能站在这里,你说会严重吗?倒是施毒者被我废了一条臂膀,想必疼得很。”

伍青皮笑肉不笑地道:“没事就好,没事就好。要不然我今天就看不到这场精彩绝伦的生死斗了!”

厉红颜想要和叶风说两句话,看到对方故意将头偏向一边,她气得抓挠椅背。

叶风的目光看向杨家的座位,他们在灵州是当地的有头有脸人物,也是坐在台上。杨忠没来,来得只有杨少民一家,他们的眼神,恨不得将叶风给生吞活剥。

赵阳站起,所有人安静下来,他很享受这种县尉的待遇,朗声开口道:“各位灵州的百姓,想来你们对戚、叶两位的生死斗已经知道得颇为详尽。现在双方均已到场,本人宣布,生死斗,正式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