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你好!我是你姐夫

“这么多人看着呢,秋荷快下来,都是大姑娘了,怎么还扭扭捏捏。”

叶澜眉头一皱,自己好像在哪里见过吕秋荷。

“你认识我妹妹?”

“据我分析长得好看我都熟,秋荷妹妹你好!我叫叶澜!你可以叫我姐夫。”

“就你话多?”

吕可卿一瞪,叶澜赶紧闭嘴,对着吕秋荷眨眨眼。

“叶澜?叶家那个叶澜?”

“碰巧重名而已,咱们进去说。”

两姐妹手挽手走进吕府,很多不认识吕可卿的人都在窃窃私语,互相交换着信息,都想知道这个美若天仙的女孩究竟是谁。

“叶澜这名字,姐姐别提为妙,奉都最近的局势有些紧张,四大家族这几日疯狗一般,千万别不要触碰他们的霉头。”

虽然吕可卿也听到了一些信息,但是也没往心里去。

毕竟眼前这个叶澜重名而已,小小的一个剑师。

“姐姐,我带你去见父亲!”

吕可卿摇摇头。

“我不太想见他,秋荷带我去见母亲吧!我今天来的主要目的就是看看母亲。”

叶澜用肩头轻轻撞了一下吕可卿问到:“你俩是亲姐妹么!我怎么看着不像?”

叶澜在记忆里搜索了半天,居然没有一丝一毫关于吕秋荷的记忆。

可卿姐有个妹妹我怎么不知道?

吕秋荷看了叶澜一眼说。

“我与姐姐同父异母.....”

想起秋荷娘吕可卿问了一句。

“对了!郑姨还好么!”

“我娘他前几年也走了。”

叶澜听得晕晕乎乎,忍不住好奇又问了一句。

“你俩不是姐妹么?”

吕秋荷神情有些怪异。

“大夫人是明媒正娶,我娘只是吕家一个侍女.....”敢情这个吕秋荷是吕伯的私生女。

“秋荷妹妹,带我去祠堂吧,我记得应该走这边对么!”

“姐姐!有个事情我要和你说....你千万别激动。”

“怎么了,你我姐妹还有什么事情是不能说的?”

吕秋荷面露难色小声说道:“大夫人的灵位不在祠堂。”

“什么!我娘的灵位呢?”

吕可卿不敢相信,明媒正娶的娘亲,去世后灵位竟然不在吕家祠堂。

“大夫人去世后,大长老命令不准进祠堂,我娘只能悄悄供奉,现在两个灵位都在我的屋子里。”

“我不信!我娘是爷爷亲自下的聘礼,十二抬大轿正门抬进吕府的!凭什么不能进祠堂?父亲他在干什么?”

吕可卿不敢相信,这种事情居然发生在自己身上。

“秋荷带我去见他,我要当面问问,凭什么母亲的灵位不能安放在吕家祠堂!”

“父亲争取过,但是没人支持他,大长老架空了父亲的权力,硬说大夫人只生出一个女孩,不配进吕家祠堂!”

“然后呢?”

吕可卿的眼角有些泛红,母亲为家里做了多少,死后居然还要被人欺凌。

“父亲本来想给我娘一个名分,也被大长老阻拦,最后又强行给父亲安排了一门亲事。”

吕可卿眼前一黑差点晕过去,倒退几步撞在叶澜身上。

“姐姐,放弃吧!我们斗不过的,可能过了今天,吕家可能也没有我吕秋荷了。”

叶澜轻轻拍打吕可卿的后背,缓了半天才缓过气来。

“你这是何意?什么叫吕家也没有你?”

“妹妹劝你最好赶紧带着姐夫离开吕家,不要在回来了!”

“为什么!我姓吕!为什么不能回来?”

吕秋荷摇摇头,露出一个凄惨的笑容。

“过几日我可能就是萧家的小妾!开始选的许阳,被那个鬼面人闹黄了,这几日大长老又接触了萧家公子。”

吕秋荷的话像一根银针扎入吕可卿的脑袋,反复拨弄着她脆弱的神经。

小脸通红,吕可卿的眼中充满了愤怒。

“走!姐姐带你说理去!”

吕可卿一把抓住吕秋荷的手拖拽着向正厅走去。

正厅酒菜还没有上齐,吕家各大分号的掌柜聚在一起谈着生意,七大姑八大姨凑在一起八卦的热火朝天,看起来吕家并没有传说中那样落魄。

吕家几位年轻人完全不认得吕可卿,对着她指指点点,品头论足。

“几个毛都没长齐的小崽子,眼睛瞪得挺大,我老婆轮得到你们说三道四?”

叶澜右手轻轻一捏,几个玄力凝结的气团就飞驰而去,精准命中了腰部往下,大腿以上的致命区域。

“给你们二弟放个假!”

吕家几个年轻人一阵哀嚎摔在一起,周围几人连忙上前搀扶,一时之间场面有些混乱。

“姐姐!我求求你了,赶紧走吧。”

吕可卿这个脾气起来天不怕地不怕,拽着吕秋荷大声叫骂。

“吕信然!吕信然,你这个窝囊废!给我出来!”

“何人在此大吵大闹!一点规矩都没有!吕秋荷!她是你朋友?”

叶澜抱着剑鞘眯着眼睛,眼前这个身穿黄衣的年轻人看起来很嚣张呀。

“她不是我朋友,她是.....”

吕沐打量了一下眼前这个女子,感觉吕秋荷的容貌在她面前都要逊色几份,心痒难耐忍不住发问。

“不是朋友就好!敢问姑娘芳名,本人吕沐,吕家四公子...”

啪!

吕可卿一巴掌打在吕沐脸上

“上梁不正下梁歪!好的不学,偏偏要去学你爹!”

吕沐就懵了,自己也没说什么奇怪的话,怎么就挨了巴掌?

“你这个女人是不是疯子,凭什么打我!”

“就凭我是你姐!不好好想想你娘怎么把你带大的!”

吕沐最恨有人提他娘,阴沉着脸放声大喊:“来人!来人!这个疯女人在闹事!快抓住她!”

“我看谁敢抓我!”

“大....大小姐!你是大小姐么!”

领头护院一眼就认出吕可卿。

“大小姐?你放屁!你要是敢偏袒这个疯女人,你就给我滚出吕家,永远不要回来了!”

“少爷,你再好好看看!她真的是大小姐。”

“我不信!那个女人都快病死在外宅了,怎么可能出现在这里?把铁林与这个疯女人一起拿下!愣着干什么!赶紧动手呀!”

几个护院互相对视一眼,没人胆敢向前一步。

“我吕家的护院居然姓铁!你们这些混账!本公子自己来。”吕沐抬手就向吕可卿打去。

吕可卿没有动。

她不明白吕沐为什么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

“哎!我说小舅子!你怎么可以打你姐姐呢!姐夫我必须批评你几句。”

叶澜伸出剑鞘挡在吕可卿面前,吕沐这一巴掌狠狠地打在剑鞘之上,疼得他倒吸几口凉气。

“你又是个什么玩意?”